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午夜送饭,诡异再现-终有道-
终有道

第10章 午夜送饭,诡异再现

    当天的夜真的很漫长,再加上当时也没有什么娱乐手段,后半夜的时候外面的戏台子也停了下来,唱戏的角儿都回去睡觉了,张家里外也就更加没了动静。因为张援朝一直都沉浸在丧父的悲伤之中,大家也没好意当他的面儿说说笑笑,几个小辈也都被自家的父母约束的老老实实的,所以到了十一点以后很多人都是受不住那份无聊和困意慢慢地打起了瞌睡。

    与一直坚持守灵尽孝的张援朝不一样,以张进社为首的其他三个儿女已经堂屋后面准备好的休息处钻被子里面见周公去了,倒不是说他们不伤心,不孝顺,而是到底也不像当家大哥一样扛得住那份疲累,这也证明了为什么张老爷子四个儿女之中就只有张援朝最有出息了。

    几个孙辈小的除了张羽也都跟着去睡了,临走前说是过几个小时来交班喊他回去休息,可再有一小时大家都得忙着给老爷子送饭食,谁不得起呢。陈琅没多管这些闲事,只是没来由的觉着这周围越发的寒冷起来,立秋刚过,现在明显和这季节的温度有些不太一致了,不过也不能说明就一定有问题。

    陈琅等了一会儿,先是看了看门外,然后又对着张羽说道:“你现在待在这里干坐着也不是办法,守灵是个耐力活,要是不找些事情做的话会很枯燥,我看你那两个发小好像也没回去休息,不如你去把他们叫来这里打打牌吧,互相之间也能消遣一下解解乏闷。”

    张羽虽然知道他是为自己好,但是乍听之下似乎也有些不太乐意,他觉得替自己的爷爷守灵是一个严肃的事情,怎么能够做这些其他的事情呢?而且还是在灵堂里面,这也太不敬了吧,简直就是不孝啊。根据自己父亲从小的教导,他可做不出来这事情。

    正想要严词拒绝,突然就看见陈琅给他使了一个眼色,然后说道:“别担心不尊敬什么,依着我看啊,老爷子生前为人和善,对你们这些孙辈的也好,多半也是想和你们多亲近亲近。再说了,你看那些跟着大知宾一起来的殡仪馆的人不是玩的挺开心的吗?”

    顺着陈琅说的位置一看,张羽就发现殡仪馆的那几个男的早就摆了个小桌子在灵堂外面玩起了牌,玩儿得似乎还推痛快的。再加上之前陈琅给他使的眼色,他也只能去找自己的两个发小王萧和乔淼,三人一起坐在灵堂里面的一个草席子上面打起了扑克。

    陈琅看着渐渐热闹起来的灵堂,搓了搓手,呵出了一口气,满意的自言自语道:“阳气果然是旺了一些,以阳制阴,这下就暖和多了!”

    眼看着时间就快到午夜了,陈琅也稍微有些快架不住困意了,因为毕竟是临时遇到的事情,之前也没有什么准备,都没有好好的休息一下,所以免不了精力有些不济。但是陈琅却一点不敢有所松懈,好在他从小在道观修道心性足够坚定,自己能够慢慢地在打坐调息之中恢复。

    师父在他小时候就经常叮嘱他,说他从小身子骨弱,常会招来不干净的东西,有几次如果不是三清在上保佑着,恐怕都活不到这么大,直到后来他有了些傍身的本事,张四海才放心他接触那些东西,之后还想法子临时对天地掩饰了他的命格,这才断了那些阴物的骚扰。

    这个他也是明白的,小时候母亲每次来看望他都没少唠叨这些。有时候陈琅也很好奇,既然明明知道自己的身子不好,轻易沾不得阴气,也想法子替自己掩藏了命格,怎么师父还总是教自己这些和那种东西打交道的本事呢?这不是前后矛盾了吗?

    不过他也没能继续思索太久,思绪就被一阵声响所打乱。

    咚——咚——咚,灵堂的那口大钟响起了整点自动发出的响声,声音并不算大,而且灵堂里面张羽三人在打**,外头都有人在打麻将,再加上一些其他人的聊天声,声音更是不算小,可是偏偏那口钟的声音怎么就听得格外振聋发聩呢?不是说只有足够安静的环境才显得声音足够洪亮吗?

    里屋的张进社打折呵欠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一脸不情愿的样子,嚷道:“妈的龟儿子,这大钟吃了兴奋-剂了?怎么突然间声儿这么大?妈的中午怎么跟哑巴了一样,就他娘的像是声带丢了一样!晦气,把老子的觉都搅和了!”

    张援朝烧完了手中的最后一张纸钱,就立刻从地铺上站了起来走过去对着自己的弟弟呵斥道:“老二你小子就不能好好说话,你平时那臭脾气到处乱撒我也懒得管了,但这里是爹的灵堂,你要是再敢嘴里面不干不净的小心我捶你!”

    张进社被自己从小就害怕的这个大哥当着外人的面一通呵斥,那脸色立刻涨得通红,嘴里面好像是小声的嘀咕了几句话,但是因为声音很小,而且是低着头,所以张援朝也没有发现。

    就在孝子孝女陆续出来之后没一会儿功夫,大知宾也在陈琅地点头示意下对着众人说道:“好了好了,大家抓紧时间准备一下,已经过了十二点了,我们得给老爷子送一次饭食了。乐队都已经起来了,孝子赶紧拿好给老人家准备的饭,排好队跟我出去。”

    孝子送饭,这也是当地白事的风俗之一,就是由孝子孝孙还有一些比较近的亲属排着队在家门口拿着哭丧棒孝子棒走上一圈,然后由大孝子拿着半生的米饭还有半生的鱼肉跪在一旁指定好的地方进行简单地祭拜,给亡者送上一顿吃食。这就算是孝子送饭了,不过除此之外呢,还是得烧上一些香烛纸钱,说是给逝者的供奉,但是陈琅和大知宾都知道,这些纸钱除了是给死者的,也是给一些过路的游魂野鬼的,算是替老爷子先打点关系了。

    不过现如今这个情况有些特殊,今天晚上早些的时候陈琅刚刚出手在外面的戏台子摆了龙虎四方阵收了十几只鬼,然后又在厨房大棚把剩下的一直不肯走的那只鬼给收了,现在外面哪里还有什么游魂野鬼敢随意逗留呢?万一再给收了去,他们该找谁说理去?

    大孝子张援朝带头走在最前面,双手捧着一会儿要送的饭食,脸上的表情很是悲伤,二孝子张进社抱着孝子棒跟在后面,走得不情不愿的,步子更是慢吞吞的。看他的表情也很是不耐烦,眼睛几乎还是闭着的,就像是没有睡醒一样。

    也正是因为他这么慢吞吞的,导致后面的其他人动作也只能跟着慢下来,前面的张援朝也不好走得太快把距离拉得太远,只能放慢了步子等着,嘴里也小声地催促自己的弟弟。

    眼看着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都快十分钟了孝子送饭还没有做完,已经是严重耽误事了。大知宾终于忍不住催促道:“孝子孝女抓紧时间啊,后面的亲戚也跟着快一点啊,好时候已经快过了啊!”

    大孝子一听这话立刻加快了步子,快步地走向了指定的地方跪了下来,张进社还是那慢吞吞的样子,陈琅也是实在看不过去了,这到底还是不是死了爹的?怎么一点儿也不上心呢?然后就走过去装作很随意的说道:“还是走快点吧,你们拿着香烛纸钱还有鬼饭,时间越久就越容易吸引游魂野鬼,你八字比较轻,要是沾上了些什么东西,那可就不好了!”

    被陈琅这话冷不丁的一吓,张进社一下就精神了,立马加快了步子跟过去跪在了自己的大哥身边,手忙脚乱的帮着烧起了纸钱,嘴里还不停的说道:“妖魔鬼怪,有怪莫怪啊,有什么事情可千万别找上我啊!”

    陈琅一看这个情形也是忍不住笑了笑,可是才不过刚笑了两下,他就笑不出来了,同时脸色突然间变的凝重了起来,急忙走到了大知宾那里催促道:“让他们快点结束,然后进灵堂!”

    大知宾似乎也没明白陈琅为什么突然间这么着急,便道:“可是这纸钱还没有烧完呢,这是规矩!”

    陈琅也知道规矩不能随意更改,只能咬着牙说道:“那就抓紧时间!快点,再晚的话可就容易出事了!”

    知道陈琅不会选在这种时候开玩笑,大知宾也不再啰嗦,加快了整个孝子送饭的流程,张家的人也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过也说不上哪里不对劲儿。

    手上的速度一加快,纸钱确实烧得也快了,众人在大知宾的指挥下磕完了头就准备往回走。

    这没走出几步呢,突然就是一阵阴风吹过,将已经被烧成灰烬的纸钱吹了起来,并逐渐形成了一个小旋风。

    见状况不对头,陈琅下意识的就摸向自己的口袋,突的眉头一皱,暗道不好,东西竟然不在这件衣服里?糟糕!自己明明把那东西从道服上取了下来了,怎么会不见了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