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唢呐请神,包公上身-终有道-
终有道

第21章 唢呐请神,包公上身

    宋三子看着异常古怪的丑角心中很是忐忑不安,下意识地就想要叫出声来。可是这声惊叫还没有来得及喊出来,就听见外头台上传来了一声中气十足的大喝,那是包龙图的唱词,是一段念白。

    词里面说道:“我包拯办案秉公执法,铁面无私,不徇私情。尔等皆为恶贯满盈,死有余辜,余当时可斩尔等宵小,就不怕尔等前来报复!今日包拯下阴司地府,亦可再斩尔等一次!叫尔等魂飞魄散!哇,呀呀呀呀!”

    这段戏词是用大喝一般的唱腔念出来的,声震四方,好像有一种能够直透人心的力量一般。原先被吓得差点尿裤子惊呼的宋三子没来由的从内心深处冒上来一团火焰,烧却了他所有的恐惧。

    他再也不是俯首低眉的态度了,反而是眼睁得大大地瞪了那个丑角一眼,就像是有万千委屈要爆发一样说道:“班主说了让你不要给大家添麻烦,你他妈的就别老在这鬼鬼祟祟的跟中邪似的吓唬人。老子以前在戏班子里可没少受你的欺负,你他妈不就仗着自己跟班主的时间长吗?一天到晚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的,你牛逼什么?你再逼老子,老子现在就干死你你信不?都莫挨老子,滚一边边去!”

    无视了身边两个想要劝阻自己的同伴,宋三子喊出了最后一句话来,顿时觉得自己的心情轻松了不少,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痛快。

    看那个丑角还站在原地没有动,宋三子竟然走过去一把将他推到了一边,嘴里骂道:“没事干就别他妈把路占着,你他妈身体是有多宽啊!”

    宋三子走到自己的位置边上大马金刀的就坐了下来,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的。嘴里还骂骂咧咧地说道:“干完了今晚这趟,老子就有钱了,反正这几年也攒了不少了,够本了,大不了明天老子就不干了,账结清了就回老家盖房子种地去,也省的受这股子鸟气!呸,什么玩意儿!”

    后台的众人都给宋三子这一反应给吓了一跳,谁也没有想到以往在戏班里面一直被大家呼来喝去的宋三子今天竟然这么霸气,连平时戏班最横的周哥都给他骂了一顿,甚至到现在连句话都没回,这可真是不得了了。那个花旦仿佛是受到了很大震撼一般地说道:“没想到三子发起火来这么横!真爷们儿!”

    另外两个摇旗子的微微愣了愣神,先是朝着周哥点了点头,然后就小跑到了宋三子边上,好像是见到了什么偶像一样,非常敬佩的竖起了大拇指,一个劲儿的说着敬佩敬佩,佩服佩服的话。

    至于那个周哥,被宋三子骂完后原本刚刚抬起来的头再一次低了下去,也没有打算去找回场子,就这么一晃一晃的迈着步子朝着戏台子外面走去,最后竟然是在看台那里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

    这儿就有些古怪了,因为此时从外人眼里看过去,空荡荡的看台那里现在就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在那儿,配上今晚这个怪异的气氛,让人觉得特别的别扭。

    戏台上此时正好演到了包拯对着阎王义正言辞的说要拿铡刀再把当初被他问罪的奸人再斩一次,吓得那些宵小之徒连连的后退。

    似乎是演的过于逼真了,甚至连坐在台下看戏的那个周哥也是不由得脸色一变,露出惊恐的表情。在他看来,戏台子上头扮演包拯的包大龙此时不仅仅是穿上了戏服,唱着戏腔,而是真正的犹如包青天在世一样,全身上下从头到脚都透露着威严。

    他咧着嘴,慢慢的竟然流出了眼泪,一脸的哭丧相,好像情绪非常的难受,手指不停地抓挠屁股下面的板凳。指甲在板凳上面留下了一道又一道的划痕,甚至连指甲盖翻了过来他都没有注意到。不仅仅是这样,最后他全身上下竟然还都不停地颤抖了起来,仿佛陷入了癫狂一般。

    站在锣鼓班子那里的陈琅饶有兴趣的看着台下那个丑角周哥,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到底是有一只漏了网,没想到竟然是钻到那人的身子里面去了。不过问题不算太大,三十九只野鬼,再加上这个上了身的,应该算是到齐了。”

    戏抬子下面的看台原本一共摆了六十多个位置,可是这场戏开罗之前,陈琅在这附近前前后后转悠了一圈之后和刘云简单交代了几句,让他找人把多余的椅子都撤走了,只留下四十个位置在这里。

    这是预备着留给那些被人找来磨人阳火的野鬼的,可是一场戏都过了一半了,只来了三十九个,陈琅还以为他这因果没有揽全乎漏了一个呢,没想到那只鬼竟然已经早早地上了一个人的身。联想到之前在戏台后头的时候那个戏班班主冷不丁的在这人后脑抽了一巴掌的情形,陈琅也算是想明白了其中的原因。

    “算是他倒霉吧,多半是那只鬼早早地到了,正寻人下手呢,碰上这个倒霉的家伙被戏班班主一巴掌打了后脑,头上那把阳火弱了几分,让他给有机可乘了。算了算了,虽说是早了点,但是也没办法了,提前上主戏吧!”陈琅无奈的摇了两下头,又对着身边的锣鼓班子交代道,“一会儿你们跟着我吹的节奏来,不管台上发生了什么都不能乱了!等我的信号!”

    说完又看了一眼等在边上的刘云,给他使了一个眼色,刘云立刻就走到后台对着戏班子剩余的人交代了后续的事宜。扮演阎王爷的那位在扮演包拯的包大龙唱完了后面的几句唱词后就带着手下的人下了台,剩下的剧情就该是包拯一个人在台上唱一段独角戏,再然后三个摇旗子的上台走个过场,包青天就该回到阳间了。

    可是当阎王小鬼押着几个奸人从入相那里下了台之后,包大龙提腔唱完了本场最后一段念白,却还是迟迟不见走过场的人上来,这是怎么回事?包大龙一时间也是感到非常的意外和疑惑,那些人不上来他怎么下台呢?

    虽然只留他一个人在戏台子上面怪尴尬的,可是二三十年唱戏的经验告诉他,就算台下没有人看他唱戏,就算后面的人忘记了出场,他也得顶住了。要是慌了神,乱了节奏,这一辈子攒下的名声就算是毁了。

    出于救场的心理,他一个人在台上走了几圈官步,一板一眼的,时不时还咿咿呀呀几声,想要提醒后面的人赶紧上来。可是一趟走完还是没见到有人上来过场,便借着走官步的空档偏头看向了出将这里锣鼓班的陈琅,那眼神似乎是在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陈琅见到他的眼神示意,却也没有作出回应,看了看时间,小声地说道:“差不多了,开始吧!”

    说完拿起了一支唢呐放在嘴边,鼓着腮帮子吹出了一段高亢的长音。

    由于唢呐的声音穿透性极强,顿时就把屋里屋外,戏台看台还有后台的所有人都给惊得不轻。

    这么高的曲调在配乐的时候几乎没有人听过,不过那些经验老道的锣鼓班子还是凭借自己的乐感跟着陈琅的节奏打起了鼓点拍子,咚咚咚咚,哐才哐才,嘁嘚嘁嘚------

    包大龙可从来没有听说过原本的戏里面还有这一段,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该怎么回应了,不知道到底是该继续站在台上摆造型呢,还是该借着这个鼓点提前结束这段戏。

    正当他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间就自己感觉眼前突然一花,等回神再一细看,可差点把他给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原本下面的看台不是只坐了一个人的吗?怎么突然间就坐满了?什么时候来的这么多人?

    他就觉得脑子嗡的一下子,然后就什么都记不清了,就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是被什么外来的东西占据了一样,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陈琅不断地吹奏唢呐变换着音调,慢慢地从原来的高亢转换成了平稳大气,让人隐隐的能够听出一阵威严之感。

    看着包大龙摇摇晃晃的样子,他一边吹着唢呐一边心中盘算着:“差不多了吧?”

    而戏班的班主看着外面这个情形隐约的觉得有些不对劲,尤其是当他看见了自己手下的那个丑角竟然一个人坐在看台下面的时候更是气得跳脚,骂道:“这个瓜娃子,怎么一个人跑到哪里去了?看我不锤死他!”

    说着就打算撸袖子过去抓人,这还没走过去几步呢,就让刘云一把给拽了回来,正要说些什么就看见刘云从口袋拿了一把钞票摔在了他身边的桌子上,然后恶狠狠地说道:“这钱给你,你们戏班子的每个人都有份,算是我们老板额外加的,从现在开始不管发生了什么事,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准出去一步!”

    这话才刚说完,大知宾就带着殡仪人员还有王萧和乔淼把他们给看在了这里。

    那戏班班主心中虽是感到万分疑惑,但是见到了一把钞票也是眼睛直冒金光,连忙说道:“好说好说,有钱什么都好说!”

    此时的陈琅吹完了最后一个音节后放下了手中的唢呐,鼓足了气朝着台上的包大龙大喊了一声:“有请包龙图夜审这些游魂野鬼!”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