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午夜鬼戏,震慑百鬼-终有道-
终有道

第19章 午夜鬼戏,震慑百鬼

    对于包大龙,陈琅并不想去强迫他,也不想去进行利诱。因为如果这个家伙不能够自愿的参与到这一次的事情的话,晚上一旦被那些孤魂野鬼也吓破了胆,可能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但是他为了以防万一也是准备了一个后手的,他小时候张四海就告诉过他,天下无不变之事,凡事还是得多做一手准备以防万一。不过从心里话来说,陈琅并不希望用到这个后备计划,孙子兵法都说了,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下攻城。能不动手,还是尽量不要动手的好。

    想到这里陈琅便道:“其实你也完全不用担心自己的安全的,今天晚上你在台上唱戏,我会在一边给你守着。更何况我已经转嫁了因果,所以不论是对方还是那些游魂野鬼,他们都伤害不到你们之中的任何人,但是前提得是你们能镇得住场子不被吓倒才行。换句话说,只要到时候你自己不害怕,戏台子上就会有一口正气帮你们守正辟邪。”

    包大龙有些不敢相信的说道:“小道长,你说的可都是真话吗?我老包活了这大半辈子可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些东西啊,我只是个唱戏的啊,要说给活人唱戏,我可一点儿都不怕,但是给孤魂野鬼唱戏,我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

    其实不仅仅是包大龙,遇到了这个事谁能不害怕呢?

    张羽有些担心地问道:“你有把握吗?”

    “**成吧!”陈琅随口就道。

    **成,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概率了,可是今晚这事情事关人命啊,这没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谁也不敢随意答应。

    正当众人担心包大龙会拒绝的时候,谁成想这个四十多岁的老光棍竟然缓缓地点点说道:“**成就**成吧,胜算已经不小了,这天底下谁还有十成十的把握啊,我答应了!唱鬼戏就唱鬼戏吧,不过要是真的遇到了什么危险的事情,你们可得保证我的安全,要是情况有一丁点儿不对的话,我立刻就撤出来!只要你们能做到这一点,今晚我就能顶着上去唱完这一出戏。”

    “成,要是有什么意外的话你立刻就撤出来,其他的什么也不用管了,只管跟着他们躲回灵堂里面就行,今晚的时候我会在灵堂附近摆好阵法,任何沾上因果的东西都进不了灵堂。”

    陈琅交代了一下晚上要注意的事情,然后又回到了楼上,只是临上楼前又交代了一句:“包师傅,你先去做做准备吧,不过你可千万记住了,扮相的时候最后额头上的一笔得留着,等我晚上开戏前再给你画上!切记!那一笔你自己画的话可镇不住鬼!”

    说完后陈琅也没有继续啰嗦,再一次一个人走上了楼,留下一脸漠然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既不知道这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而魂魄才刚刚稳定下来的张援朝终于快支持不住了,疲倦地说道:“那就照陈道长说的去做,小刘,你去那里和戏班子关照一声,今晚只要肯帮衬着唱完这场戏的,我给十万块的酬劳,另外每个人再包两千块红包。”

    这句话说完,在场的众人全都愣住了,给戏班子十万块的酬劳,另外给参与的人每人两千块红包?我的天啊,果然张家就是财大气粗啊,这一出手就是阔气啊。刚到楼上的陈琅听了这句话也是差点没脚下一歪,心道这有钱人做事情都这么有魄力的吗?

    两千块?这可不是小数目啊!

    要知道在九十年代的时候,哪怕是发达地区,人均月收入也就是两三百块钱,只要今晚帮着唱一出戏就能拿两千块,这么好的事谁会拒绝?刘云把晚上这出戏的事情和戏班子的班主还有一些主要演员们说了之后那些人连原因都不问了,连连拍着胸口答应了下来。

    有几个不会这出戏的演员听了这话也是眼睛发光的说要参与进来,甚至连几个唱青衣的大姑娘也说自己可以客串一下后面的背景。

    没等刘云说什么呢,他们就被戏班班主一顿骂给轰了回去,说道:“一个个的都见钱眼开了,掉钱眼儿里面去了?自己会唱这出戏吗?还背景?你们去阴曹地府当背景?要是耽误了人家东家的事情,别说钱拿不到,就连咱们戏班子的招牌都可能砸了!都给我把眼睛放亮一些,该上场的都给我养足了精神,准备夜里面上场,都给我小心点儿!不上场的都给我负责帮忙,没听人家东家说了吗?给咱们戏班子十万块报酬,你们谁的那份都少不了。”

    招呼完自己的手下之后,班主拉着刘云走到了一边,小声的问道:“刘先生,你可得把今晚的事情给我交代个实底才好啊,今晚唱的这个戏除了要让你们请来的这个人唱主角儿包龙图以外,还有没有别的事情要注意的!昨天张家的事情我可是听到了一些风声的,听人说,东家这事情还有些邪乎啊,咱们今晚的这个戏会不会有些危险呢?”

    刘云的脸色一僵,强装着镇静说道:“别瞎说,你听哪个王八羔子乱嚼舌根呢?”

    戏班班主笑了笑说道:“刘先生,你先别生气,也别糊弄我了,我们这个戏班子虽然不是什么大班底,但是这些年走南闯北的也见识过不少事情了,红白喜事都帮人家唱过,也没少听说那些奇奇怪怪的事情了。我可是听说了,昨天晚上张家有人被脏东西上身了,好像还是张家的二东家啊,再加上今天下午东家不明不白的就离奇的抽了风,这事情你要说什么情况都没有的话我可不信!”

    说到这里,戏班子班主将手从下面伸了过去,手指来回搓了搓,意思是要刘云给钱封口,不然就给下面的人说出去。这是明摆着狮子大开口当场抬价了,看得刘云怒气上脸差点没有忍住狠狠地朝着这个一脸贱样的戏班班主的脸上揍过去。

    思量再三,刘云终于还是忍了下来,从自己的外衣内袋里面拿出了一打大团结,很是不情愿的塞在了他的手里,说道:“既然你收了钱,那就给老子好好办事,你要是再敢蹬鼻子上脸的话,老子这钱就当是给你办丧事用了!”

    给了钱之后再加上一句威胁,下过也确实很不错。

    戏班老板拿了钱立刻就笑呵呵地说道:“您放心你放心,,钱都收了我保证把事情给你办的明明白白的。今天晚上十一点,大戏准时开锣,到时候咱们一定尽全力配合你们请来的那个老板唱一出好戏!嘿嘿嘿!”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转眼就已经天黑了,按照当地的规矩,今晚要请戏班子唱一晚的大戏,从八点唱到凌晨三点,总共五场戏,有长有短,每场戏之间都有一定的时间休息,包龙图断阴阳案是第三场,从十一点开始,唱过十二点,然后再接两场戏,到三点为止收锣。

    大约是第二场戏快结束的时候,已经快十点半了,陈琅才慢慢地从楼上走下来。

    不过陈琅现在这个样子和白天的时候略微有些不太一样,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显得更加的精神焕发,好像真的如同一个小神仙一样,全身都散发着一种仙气。

    原本的平直的横眉成了剑眉,眉梢笔直且上扬,五官还是如之前一样,但是却显得更加英气逼人。众人看着他一步步的走到了西台子后面,那气势,就犹如一把出鞘的利剑一样,逼得人不敢直视他的目光。

    张进社奇怪的问自己的侄子张羽:“小羽子,你有没有发现这个小陈道长现在全身都散发着一种让人难以直视的气势?难道是他今天下午在楼上的时候请神仙上身帮忙了?”

    张羽也是疑惑的摇摇头,说道:“二叔你这是在问我?我哪里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不过他现在是越厉害越好啊,只有他足够厉害,咱们这一晚才能平安无事啊!”

    张家的人点点头,站在灵堂里面看着院子外头的戏台子,这个时候上一出戏正好结束,再有十五分钟的休息过后就该轮到那出他们专门安排的包龙图断阴阳案了,所有人都紧张得不得了。

    而此时的戏台子里面,陈琅走进去到神台边拿了三炷香,再一次用那种神奇的手法点燃,朝着台上供奉着的神像拜了三下,说道:“唐明皇在上,今天晚上借你的神威唱一出戏,希望你能保佑你的这些徒子徒孙!”

    插上香之后陈琅就走到了已经画了脸谱穿上戏服的包大龙那里,看了看他的脸,发现确实留了一笔没有画完,满意的说道:“很好,果然留了一笔!我帮你把它画完!”

    说着拿起了油彩画笔,点在了包公脸谱的额头上,勾上了最后一笔,说道:“铁面无私包青天,一腔正气断阴阳,有请大宋龙图阁大学士包龙图显灵,借三分神气,震慑百鬼!”

    求推荐,求点击,求收藏!大家多多支持多多帮忙!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