第1章 此子有名,如玉曰琅-终有道-
终有道

第1章 此子有名,如玉曰琅

    巴蜀一带自古就是人杰地灵的好地方,汉高祖从此处龙兴,进而入主中原,后又有刘玄德于此三分天下。千百年来,巴蜀大地走出来的人杰数不胜数,由此可见,这里确实是块风水宝地!

    上世纪七十年代,在那场十年浩劫的尾声里,有一个小孩儿诞生在天府之国的一个小县城之中,可是当他的父亲满怀激动地得知自己妻子平安,自己又喜得麟儿的时候,却又从医生那里得知了一个足以让他转喜为悲的消息,孩子先天心肺功能就比别人差,可能养不活。

    在那个年代,如果孩子出生的时候有先天性不足的话,像他们这样的小户人家,几乎是不可能有能力将他治好的。为此,初为人父母的两人也是满脸的愁容,很多亲戚虽然都不舍得,但是都在劝说,要不要把孩子丢了,与其将来养大了有了感情再去经历那生死离别之苦,倒不如长痛不如短痛。

    听到这话,一向与人为善的男人当时就红了脸,对着说出这句话的叔父辈的老人就喊道:“不可能,想都别想,谁也别想丢了我儿子!”

    一句话,顿时就冷了气氛,那出了馊主意的脸色有些发紫,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至于孩子的母亲,此时的她本就身子虚弱,一番哭泣之后更是脸色苍白的吓人,但是这又能怎么办呢?家里面的条件并不好,再遇到这个事儿,除了哭,又能做些什么呢?

    “我儿子不会有事的,得治,花多少钱都得治,倾家荡产都可以!小地方治不好咱们就去市里,再不行就去省城,再不然就去魔都!首都!我就不能全国没人能治好!不就是心肺功能不好吗?难不成还是绝症吗?”男人的情绪越来越激动,但是他说话的语气也是越来越坚定。看着躺在妻子身边熟睡的小不点儿,他握紧了妻子的手,夫妻俩似乎都是下定了决心。

    一众亲戚这个时候也不好干看着,都是说要是能帮得到的地方一定尽力而为,只是话虽如此,但是谁家的条件有比对方好到哪里去呢,无非是图个问心无愧呗。

    直到孩子的满月,这一家人几乎都是在各家医院的急诊之中度过的,几乎每天孩子都会突然间呼吸衰竭,或者心脏出现意外情况,他的父母简直没有一刻能够放松下来,一颗心总是就在那里。短短的一个月,男人的鬓发就已经泛白了,女人也不再是当初那般的美丽,两人的脸上也再没有过笑脸。

    满月当天,在经历了已经不知道第多少次紧急抢救之后,医生无奈的摇了摇头,停下了手上的抢救工作,说道:“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你们请节哀!至少,孩子不用再受苦了!”

    医生的话说得很小心,他很担心这对小夫妻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这一个月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说实在的,他都觉得不忍,觉得痛心疾首。老天爷怎么就忍心让一个刚来到这个世界上孩子经历这样的事情,让一对年轻的夫妻在尝到了为人父母喜悦之后又生生地剥夺他们的权利。

    听到了医生的话,男人当时就已经愣住了,再也没有一丝一毫的反应,女人已经哭的喊不出声音来了,只是无力地抽泣着,脸上写满了悲伤。此时的他们,仿佛已经没有了一丝一毫的希望。

    看着双眼已经变得空洞的孩子父亲,医生忍不住上前安慰道:“你是男人,你要坚强,如果你都垮了,那你老婆怎么办?”

    男人仿佛是被这句话触动了,看着身边几近昏厥的妻子,他摸了一下眼泪,将自己的妻子紧紧的搂在怀里,紧紧咬着自己的牙齿,他知道,自己不能再垮了,他要撑起来,站起来,要最先走出来。

    见男人已经恢复了过来,医生说道:“孩子虽然去了,但是毕竟还是你们的骨肉,想法子给安置了吧。我也知道你们家里有困难,这一个月怕是已经花完了你们所有的积蓄吧,这孩子命苦,受了这么多的苦。唉~你们放心吧,我们这些医生护士也会多帮衬你们的。”

    此时,护士已经收拾完了一切事宜,抱着已经没了呼吸的婴儿从抢救室中走了出来,可是说来也奇怪,她总觉得事情好像都没有结束似的。看着怀里面的婴儿,面色如常人一样,完全不像是刚刚被送进抢救室的那般苍白,反倒是显得红润健康。如果不是已经确定了没有了心跳和呼吸的话,谁会认为他已经早夭了呢?似乎是实在压抑不住心里面的好奇,年轻的小护士忍不住问道:“医生,你看着孩子,一点儿也不像是夭折了的啊!会不会是我们搞错了?”

    听见护士的话,医生也忍不住走过来看了一个究竟,只见孩子双颊红润,眉眼间安详平和,看上去就像是睡着了一样,哪里像是死了的样子?他不禁有些奇怪,难道真的是弄错了?所以他再一次对孩子做起了检查,他可不希望这样一条无辜的小生命因为自己的失误错过了活下去的机会。

    孩子的父母看见医生的这个举动当下就觉得自己的孩子还有得救,可是医生却在一番确认之后慢慢地放下听诊器,再一次摇摇头说道:“真的已经没救了,心跳和呼吸完全没有了,确实是可以宣布死亡了!”

    好不容易燃起的一丁点希望再一次被无情地扑灭了。

    夫妻俩抱着尚有余温的孩子失魂落魄地一步步走着,还没有出医院的门,就看见一个瘸着腿,穿着一身藏青色袍子的老头朝着他们走过来。

    这老头大约七十岁的年纪,看打扮约莫是一个老道士,胡子留的长长的,满头白发,长得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如果不是因为瘸着一条腿走起路来一拐一拐的样子,恐怕还真有人会以为他是山里的老神仙也说不定。虽然前几年破四旧毁了不少神仙道府,宗庙祠堂,弄得这些道士和尚日子很不好过,但是巴蜀之地向来就有人信这些事情,再加上现在那场革命已经结束了,所以现在倒也是有几处庙宇道观重新开了山门。

    虽说还没人去烧香供奉,添香油钱,但是自给自足还不是什么大问题,说白了也就是在那一亩三分地里面做些农活罢了。

    夫妻俩下意识的就打算让路避开,可是没成想着老道士竟然拦住了他们的去路,自顾自的道:“福生无量天尊!两位这是要去哪?这孩子似乎是身体有恙,为什么不在这医院好好治治?”

    男人脸上有些悲伤,叹了一口气说道:“老道长,您不知道,我们家娃儿命苦,已经没了!”

    那道士顿时就奇道:“不可能不可能,贫道看这孩子气血充盈,面色红润不像是——”

    话还没说完,就听见医生在里面喊道:“张四海,你不在你那个道观里面好好的种地又出来做什么?你就不怕他们再给你关到牛棚子里面去?这才刚出来没两年就又开始了?”

    原来,这老道士名字叫做张四海,是县里唯二的两个道观之一的“观主”,不过真要算起来,他那所谓的“正心观”也不算是道观了,也就是一个小院子,后面有两亩地,观里供奉了三清。整个道观连上他在内也就俩人,还有一个小徒弟今年才刚二十。

    不过听人说,张老道那家道观以前有十几个道士的,三几年的时候天下大乱,当时的观主,也就是张四海的师父带着一众徒弟丢了拂尘拿着剑就跟着其余的川里壮士出川了。直到四五年的时候,就只有张四海一个人瘸着条腿回了观里。后来似乎是因为一个人实在是太过冷清了,就又收了一个小徒弟。

    不过也多亏了张四海年轻的时候打过小鬼子,替国家出国力,政府留了点情面,不然就他们观里这人单力薄的,多半前几年就得死在批斗大会上。

    张老道听见医生这么说,也不生气,只是摆摆手,却不回答,反而是对着抱着孩子的小夫妻说道:“能不能让贫道看看这孩子,兴许,还能有办法呢!”

    医生一听就着急了,这老家伙,又想要导人迷信吗?

    而此时的夫妻俩也是全凭死马当活马医了,要是万一有一点可能的话,他们还是想尽力去尝试一下。

    也不知道张老道究竟做了些什么,医生才刚刚赶到边上还没来得及阻止,就听见原本已经没了呼吸和心跳的孩子突然间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声音清脆洪亮,哪里像是刚刚才从鬼门关逃出来的样子。不仅仅是医生觉得难以置信,孩子的父母也是一脸的不可思议。仅仅是一瞬间的功夫,夫妻俩的脸上便露出了惊喜万分的神情,两人当时就要跪下给张四海磕头,却被那瘸腿的老道士一把扶住,愣是跪不下去分毫。

    张四海笑道:“福生无量天尊,贫道可受不得这一拜,这孩子之前只是假死而已,而且在此期间正好弥补了之前的气血不足,所以贫道只是稍一疏导,身上郁结一散,气血回复他便又醒转了回来。这孩子有灵性啊,先天心肺有缺,却能够天然的重新补回自己的气血,难得,难得!”

    听张四海这么一说,夫妻俩也是觉得神乎其神,忙问自己孩子是不是已经没事了,以后会不会再犯病什么的。可怜天下父母心啊,经历了这么一遭,当然是担心以后再有什么差错啊。

    张四海抚了抚胡须,说道:“心肺不足那是天生,但也并不是无法后天补救,这孩子也算是与我有缘,你们若是信我,就把他送到我的正心观里面,让他随我出家做道士吧,有三清庇护,足可助他长大成人了,也省得你们往后再受生死离别之苦!”

    夫妻俩一听这还得了,自己的娃才刚刚满月,刚经历了一次生死,这就要送到道观去做道士吗?

    似乎是知道夫妻俩的难处,张四海笑道:“你们也别太过担心了,我们正心观传自龙虎山正一派,不忌婚俗嫁娶,等他将来到了合适的年龄照样可以娶媳妇儿生儿育女,不至于像贫道一样打一辈子光棍啊!而且,你们夫妻每个月都可以来看看他,只是这样耽误不了他修行的。”

    听了老道士这么一说,夫妻俩这才缓和了许多,孩子的母亲似乎是还有些舍不得,不管她的丈夫道士看开了许多,看着张四海一脸感激地说道:“谢谢道长救娃儿的命,既然道长愿意收我们家娃儿做徒弟,这孩子命苦,从出生到现在就没过过好日子,我们夫妻俩也没啥子文化,之前也是叫娃子小虎子,算是个小名,那就麻烦道长再给他取一个大名吧!”

    张四海看着那皮肤白腻的小人儿,一张布满了皱纹的脸再次露出了笑容,道:“这娃子生的灵气,又如白玉无瑕,就单取一个玲琅的琅字吧,取其白如美玉之意。古人云君子温如玉,这孩子将来也必然是一块巧玉!”

    夫妻俩也是听得眉开眼笑,笑眯眯的看着襁褓里面的孩子,笑道:“好,那娃子以后就叫做陈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