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铡刀杀鬼,以儆效尤-终有道-
终有道

第22章 铡刀杀鬼,以儆效尤

    听到了陈琅的大喊声后,台上的包大龙原本因为迷迷糊糊而微微眯起来的眼睛突然间猛地睁了开来,好生的威严肃穆,给人一种刚正不阿,铁面无私的感觉。

    张家的人虽然只是站在灵堂里面远远地看着,都隐隐觉得台上的包大龙此时就真的像是那个为民请命,不与世俗同流合污的包青天一样,更不用说是看台边上的人了。

    见到眼前这番场景,张羽不由自主的说道:“难道真的是包青天在世?”

    戏台子上面的“包大龙”慢慢转头看向了台下的一众游魂野鬼,一双眼睛微微的眯了起来,随时半睁半闭之间,却是睛如雷电。看得包括那个周哥在内的一众野鬼都是胆战心惊,面露惧色,然后突然厉声呵斥道:“尔等游魂野鬼为何不早早去了轮回,反倒是举重在此,扰阳间秩序,乱活人生存!当真是不知道世上还有人鬼殊途,天道轮回这么一说吗?”

    如果说一开始大家还不能完全确定的话,那么这一开口,那和包大龙完全不一样的声音就更让众人觉得确实是天神下凡无疑了。

    本身包大龙的声音就已经是中气十足,洪亮之中带着一丝威严了,可是此时的这个“包大龙”,那简直是声如洪雷,尽是威严与神圣。见一众野鬼惊惧之色,更是乘势而上,连着向前快走了三步,吓得那些野鬼纷纷不自觉的缩到了一边。

    “包大龙”看着缩在一起的野鬼们,突然间伸出手指指向了那个丑角周哥,大喝道:“孽畜好胆,在本府面前竟然还敢附身在活人身上,汝可知这等行为不仅损人阳寿也害你阴寿,此等有违天道之事,你究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还是有人背后指使?还不速速招来,莫不是要本府动用狗头铡你才肯实话实说?”

    话说到这里,只见包大龙突然间一抖身上的衣服,走到后方,流云大袖一挥,空气中竟然慢慢凝结出了一个狗头铡的虚影。明明没有人去使用,那锋利的铡刀竟然慢慢的打开,同时向外散发出的阵阵萧杀之气。

    仅仅这番变化便是让那些游魂野鬼们肝胆俱裂一般,不停地哀嚎起来。周围好多人都能够隐约的听到一声声的鬼哭狼嚎,顿时都是脸色刷白,眼前竟然慢慢的浮现出一群被吓得跪在地上拜服的游魂野鬼,那情形吓得几个胆子小的差点当场昏死过去。

    那个附身在周哥身上的游魂野鬼似乎是抵抗不住那样的威慑,一声惨叫后连忙离开了周哥的躯体,然后急急忙忙的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认错,哭喊道:“包大人饶命啊,包大人饶命啊!小的知道错了,小的知道错了!”

    而没了游魂野鬼附身的周哥突然间就好像是一滩烂泥一样昏倒在了地上,整个身体还不住地轻微抽搐着,嘴角不断的吐着白沫,估计是被阴气给冲了体,身体一时间没能够做出正确的防卫措施导致的。

    陈琅制止了想要过去帮忙救人的人,说道:“暂时不要过去,他只是阴气入体,还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但是少不得要病上几天了,你们之后好好照料就是!不过现在那里有四十多只鬼,你们要是什么都不管就这么直接过去的话,估计下场也不会比他好多少,还是安静地等事情处理完了再说吧!”

    看着一众的游魂野鬼跪在地上不停地磕头,包大龙突地发出一声惊叹:“尔等究竟是为何会有这么大的怨气?有何冤屈,尽管告诉本府,包某自然会替你们查明真相,还尔等一个公道!”

    话才刚说到这里,好像是后劲有些不足,刚刚那话说的时候尾音隐隐有些发颤,包大龙的身形突然间一个踉跄,差一点就要摔倒在地上。

    见事情发展不顺,陈琅立刻就拿起了唢呐,吹出了一阵紧而快的音节,然后音调由低转高,最后又是一下连续多次的起起伏伏,这才让台上的包大龙身形再一次稳了下来。放下唢呐后陈琅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想不到这个包师傅还有这么强的自我意识?差一点让他把包青天的神识从身体里面挤了出去,好险后面补了一下,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稳住了身形的包大龙迈着官步走到了戏台子边上,指着那个之前附身在周哥身上的游魂野鬼问道:“尔等咿咿呀呀的太过聒噪,实在是吵得本府头疼欲裂,就由你来说!好好的说说到底有何冤情,如果有一句隐瞒被本府识破,定叫汝知道什么叫做铁面无私,执法无情!”

    那个鬼魂被包大人这么近距离的喝问了一声,也是忍不住全身哆嗦了一下,委屈的说道:“我等都是这数十年来因为意外横死的游魂野鬼,因为阳寿未尽地下不收,只能在阳间四处游荡,原本也是准备去向枉死城等到阳寿尽了再入阴司去轮回,可是不料突然一天就被一个不知名的大布袋子收拢到了一起,然后就发现一个独眼的男人手中拿着我们的尸骸,还对我们施展了一些诡异的术法。

    我们都是一些没什么本事的野鬼而已,那里有能力去反抗,更何况他手中还有我们的尸骸,稍有不从便是一顿拷打。原本都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了,按理说不该害怕这些,可是他竟然能够通过我们的尸骸将这番拷打直接作用在我们的魂魄之上,有几个不愿为虎作伥的都已经魂飞魄散了。

    我们剩下的也都害怕落个永不超生的下场,就只能委曲求全听命于他,帮他害人,帮他敛财!这些年来也确实做了一些伤天害理违背良心的事情,可是我们也是没办法啊,谁让我们的生死都掌握在他的手里啊!还请大老爷明察!”

    包大人面色一沉,两眼在这野鬼身上仔细地看了一遍,然后愤恨的呵斥道:“此等狗贼当真是做尽了伤天害理之事,拘禁游魂在阳间谋取私利,此乃扰乱阴阳之大罪,为何阴司没有人去管?难道又是一群尸位素餐的奸佞之徒?真是气煞本府!那尔等之中若有孤魂阳寿尽时他可有放尔等去轮回?”

    那个野鬼连忙摇摇头哭丧着脸说道:“如果只是拘禁我们到阳寿尽时便也罢了,可是我们根本就做不得自己的主啊。按理说,小的三年前就该阳寿到头去阴司轮回了,可是到现在依旧是在他手下替他做事,您便也知道那人是个言而无信的了。现如今,只怕是早已经耽误了转世轮回的时辰了,将来只能做一只在阳间为非作歹的孤魂野鬼了!”

    这鬼是越说越伤心,说到最后竟然是忍不住扑倒在地上哀嚎起来,引得后面的一群鬼也是再一次跟着大哭起来。

    陈琅实在是受不了它们这么哭下去,连忙再一次吹奏起了唢呐,用高亢嘹亮之音震慑住了这些哭嚎的野鬼们。

    此时的包大人转身走到了座椅上,似乎是有万分愤怒一般,猛的一拍桌子,面带威严的说道:“尔等游魂野鬼当真是鬼话连篇,本府之前早就说过,休得有一字一句欺瞒,尔等竟然还屡教不改!当真以为本府不敢动手铡了你们吗?还不速速从实招来!”

    陈琅忍不住心中暗骂了一声,道:“这群野鬼真是太不识抬举了,莫不成还以为这是弄虚作假?我准备了大半天的功夫就是为了引包青天的一缕神识下界,他们竟然还想要糊弄过去,当真是自作聪明。要是包拯这么好糊弄的话,他又怎么当得起青天之名!”

    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了两个黄色的小纸人,轻轻展开后随意的一抖,口中默念道法然后朝前一抛,那两个纸人竟然凭空缓缓燃烧起来。纸人被烧完后却并没有消失,而是化做了两个皂衣大汉龙精虎猛地走上了戏台,一左一右站在包大人身边。

    包青天怒喝一声:“王朝马汉,将那鬼话连篇欺瞒本府的野鬼拿上来,用狗头铡铡了,本府今天就要来个杀鸡儆猴,再做审讯!”

    两个大汉立刻领命称是,下去不由分说便将那野鬼提了上来,不顾他的挣扎将他拖到了狗头铡边上,拉开了铡刀将他拦腰斩成了两截,那野鬼只是发出了一声嚎叫,便化作了一团青烟,慢慢的消散在空气之中。

    包大人眼睛扫视了一下,说道:“本府事先已经说了会替尔等做主伸冤,为何还要有所欺瞒,尔等虽然是受人要挟指使,但是看来也并非都是迫于无奈啊!刚才那厮回话时目光躲躲闪闪,本府今时今日早就能看出其真正意图,自然不会轻饶。有道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今日尔等作恶的罪责本府暂且记下,等处理完幕后真凶自会思量如何处置尔等,可是如果尔等隐瞒不报,则罪加一等,还不给本府说清楚!”

    此话一出,原先哀嚎不断的群鬼立刻变得鸦雀无声,似乎是真的怕了眼前这个八府巡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