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鬼戏开锣,怪人怪事-终有道-
终有道

第20章 鬼戏开锣,怪人怪事

    陈琅点完了最后一笔,然后就挑开出将的帘子走了出去,临出去之前还回头对着正在准备出场的众人说道:“外面的一切我已经打点好了,你们只管唱戏,其余的,什么都不要管,交给我就行了!切记,戏不唱完,不能停!”

    对于陈琅的指点,大多数人都是听进去了的,唯独一个刚刚下场的丑角好像听得不太满意,一边卸妆一边不满意的说道:“这小子谁啊?这么嚣张?说得好像咱们都得听他的一样,还人模狗样的拜咱们的祖师爷?他小子不是个道士吗?神气什么?”

    这话说的一点面子不给,看得一道进去的刘云脸都黑了。只是他却没有说话,反而是看了一眼戏班的班主。

    戏班班主面上也不是很好看,走过去没好气的一巴掌甩在了那个丑角儿的后脑上,恨铁不成钢的骂道:“你小子这个脑袋是瓜吗?人家陈道长那是东家的贵客,要不是他在后面帮忙安排,你以为咱们唱这几天戏能够赚到十万块?还有下面那场,参与的人能每人拿上两千块的红包?

    我可告诉你了,别说人家只是过来随便交代了两句,他就是指着你骂娘,你小子也得给老子受着。就是天大的委屈也得给我憋回肚子里面去,不然害得大家伙没钱挣,你看看你以后在这班子里面还能不能混的下去?”

    那个丑角心里面有些委屈,可是当他抬头看向自己周围的同事的时候,发现他们几乎个个都是一脸很厌恶的表情,似乎是在责怪他差点害得自己少挣了大钱,只能慢慢地低头卸自己的妆。

    挨了打后的丑角再也没有说一句话,只是他映在镜子里的表情却是越来越阴森,等卸完了妆之后,他的嘴角没来由的突然间上扬,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

    不过这也没有人注意到,大家还是按部就班的检查自己的妆容和服装,只听见外面一声开场罗响起,接着就是一阵哐嘁嘚嘁哐嘁嘚嘁哐嘁嘚嘁的声音响了起来,班主在后台中气十足地喊了一声:“大家伙儿都谨慎点儿啊,千万可别出了岔子啊,人家东家给了大钱了,可别到时候做的不好给人收了回去!第一批的,出将!”

    一声令下,三个已经扮好相的男的拿着小旗依次从出将的那个小门里面迈着步子走了出去。这些人是负责开场的,有的时候还得翻着跟头出去,不过这一出戏倒是不用,规规矩矩的走一趟也就是了。

    包大龙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朝着后面戏班子的众人说道:“初次合作,有事情大家伙儿多多帮衬一下啊!”

    原本唱前两出戏的时候,外面的戏台子下面是围了一帮看热闹的人的,可是等到这一出包龙图断阴阳案的戏码开锣的时候,大知宾和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以及刘云和他带来的手下已经将台下看戏的票友们赶了一空。

    这可是引得刚上场的几个人一阵好奇,上一场不还是满座的吗?怎么现在下面只剩下椅子而不见人呢?见鬼了?难不成他们不喜欢听这一出?那还点它干嘛啊?

    三个人不由的人都是有些疑惑,其中一个在走过场的时候还小声的嘀咕了两句。

    三人摇着旗子走完了最后一圈之后才依次走进了入相的小门。等到他们开场的人下场后戏码才算是正式的开始,各个角色依次上台开腔,这是规矩。原本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之前那三个摇旗子的人下场之后却是没来由的感觉到了一丝寒意。

    其中一个打了个哆嗦后对着另外两人说道:“这场戏怎么感觉这么奇怪呢?”

    另一人也是搓了搓自己的胳膊,回道:“是啊,虽说已经入秋了,可是这白天的时候不还挺暖和的吗?怎么晚上突然间就这么冷啊?是因为快十二点了的原因吗?”

    最后一个人,也就是之前自言自语小声嘀咕了什么的那个人默默的想了一会儿,突然间开口说道:“会不会和外面的听众有关?”

    那两人一听他这么说也是纷纷看向了他,其中一人先是皱了皱眉,随后又笑哈哈地说道:“听众?外面那儿来的听众啊?咱们刚才上场都转悠了好几圈儿了,台下不是一个人都没有吗?哪儿来的听众?不是都让东家的人给散出去了吗?”

    之前那人顿时脸色一变,声音有些发抖地说道:“可是,我好像在下场的时候看到了有好多人一个个的依次坐到了台下的位置上啊,你们都没注意到吗?”

    另外两人都是笑了笑说道:“好小子,你他妈还想编瞎话吓唬我们啊?我们俩可是走在你前面的,那都看得真真的,台下空空如也的哪来的人啊?难道你看到的是鬼?哈哈哈!”

    这两人笑了没两声突然间就噎住了,笑容僵在了各自的脸上,其中一人紧张的看向那个说见到了观众的人,语气有些紧张的问道:“喂,宋三子,你可别吓唬人啊,白天不说人晚上不说鬼你知道吗?这事情可不能瞎说。”

    另一人也是紧张的道:“你真看到了?”

    宋三子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沫,然后四处看了看,说道:“可能是我看错了吧,嘿嘿!”说完他尴尬地笑了两声,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的情绪,只是这笑声却不是很有底气的样子。

    “去你的龟儿子,吓唬老子啊!你这不是讨打吗?”另外两人说着就打算挥拳去揍这个宋三子。

    宋三子抱着头讨饶道:“别打别打啊,一会儿妆花了我可又要耽误工夫了,咱今晚这戏可不便宜啊!”

    他这句话倒是让另外两人想起了今晚这场戏的重要性,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警告般的说了以后再找他算账之类的话,然后才慢慢地走回戏台子后面补妆,准备等着下一次出场。

    而跟在他们身后宋三子则是有些奇怪的挠了挠头,心里嘀咕道:“可是我确实看见台下有观众正在入席啊,他们怎么会看不见呢?难道真的是我眼花了?”

    三人收拾了一会儿在后台忙着补妆,就看见之前那个被戏班班主打了一巴掌训斥了的丑角正坐在戏服箱子上面,低着头看着地面,好像地面上有什么特别有意思的东西吸引着他一样。

    宋三子见状有些疑惑地问道:“周哥,你在看什么呢?”

    见那个丑角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宋三子又稍稍抬高了声音问道:“周哥?周哥?听见我说话了吗?”

    他的声音引起了周围其他人的注意,众人也是这个时候才察觉到了那个丑角的行为有些异常。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才被班主训斥了心情有些不好,但是他这样低着头的样子实在是有些诡异,夜深了,怪吓人的。

    有一个花旦好奇的过去推了两下丑角的胳膊,说道:“周哥,班主那人就是那个臭脾气,你别放在心上,回头大家伙得了赏钱一起去饭店好好的吃上一顿,就当是给你发泄发泄了!成不?”

    那个叫周哥的丑角被推的晃了两下,这才缓缓的抬起了头,眼神空洞洞的看着那个花旦,没来由的露出了一丝微笑,一丝十分诡异的微笑,语气很是奇怪地说道:“我没事啊,没事啊!”说完就再一次把头低了下去,一言不发,动也不动的低着头看着地面。

    后台的所有人都被他吓到了,都觉得这事情有些诡异的很,但是又不敢再上前去追问原因,只能装作没事一样继续忙活自己的事情。

    那个花旦也是被吓得花容失色,一张俏脸惨白惨白的,然后小声地说道:“那周哥你就先忙啊,我去化妆准备上台了啊!”说完就小跑一样的离开了那个丑角,嘴里面还不停地小声念叨:“阿弥陀佛,阿弥陀佛,有怪莫怪啊,有怪莫怪啊,祖师爷保佑!”

    此时外面的戏已经唱了有一会儿了,宋三子几个又一次走了出去转几圈走了过场,可是他们这才刚出去,前面两人似乎还没什么反应,走在最后面的宋三子突然间脸色一变,差一点就漏了鼓点踩了前面那人的脚后跟。出于敬业的本能,他按下了心中的疑惑走完了这个过场,等到再一次从入相的小门走下了台他才疑惑的挠挠头对着另外两人说道:“你们注意到了吗?台下怎么突然间那么多人啊?啥子时候来的?”

    另外两人先是一愣,然后没好气的说道:“宋三子,你小子是不是皮子养了,信不信老子捶你啊!吓唬一次也就算了,你小子还上了瘾了?”

    宋三子一脸疑惑地问道:“难道说,你们都没看见?”

    想到了这里,宋三子立刻就要去找自己的班主问清楚情况,可是这才刚一回头就看见那个之前一直低着头的丑角周哥冷不丁的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吓得他没来由的惊呼了一声,吓得连魂都差点飞了。

    正准备松口气吐槽一下自己的这个前辈为什么要冷不丁的出现在自己身后吓唬自己的时候,他突然间发现这个周哥似乎真的有些奇怪,不仅仅是之前的行为,就连现在这个时候看他的样子,也是奇怪得很,怎么感觉,有些不像活人呢?

    求推荐求收藏!各位老爷们,拜托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