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鬼话连篇,香阵杀鬼-终有道-
终有道

第13章 鬼话连篇,香阵杀鬼

    陈琅收起了红绳,将毛线再一次缠绕了起来,打上了结,放在了香阵之中,同时一脚把门踹的砰的一下关了起来。然后才拍拍手对着仍然压制着张进社的众人说道:“放松些吧,鬼我刚刚已经收了,现在被困在香阵里面,等这香阵的香全都烧完,他就会魂飞魄散了,大家就先起来吧,别把人给压出毛病来。至于这位张二先生,还得想个法子散一下他体内残留的阴气才行!”

    张援朝找人七手八脚的将张进社抬到了一边,张家的亲人下意识的就想要让虚弱的张进社躺下来好好休息一下,毕竟刚才折腾的可够呛,拳打脚踢的,让可怜的张二先生莫名其妙的挨了不少打。

    可是这人还没有来得及躺下呢,陈琅就连忙开口阻拦道:“哎,不能让他躺下,没有机会让那股阴气在体内四处流窜,那样就容易阴气郁结,以后是会留下病根的。

    扶着他找个椅子坐下来,然后找一小撮熟米饭塞在他嘴里面让他含着,千万不能咽下去,就这么含五分钟然后吐出来就行了。

    记住了,不但不能咽下去,也不能嚼烂了,不然非但没有作用,还会导致阴气进入血肉,留下隐患!”

    张家的人听了陈琅的交代立刻前前后后地忙活了起来,张羽连忙去厨房着了晚上剩下的米饭热了热,拿了其中的一小团塞在了张进社的嘴里面,同时还看着手表算起了时间。

    陈琅则是盘腿坐在了香阵前,悠哉悠哉地看着里面不断地来回挣扎乱动的毛线团,稍微有些意外地道:“没想到你这只鬼还有两下子啊,看来你的怨气不小啊,虽然刚才那时候用的杀鬼咒效果不是很好,但是竟然还有力气乱蹦乱跳的,说明有些道行啊。我看看你到底是什么境界啊,炼鬼?**不离十吧!”

    此时的香阵已经烧了一半有余,再有五分钟不到这鬼就该魂飞魄散了,陈琅拿着一根未点燃的香轻轻地戳了一下香阵里面的红色线团,说道:“现在距离你魂飞魄散还有不到五分钟时间,念在上天有好生之德,我给你一个转世轮回的机会,那就看你能不能把握得住了。

    既然你是被人驱使来我们这里捣乱的,那么必然就和那个指示你的人有了因果,保不齐你还是他的本命小鬼,你要是愿意透露一点消息出来,我就放你去轮回转世。但是如果你冥顽不灵,那只有死路一条了!”

    似乎是担心这只鬼没有明白其中的厉害轻重,陈琅特意的解释道:“你已经死了一次了,要是魂飞魄散无疑是再死一次,到时候可就是永不超生了!我是一个道士,降妖除魔是我的本分,但是如果有可能,我也不想做的太过绝对了!

    虽然你可能是他的本命小鬼,但是解除你们之间的联系也不是完全做不到,你不用那么替那人考虑,人家既然派你来了,自然是不会担心你的存亡,此间轻重,你自己考虑清楚吧。”

    那个红色的毛线团小幅度的抖了两下,然后就又没了动静。

    陈琅倒是不担心他会拒绝,因为不论是人还是鬼,只要有一线生机,就断然不会轻易的选择死亡,更何况还是魂飞魄散这更加可怕的下场呢。他很是淡然的用一只手随意的把玩着那根香,然后就这么静静的坐在那里等着,时不时的凑过头去还吹两下香阵之中还燃烧着的香,促使他们燃烧得更快一些,那架势,仿佛是一只玩弄手中老鼠的老猫。

    眼看着香就快烧完了,那个困在毛线团之中的鬼终于忍不住了,再一次乱蹦乱跳起来,然后说道:“我认输了,我认输了,别吹香了,再烧下去我就完蛋了,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

    陈琅见他松口,却也不着急将他从香阵里面拿出来,而是随意地摆摆手说道:“那你就快说啊,如果你说的足够快,应该还能赶在香烧完之前说完,说不定能避免魂飞魄散呢,要是慢了的话,大不了我再重新想办法找到那个幕后黑手呗,反正距离出殡还有不短的时间呢,我一点儿都不着急!快点哦,香就快烧完了!”

    远处正照顾自己二叔的张羽看着陈琅自顾自地对着香阵在说话,也是不免觉得非常奇怪,他不明白陈琅到底在和谁说话,不过,经历了今天晚上这一些事情,他算是彻底的相信了,原来这个世界上是真的有所谓的妖魔鬼怪存在的啊。

    看着自己的二叔嘴里含着一团米饭,全身上下就好像是受了凉在打摆子一样不停地哆嗦着,他也很希望自己能有足够的能力去应付这样那样奇怪的事情,不愿意自己再次像这样束手无策。

    那个红色的毛线团似乎是快要受不了陈琅这样慢慢折磨他的手段了,急忙说道:“是一个四十来岁的独眼男的让我来这里的,他拿着我的遗骨使了不知道什么手段,让我成了他的炼鬼,不得不听命于他。我生前原本是邻镇上小黄庄子生产一队的民兵,六四年的时候因为大队队长私下拿枪打野鸭子的时候走了火才不小心丢了性命。

    后来庄上的生产队队长知道事情变得严重,害怕承担责任,就和上面的领导说是我自作主张拿着枪要去山里打猎,无意中走火死的。

    因为我是意外横死,寿元未尽,所以一直没能够去投胎转世,只能一直孤零零的在阳间游荡。本想要去找那狗日的大队长为自己报仇,可是谁能想到那龟儿子在七二年的时候就因为批**阶级残留立了大功,现在到县里面去当官去了,官气加身。现在我又没得本事去找他报仇,我心里不服。

    正好那独眼龙不知道从哪里找到了我的骨头,把我找了过来,还变成了他的炼鬼,说是只要我肯来这里闹的张家不得安宁,最好是害得张援朝半死不活,他就愿意想法子帮我报仇,还说能够帮我去投胎转世,不用再留在人间受苦受罪了!”

    陈琅听了一会儿,指了指已经快要烧完的香,说道:“挑重点地说,那个独眼龙姓什么叫什么,人在哪!你时间不多了知道吗?”

    那红线团突然间跳了几下,撞到了其中的一根香,然后被香阵给弹了回来,哀嚎了一声这才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他的名字,我只知道他现在人就在镇子外面西南方位摆了一个法阵,说是要让张家家破人亡倾家荡产!你现在去的话还能来得及破了他的阵法!我知道的都说了,你快放了我送我去投胎吧!快放了我啊!”

    他说的很着急,似乎是担心说的慢上一些香就会烧完一样。

    可是陈琅却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眼睁睁地看着香阵烧完,看着红线团里面的那只鬼因为杀鬼咒和梅花香阵的作用而惨叫着魂飞魄散,看着红色的毛线团突然间自己燃烧化为灰烬。

    他呼的一下子吹散了地上的香灰,自言自语说道:“到了这个时候了还是冥顽不灵,说的话不知有几分是真,当真是鬼话连篇。如果不是我明白些缘由,还在外面悄悄地撒了镇魂米驱散了周围的游魂野鬼的话,当真就要上了你的当了!”

    他慢慢站起身,走到门前将灵堂的大门重新打开,将手里面的香点燃,四处挥了几下,对屋里面不明就里的人说道:“我以正一分支的身份点了敬道香,别人想要施法害得张家家破人亡倾家荡产,只有让张老爷子不得安生,乱了我来帮忙守灵定魂的因果,别的可都行不通。

    既然那人派了炼鬼来乱我道心,自然也是知道了我有办法收服这只鬼,知道了我会问他这些事情,所以就利用鬼话连篇引我上钩,殊不知百密一疏,梅花香阵里面的鬼只要是动了一些想要害我的歪心思,就会受到香阵的影响胡乱跳动,刚才那东西都跳成那样了我要是真信他的话,那才是真的傻到家了呢!”

    他又看了一眼张家的众人和其他躲在灵堂里面的人,说道:“大家没事的话今晚就先休息吧,距离张家老爷子出殡还有一段时间,还是需要好好的养精蓄锐才是!”

    说着似乎是想到了什么,看着还含着米团脸色已经渐渐恢复如常的张进社说道:“已经可以把米团子吐出来了,时间差不多到了,阴气应该已经全被吸出来了,吐出来后就去休息吧,这里没事了!”

    张进社闻言立刻呸的一声将嘴里面的米团子吐了出来,同时还难受的不停干呕,好像是感到非常恶心一样。

    他或许没有注意,但是在场的其他人可都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刚刚吐出来的那个米团子这时候已经变成了一个冒着寒气的冰米渣子了,哪里还有之前热气腾腾的样子。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