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众人相劝,来扮包公-终有道-
终有道

第18章 众人相劝,来扮包公

    刘云急冲冲地跑进来,非常激动地说道:“找到了,老板!我总算是把唱戏的师傅给找到了!”

    原本刘云还以为自己这么快就完成了任务老板一定会好好的夸奖他的,可是他这话才刚说完,就发现里面的情况好像不太对。

    面色显得非常苍白的张援朝正一脸疲惫的看着他,虽然还有些勉强,但是脸上依旧流露出欣慰的微笑。

    刘云紧张的走了过去,看着那个一手把自己提拔上来的人,关心的问道:“老板?您怎么了?是不是我回来的太晚了您失望了?我办事不利,您别生气啊,身体要紧啊!”

    他也着实是有些激动了,不过也怪不得他,才大半天的功夫不见,一个人就突然间憔悴成这样了,他不惊讶才是怪事呢。

    陈琅在一边默默地点点头,心道张家果然没有看错人啊,这个刘云是个好人。单从他的面相上面看,就知道他是一个知恩图报的忠义之人,正所谓相由心生,果然是这样了。

    原本他以为就算刘云的动作再怎么快,至少也得等到晚上才能把人给找来,要视情况糟糕一些的话,还有可能无功而返。谁成想,这个刘云竟然只花了半天多的功夫就把人给找到了,泸州城虽然不算太大,但也是好几十万人口呢,他不免好奇地问道:“刘哥,你是怎么找到这个唱戏师傅的?人现在在哪儿啊?”

    刘云先是和张援朝说了一会儿话,关切的问了几句确认了张援朝的身体没有大碍,然后才回头笑嘻嘻地说道:“人就在外面戏班子那里等着呢,我让他们先商量着晚上唱戏的事情。陈道长您要是问怎么找到的,这可就有意思了。那可就真应了那句老话了,叫什么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哈哈哈哈!”

    见流云笑得十分得意,众人也是乐呵的满足了他的成就感,陈琅接着问道:“这话又怎么说?”

    刘云解释道:“本来我是让公司里面的弟兄四处去打听了,先是问了县里面的一些戏曲团,然后还托关系打听到了市里面和省里面,可是偏偏一个符合咱们条件的都没有,甚至有人见我们开了高价,还想着要糊弄进来,还被我们给教训了一顿。

    但是眼看着时间不多了,可把我给急坏了。您说咱们今晚就急需着这人帮忙,要是找不到我可没脸回来交代。不过也真是碰巧了,咱们公司刚来小半年的保安小赵他看我们着急,就过来问我到底怎么回事儿。

    一开始我正着急呢,便也没搭理他,还没好气的骂了他一顿,也是手下的人懂事,把我们要找的人和事情跟他说了,没成想这小子倒还真帮了大忙!”

    正说着呢,刘云见门外走进来一个皮肤黝黑,体型略微有些发胖的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便急忙过去拉着他走到张援朝面前,介绍道:“老板您看,这位就是咱们要找的唱戏师傅了,巧就巧在这里了,他也不是什么外人,就是咱们公司保安小赵的舅舅,正好也姓包,名字叫做包大龙,以前是在市里面的梨园唱老生的。

    虽然大革命那几年没怎么唱,不过据说他这功夫可也没落下,该练嗓子开腔啥子的都没耽误过,七六年之后又在他们村里面免费给一些喜欢听戏的老人们唱戏,也算是做好事了。挺厉害的,来的路上我们听他唱了一小段,确实有那么些味道。要不您给检验检验?”

    张援朝一听也是不顾自己还有些虚弱的身体要站起来,张家的人劝了两句没劝住便也由着他了,让张羽搀扶着走到了那个包大龙面前,感激的说道:“还检验什么,我信得过包师傅,都算是一家人。还要多谢包师傅您肯来帮忙啊,您放心,等事情了了之后我一定好好感谢您,绝对不会亏待您的!”

    那个包大龙也是个热心肠的人,见张援朝身体不太好还这么恭敬,连忙说道:“张老板您可千万别找么说啊,应该道谢的是我们才对啊。我们家那小子平日里不务正业,要不是您好心收他在手下做事,估计要给我那姐姐姐夫惹不少麻烦呢。

    现在那瓜娃子懂事了,知道感恩,知道帮老板分忧,我这个做舅舅的也不能干看着啊,能出力的地方我一定尽力而为!不瞒您说,我都这么大岁数了还打着光棍儿呢,无儿无女的,那瓜娃子从小就和我亲,我也把他当自己儿子一样看,他这次找我帮忙,我又怎么会不帮呢,您说是不是?”

    这个包大龙说话的时候虽然语气憨憨的,但是却中气十足,声音铿锵有力,确实像是唱了不少年老生的样子,再加上他五官端正,从面相上来看也是个刚正之人,这一点倒还真挺符合包公包龙图的形象。

    看来今晚的事情倒还真的不用担心了,只是不知道这个刘云路上的时候有没有和他说实话,万一要是给瞒了实情诓骗来的,一到晚上百鬼夜游被吓破了胆,漏了馅儿,那可就坏菜了。

    想到这里,陈琅便插话道:“包师傅,刘哥在路上有和您说清楚咱们今天晚上是要做什么吗?”

    陈琅的话刚问出口,刘云的脸色就变得尴尬起来,虽然只是一瞬间,看是却没逃过他的眼睛,心下他便知道这个刘云还真的是瞒了一部分正事没有说啊,估计也是怕说了真话之后把人给吓走了吧。

    倒是不难理解其用心,毕竟本来就不容易找到合适的人来帮忙,这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要是说了实话人家害怕了不敢来了,那不歇菜了。

    “不就是大半夜的唱个大戏吗?包公断阴阳案,这出戏早些时候我也学过,也唱过几场,本事没落下,你们尽管放心就是了!”包大龙笑呵呵的拍胸脯保证道,“而且以前也没少在半夜里唱过,当初戏园子生意火的时候唱到天亮我都干过,这些都是小事,别看我今年四十七了,但是身体照样扛得住!可不比你们年轻的小伙子差啊!哈哈哈!”

    张援朝一听刘云没有告诉对方实情,脸上也是有些不太高兴,不过想到这小子也是替自己家里办事着想,又是缓和了许多,只是瞪了刘云一眼,也没有多说,然后不好意思的看着包大龙,似乎是想要把事情给解释清楚,但是有不知道该从何说起,怕要是把对方给吓走了今晚这事情办不成。

    见他们这么为难,包大龙似乎也猜到了事情不会是刘云说得这么简单,面色一时间变得有些凝重,问道:“张老板,你们找我来办的事情,是不是有些难办啊?您放心照实了告诉我吧,我也不是遇见难事就退缩的人,我姓包的这辈子除了当年追求咱们村子东头那秦寡妇的时候怂了一回外,倒还真没怂过。你就放心说吧!”

    见张援朝不好回答,陈琅便开口说道:“包师傅,今天晚上的戏可不是唱给活人听的,这事儿您知道吗?”

    只这一句,顿时就把包大龙给说愣在了原地,原本还是自信满满的样子,现如今却是变得有些犹豫起来,他看了看陈琅的衣着,思索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后生,看你这一身的打扮,你是个道士?”

    陈琅宣了一声道号:“福生无量天尊,我是邻镇正心观的道士,俗名陈琅!如果包师傅您没有了解到事情的真实原因的话,我可以给您解释清楚,之后您再决定帮不帮这个忙。

    其实张家这次办丧也是遇到了一些不太平的事儿了,这一次请您来,就是为了请您扮包公唱一出鬼戏,包公断阴阳案,用来震慑那些游魂野鬼!”

    包大龙有些担心,皱着眉头问道:“震慑游魂野鬼?小道长,你可千万别高估了我老包啊,我就是一个唱戏的,除了唱戏我啥子也不会啊,别说震慑游魂野鬼了,真要是游魂野鬼来了,我这一百来斤肉可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啊!”

    看到包大龙有些退缩,张家的人心也是提到了嗓子眼,生怕这个包大龙因为害怕就这么不干了要回去。

    都说人做事前之所以会犹豫,那是因为价钱还不够,所以张进社连忙说道:“包师傅,您可千万不能退缩啊,咱们张家这一次算是大难临头了,只有你帮忙唱这一出鬼戏我们才能有一条活路啊。包师傅,您放心,只要您肯帮这一回,我们保证,您外甥以后在咱们公司就一定能够平步青云!酬劳方面,也一定让您满意!您看行不行?”

    张援朝也是跟着说道:“是啊,包师傅,我保证,只要我姓张的还活着,你外甥就一定会出人头地,以后他也不用做保安了,就跟我们兄弟去见客户学做生意,让他好好地学学本事!”

    刘云也忙跟着说服道:“是啊是啊,包师傅,你看我现在混的怎么样,以前我就是饭店一个端盘子的,要不是老板赏识,哪能有今天?小赵以后不会比我差的,拜托您就帮帮忙吧!”

    包大龙一时间有些犹豫,看了看张家的人也不知道是该答应还是该拒绝,只能求助一样的看了看站在一边的陈琅。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