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见招拆招,你来我往-终有道-
终有道

第16章 见招拆招,你来我往

    张援朝和张进社兄弟俩见到陈琅回来得这么快,心里也是松了一口气,仿佛一块大石头终于落了地一般,急忙询问陈琅是不是还有别的什么交代,他们这边好一次**代手下的人办了,免得到晚上的时候再手忙脚乱的。

    对于今晚的事情陈琅没什么特别的交代,只是在询问了一下得知要找的唱包公的戏曲演员还没有找到后,便细心的叮嘱道:“我这边倒也没什么好准备的,白天他们是没有办法驱使怨鬼帮他们做事的,咱们也算是能趁着时间喘口气,所以你们只要能在天黑前把人找到,就不用担心了。

    至于现在,操办白事我只是个半吊子,这里也没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一切交给大知宾来操办就可以了。我需要找一个安静的地方休息一下,因为今晚可能要熬个通宵,可千万不能没了精神。”

    知道晚上要对付那个幕后黑手,所以张援朝担心他休息不好,便直接安排了陈琅到自己的卧室去休息。并且吩咐手下的人除了递送饭食以外任何人都不要去打扰,这才接着按排起了丧事上面的其他事宜。

    当其他人都下楼去忙活之后,陈琅虽然难得落了个清闲,却也没有真的躺下睡觉。而是翻开了一本自己带来的书,一个人安静的看了起来。张援朝的房间装饰的确实很不错,尤其是他屁股下面坐着的这把椅子,软趴趴暖和和的,舒服极了。如果再除去外面乐队时不时的敲锣打鼓奏起的哀乐,那才是真正的安逸啊。

    只是老天爷好像也不愿意看到陈浪一个人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样子,他这安逸的日子没有持续太久,才不过刚刚到了中午的时候,张羽就急匆匆的跑上楼敲响了房门。

    敲门声很重,而且是啪啪啪啪啪的连着敲,好像非常的着急一样。

    陈琅合上书眉头一皱,冷着脸打开了门,还没等张羽说些什么呢就抢先一步说道:“下次千万别再这样敲门了,忌讳!这种敲法是拿来敲死人棺材板的,不能对活人用。礼不礼貌倒是其次,但是如果有人利用这一点下术法的话,我可能会中招!”

    话音刚落,陈琅的脸色突然间就是一变,心道一声糟糕,千算万算还是没想到他会用这一招。好家伙,竟然利用外行人着急不懂规矩这一点来暗算!

    张羽正疑惑着陈琅为什么会这么紧张呢,就看见房间里面的大灯泡突然间一闪一闪的,诡异的很。

    然后就见到陈琅的面色突然间一阵涨红,好像是一口气憋着没上来一样,哇地吐出了一口血来。

    这可把张羽给吓坏了,楼下也是刚出了事情,他这才慌忙上楼找陈琅去看看怎么处理,怎么连他也中招了?

    陈琅忙沉下一口丹田气,忍住了继续吐血的冲动,双手合十在胸前猛的一拍,口中急念净心神咒:“太上台心,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

    然后也不停歇,自己的脸色才刚刚有所缓和,他就立刻掐起了法印念道:“敕令,东方青瘟之鬼,腐木之精南方赤瘟之鬼,炎火之精,西方血瘟之鬼,恶金之精,北方黑瘟之鬼,溷池之精,中央黄瘟之鬼,粪土之精。四时八节,因旺而生,神不内养,外做邪精,五毒之气,入人身形,或寒或热,五体不宁,九丑之鬼,知汝姓名。速寻始作之人,缠其魂,乱其魄,害其身,耗其精,伤其气,损其神!急急如律令!”

    直到念完了这一串咒语,陈琅才重新缓缓地恢复自己的状态,调整自己的呼吸。

    这原本是去除瘟鬼的敕瘟咒,可是陈琅这一回却是反其道而行之。他改动了部分咒语法令,用来敕令五瘟鬼去报复那个刚才想要用法术加害自己,抽自己生魂的人,完全是被逼无奈之举,好端端的在房里看书却受此牵连,就连佛都会发火,更何况是陈琅。

    其实这也怪不得他心狠,实在是对方先动手越了界,本来以为双方仅仅会在害张家和保张家上面来一较长短,可是对方不但是昨晚欲乱自己的道心,现在又利用张羽的急切之心敲死人门施法想抽自己的魂,实在是让他忍无可忍。

    念到这里陈琅似乎是觉得不解气,又猛的跺了三下脚,意在催促五瘟之鬼快点行动起来。然后才停下动作,一脸的怒气丝毫都没有掩饰,转过来看着有些焦急无助的张羽,问道:“楼下到底又出什么事了?”

    张羽看陈琅刚才那番情景就知道自己一定是险些坏了大事,不过心里虽然自责,但是在他看来楼下的事情却是更加严重,便也顾不上道歉,忙道:“本来是在下面招呼来往宾客的,可是我爸突然晕倒了,脸色惨白,身上还不停地抽搐。就像是发了羊角疯一样,嘴里面不停的说一些我们都听不懂的话!我们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只能上来找你帮忙了!”

    “走,先下去看看再说!”陈琅带头推开门就走了出去。

    两人边说边朝楼下走去,期间张羽更是着急得不得了,说道:“我爸身体一直很好,从来没听说过有类似羊角疯一样的病症,这次突然间这样我担心是有人背后搞鬼!”

    陈琅原先刚吐完一次血,脸色现在微微有些苍白,听着张羽这么着急的话便道:“你也别乱猜了,这必然是有人在背后搞鬼,他先下咒让你爸中招,然后你们必然会着急慌乱的上来找我帮忙,接着借你们急切的心情来敲死人门,想要借机抽我的魂。我现在手上没了五帝钱护身,他自然不难做到这一点。

    而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没了人帮你们,之后他要害你们张家更是易如反掌。这家伙想靠这招来玩一石二鸟,果然是打得一手好算盘!”

    听了陈琅的解释,张羽是越听越紧张,越听越是气不打一出来,咬着牙握着拳头,怒气冲冲的说道:“这个天杀的混蛋,这要是让我知道了是谁在背后搞鬼我绝对不会放过他的!看我不扒了他的皮!”

    陈琅面色一冷,说道:“估计用不着你了,这个人我是不会让他安稳的活过张老爷子下葬的!有仇必报,有恩必还,他不死,我的道心不稳!”

    说这话的时候陈琅的语气越发的森然,张羽甚至已经能够明显地感觉到一股杀意,有些担心的看着陈琅问道:“你是道士,要是杀了他的话,会不会有什么影响?”

    陈琅知道他是什么意思,无非是担心自己会不会因此受法律牵连坐牢而已,便解释道:“原本确实是不用这么做的,可是既然对方先越了界,加强了因果联系,如果我不做得干净利落一些了解了这份因果,那么到时候不仅仅是我的道心受损了,连我在内包括你们张家,不死上几个人,这事是结束不了的。”

    两人很快就已经走到了灵堂,陈琅看着被众人围起来正在发羊角风的张援朝接着说道:“而且,我们既然是通过斗法结的恩怨,要来也只能是圈子里的人动手,警察和法律根本没有证据也没有办法制裁我!他害我,我杀他,天经地义因果循环,别人要是想插手,那就多了一份因果,首尾不是那么容易处理的,他们不会这么傻。”

    说完陈琅便让众人散开,自己蹲下来查看张援朝到底是哪里出了毛病,搭了一下脉门,发现他的脉象似乎并没有什么杂乱的现象,只是稍微要弱上一些,一点儿也不像正常人那样清晰有力。接着又翻了一下他的眼皮,发现张援朝的眼睛呆滞无神,虽然瞳孔还能正常随着光线强弱进行扩散收缩,但是明显的与常人不同。

    陈琅心下有了数,便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他的三魂被人抽了一条,所以才会突然间疯癫起来,想办法把魂找回来就行了。”

    魂丢了这个事情在常人看来好像非常严重的样子,可是陈琅却说的很是随意轻松。

    见众人仍然一脸紧张的样子,他便解释道:“找回他的魂魄倒是不难,不过如果不先堵上背后之人的手脚的话,只怕还会有更多的麻烦事。大家先稍等一会儿!”

    说着他便走到了灵堂门外的用来写挽联的桌子前,拿起毛笔在纸上写道:你要乱我道心,抽我生魂,害张家人,我挡住了。现在因果已经有了,五瘟鬼缠身的滋味好受否?来而不往非礼也,先前只是开胃小菜,我会在张老爷子下葬前废你修为,取你性命,有本事,你接接看!

    写完这些话他将那张纸放在了烧纸钱的火盆之中烧掉,喃喃的说道:“话已经给你递过去了,按圈子里面的规矩来,从现在开始斗法,直到张家老爷子出殡下葬,就看咱们谁能活到最后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