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道爷显威,红绳缚鬼-终有道-
终有道

第12章 道爷显威,红绳缚鬼

    看张进社的这个样子,不用猜陈琅就知道事情的原因了,原来这老小子在刚刚进门的时候就被上了身了,怪不得他会提出来要关门,既然已经神不知鬼不觉的进来了,自然是不用担心关不关门这个事。但是就在进门前陈琅还也有发现有什么阴气跟着混进来啊,这到底是怎么上的身?

    张进社的这一举动十分的突兀,可是把在场的所有人都给吓了一跳,他大哥张援朝紧张地将自己的老婆还有老母亲护在了身后,同时对着自己这个已经撞客的弟弟喝骂道:“老二你个妈卖批,你要上天啊,怎么好端端的搞出了这个事情来?还不快把刀给老子放下!”

    说话的同时还想要趁其不注意上前去把自己弟弟手里面的刀给抢下来。

    可是这个时候哪里还是他能随意轻举妄动的啊,没看见张进社刚刚已经动刀子砍人了吗?如果不是张羽提了个醒,而陈琅自己也隐约有了些察觉,估计刚刚就已经挨刀子了,现在说不准就人头大搬家了。知道事情的严重性,陈琅又怎么会让张援朝这么随便的上去送死呢?连忙就拽住了他的衣服,慢慢的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冲动。

    这时候的张进社整张脸都被涨成了猪肝色,眼眶里面都是眼白,看不见一丁点儿黑眼珠子,嘴角还恶心的流着哈喇子,同时嘴里还呜呜咽咽的发出一些很难听的声音。

    “别过去!他现在可不认识你们这些亲戚!”陈琅连忙出声提醒和刚刚张援朝一个打算的其他人。

    这是厉鬼附身,杀起人来可不会手软,之前张援朝才刚刚朝他靠近了两步,张进社立刻就像是闻见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猛地一个转身毫不留情的就是一刀。

    刀锋是擦着张援朝的鼻梁划过去的,要不是陈琅拉住了他,再加上张羽的反应快,伸手朝边上推了一下自己的老子,可能明天张家老爷子的大照片旁边就得再加一个人了。

    虽然侥幸躲过了一刀,但是刀锋太过锋利了,估摸着刚刚也是划破了些皮肉,张援朝的鼻梁上面还是挂了些彩。不过经过这一下子他可不敢再冒失了,连忙拉着自己的家人远离开来,同时问道:“陈道长,我们家老二这下可怎么办?”。

    话音未落,张进社就又有了反应。见到张家众人这时候想要撤退,张进社身上的那个家伙可不一定愿意让他们得逞,似乎是因为之前闻到了血液的醒甜气味,张进社立刻像是陷入了癫狂一样,突然就冲向了灵堂里面的众人,挥着刀就要动手砍人。

    看那架势,这几刀下去要是不死几个人的话,几乎都是不太可能的事。

    所有人都是被吓得畏畏缩缩的四处躲闪,唯独张羽瞅准了时机突然间冲了过去,上前就是一个窝心腿,正好踹在了张进社的胸口上。

    这一腿的力道确实不小,要是换了一个正常人估计就得被踹出去老远了,不当场昏过去也得吐几口血安分一会儿。可是这张进社却像是个铁打的罗汉一样,挨了那么重的一脚,也就好像刚刚只是被人挠了一下痒痒似的。仅仅是稍微退了一步,然后就又一次朝前面走了过去,还明显是针对着张羽去的。

    眼看对方将自己锁定成了目标,张羽面色一沉,拳头攥得紧紧的,咬着牙道:“二叔!事急从权,对不住了!”

    然后就见张羽就像是一只扑食的豹子一样,瞬间就朝着张进社冲了过去,一点儿也不顾周围众人的阻止和呼喊,先是侧了个身避开了刀锋,然后整个人猛的贴了上去。

    说时迟那时快,张羽一只胳膊灵活的从张进社持刀的那只手下面穿过去,然后朝边上一别,让他无法再用刀对自己和他人造成威胁。另一只手顺势反箍着张进社的脖子,猛的向上一发力将对方的身体平衡破坏掉。同时下半身也不敢闲着,右腿将张进社的支撑腿一顶,接着腰上再一使劲儿,就准备将对方放倒。

    可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自己明明已经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了,对方竟然还是纹丝不动,这也太不可思议了。要知道张羽从小就学习八极拳,力道可是远远超过一半的成年人的,一招一式也是刚猛的很,虽说是考虑到是自己的二叔没有使用杀招猛虎硬爬山,但是这一套小架也是实打实的硬功夫,常人根本不可能撑过这一下。

    眼看着这一套没有奏效,张羽也只能不顾亲情来一套猛虎硬爬山了。当务之急,要先把张进社制服了才好。可是他身子还没有来得及撤开,张进社就已经把刀子反转,照着自己的身子就捅了下来,目标正是张羽的后心,估计是想来个“同归于尽”了。但是他本就是个鬼,不可能再因为这个死上一回,可是张进社和张羽两人就没准了。

    张羽当时就以为自己完了,可是久久也没感觉到刀子插入身体的那种疼痛感,便侧脸瞥了一眼后头。就看见陈琅此时竟然站在了他的身后。

    那刀尖在距离张羽后背一寸左右的距离停了下来,愣是没有再朝前靠近一丝一毫。

    陈琅吃力地挡着刀刃,喊道:“都别看热闹了,赶紧把人压住,锁住他的手脚,把刀夺下来!”

    陈琅明显地感觉到张进社的力气正在不断的变大,眼看这就快撑不住了,气得骂道:“你们一个个都死了吗?不制服住这东西今天的人一个都别想好过!”

    看着陈琅也来帮忙了,张羽也不犹豫了,连忙变换身形从背后勒住了张进社的脖子,然后五十出头的大知宾也不管不顾了,冲上来就抱住了张进社的另一只手臂。

    接着就是张援朝和乔淼和王萧,几个男人七手八脚地将张进社按在了地上,十分艰难的掰开他的手,夺下了他手里面的刀。

    张进社被压在地上,嘴里面呜呜的叫着,身体也不停的挣扎着。压在他身上的众人也是渐渐觉得越发的吃力,好像随时就会被他挣脱出来的感觉。

    陈琅咬着牙使劲儿,脖子上都暴起了青筋,朝着剩下的人喊道:“多来几个,压着他,换我出来,我有办法治他!”

    虽然陈琅是这么喊了,可是剩下的人却没有一点动静,似乎是都被吓破了胆子,没有人再敢上前一步来帮忙。

    陈琅见状也是被气到了,真是一帮不争气的东西,要使自己能够腾出手来,也不至于这么被动。

    看着距离不远处的梅花香阵和红色的毛线绳,陈琅努力的用自己的腿朝那里去够香和红绳,可是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就是够不着。心里面是越想越着急,手上面的力气也就越发的使不上来,身下的反抗也是越发的激烈。

    此时陈琅的心不免变得有些慌乱,而这个时候张进社也是突然间转过了头一脸狞笑地看向了陈琅,流着口水的嘴咧开叽里呱啦地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在场的人根本听不懂是什么意思。陈琅虽然听不明白这家伙在说些什么,但是却给他另外一个信号,这是有人在控制这个鬼给自己传达一个消息,或许是挑衅,或许是嘲笑。

    陈琅似乎想起了什么,咬着牙喝道:“原来是想要借此乱我道心!好生歹毒的心思!真当道爷我是吃素的吗?”

    不知道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力气,陈琅嘴里面小声地念起了道家的杀鬼咒:“太上老君,教我杀鬼,与我神方。上呼玉女,收摄不祥。登山石裂,佩戴印章。头戴华盖,足蹑魁罡,左扶六甲,右卫六丁。前有黄神,后有越章。神师杀伐,不避豪强,先杀恶鬼,后斩夜光。何神不服,何鬼敢当?急急如律令!”

    “你打算以鬼物害人,那就是准备开这个因果了,既然有了因那就别后悔自己造出来的果!”

    陈琅此时没有木剑或者金钱剑,只能并指如刀,以两根手指成剑诀状,在张进社身上几处重要的穴位来回的点了几下,从后脖颈到后背正中,连点了七下。这几下点完,张进社的挣扎果然就减弱了许多。

    也就是趁着这个间隙,陈琅突然间翻身到了原来摆着梅花香阵的位置,双手换了一个法印,将那一团红绳取了下来。

    他来回翻动红绳,口中念念有词,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脚一跺地,丹田用力一下子喷出了一口气在红绳上,说道:“天地有正气!挡妖诛邪!”

    说完他一脚猛的踹在了张进社的后背上面,将他踹的受着惯性抬起了头,然后迅速的将红绳从张进社的脖子下面绕了过去,在他的脖子背后打了一丝奇怪的结。手上突然间一用力,好像是要将张进社勒死一般。

    张援朝和张羽父子俩眼睛都是瞪的大大的,似乎是真的担心张进社会被勒死,可是陈琅的手指却是轻轻的一翻,那红绳竟然从张进社的脖子下穿了回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