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眉头初现,群鬼消亡-终有道-
终有道

第23章 眉头初现,群鬼消亡

    在那个鬼魂烟消云散之后,包大人伸手指了指面前的另一个野鬼,面色微沉,再一次询问道:“这次你来说,切勿有所欺瞒,不然刚刚那厮便是你的下场!”

    台上的包大人正唱着自己的戏份,而台下的陈琅也没有歇着吹着唢呐带着锣鼓班一起为包大人这场戏伴奏。

    在刘云他们一众人看来,陈琅那就是在背后指点江山啊,多么的威风。

    可是这其中的辛苦谁又能知晓,陈琅看似轻松无比,实则心中也承受着巨大的压力。

    一来施展道法接引包青天的一缕神识下界附身在包大龙身上,对于自己的精神来说是一个不小的消耗;二来他可不是真的打算让这位包青天替这剩下的三十多个游魂野鬼做主的。真的要是帮他们做主申冤,这么大的因果他也不想随意沾染,搞不好小命都得交代。

    想到了这里,陈琅又一次从怀中拿出了两个小纸人,默念口诀,像之前一样祭了出去。两个纸人如之前一般凭空自燃,灰烬还没落地就再次化作了两个皂衣大汉,走上台分别站到了那所谓的王朝马汉身边。

    陈琅端起唢呐,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儿,然后吹出了一阵长音,心道:“这群野鬼虽然被震住了,但是仅仅两个皂衣鬼差或许还无法让这些家伙老老实实地认命,既然是威慑不够的话那就再加一把柴火。反正都已经有了王朝马汉了,再加上张龙赵虎应该就能让他们乖乖听话了吧。只可惜一心多用至此已经太过耗神了,不然要是加上南侠展昭,这些游魂野鬼怕是连自己生前做了什么亏心事都能老老实实的交代了。”

    想到这里,干脆陈琅又加了把劲儿,精神高度集中起来,连吹了十几个高亢的音节,弄得台下的一众游魂野鬼差点是三魂不见了七魄,这可全凭陈琅运足了一口正气坚持着,此消彼长之下包大人和手下的侍卫得力干将更是显得龙精虎猛。

    借着四位鬼卒的威慑,包大人又提高了嗓门喊道:“尔等冤魂这般拖拖拉拉,似是别有所图,莫不是想拖延时间待到本府重归于天地,然后再想法子脱身,是也不是?当真是气煞我也,王朝马汉,张龙赵虎,给本府将这些孤魂野鬼收押起来,本府今夜要一个一个的亲自审问,本府多年不曾断案,这些人怕不是已经忘记了自己还头顶青天了!”

    最后一句话包大人又是凭着一腔正气喝出来的,将那些孤魂野鬼震得齐齐的跪倒在地上,只能够任由那四个皂衣大汉随意捉拿,连一丁点反抗的余力都没有。

    不过虽然只从表面上来看,这些野鬼都是一群乌合之众,但是这些矮子之中选将军,到底也还是有那么一两个能够勉强经受住这大范围波及下来的天地正气的。

    因为知道外面会有群鬼夜游,所以张家特意交代人清了场子,而清场之后的空隙就会比较多。此时的看台后方正好就有两只打着主意的野鬼想要借着这个时机趁着四个鬼差收拢前面的野鬼之时悄悄溜走。

    可是他们的这个念头才刚刚冒出来,陈琅便已经有所察觉了。

    早在这场戏开始之前,陈琅就特意交代了刘云让他找香灰围着看台戏台来回撒上三圈,防的就是他们浑水摸鱼,所以这些鬼魂仅仅是刚刚离开原有位置不过两三米的距离,陈琅就立刻吹奏唢呐让鬼卒拦住了他们。

    这两个投机取巧的野鬼这才刚离开没多远,就看到眼前突然出现了四个身穿皂衣的彪形大汉,顿时身上的阴气就被那旺盛的天地正气吹散了七八分。

    然后这四个皂衣大汉每两人提留了着一个野鬼,像是抓小鸡一样,就这么把它们提到了台上,同时还不忘回头用那狰狞凶狠的脸去吓唬一下其他的游魂野鬼。

    两只野鬼被一脚踹倒在包大人身前,连忙不断的磕头拱手讨饶,可是包大人却是视而不见,非常愤怒的一甩衣袖,喝道:“我观尔等罪孽深重,本想给个机会让尔等想办法减轻一些怨气,化解一下你们身上的孽债,可是你二人却不知悔改,还妄想着逃脱律法的制裁,当真是欺本府的铡刀不快否?原先那厮的下场你二人没有看到吗?王朝马汉,张龙赵虎,领本府之命将此二人腰斩于狗头铡之下,以儆效尤!”

    四个大汉用非常大的声音应了下来,然后也不管这两只野鬼如何的挣扎求饶,干净利落的用狗头铡欻欻两下,将他们铡成了两截,然后看着他们的魂魄一点一点的消散在这天地之中。

    这一举动就好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一样,瞬间将台下所有的孤魂野鬼尽数吓破了胆,对方虽然只有五个,但是天威难犯,打他们肯定是打不赢的。刚刚可是有不少的野鬼想要逃跑却没敢跑的,现在再看这个下场似乎也不是自己能够接受得了的,便彻底断了这份心思。

    一帮孤魂野鬼纷纷跪倒,七嘴八舌地就要如实招供,一时间弄的场面是喧闹不已,在周围的这些活人听来,就好像是一群乌鸦在不停地叽叽哇哇一样,让人难以忍受。当时就有不少人下意识地用双手捂着自己的两只耳朵,想要抵抗这奇怪的鬼叫声,可是却见效甚微。

    陈琅也是隐隐有些经受不住,而且群鬼似乎是不约而同的一起乱喊乱叫,惹得他很难集中精神,从而导致台上的包青天神魂不稳。

    他暗道一声糟糕,心道:“这背后的家伙果然是有些本事,多半是从这些野鬼的身上得之我在请神,表面上是让一众野鬼伏法,实际上是借此扰乱我,让我不能继续维持法术,当真是打得一手好算盘啊!”

    因为受到的影响着实不小,陈琅握着唢呐的手都在微微的颤抖。但是这也似乎提醒了陈琅一件事情,自己也是有对抗这些噪声的法子啊,既然你们想要比一比谁的声音大,那就来试试吧。

    心中默念一声天地有正气,借着天地正气猛地吹响了唢呐,一瞬间,音浪冲天。他也不管什么音准不音准的了,纯粹是一口气吹出去把声音开大了最大,完完全全的以势压人。

    霎时间,群鬼乱叫的声音被这冲天震耳的唢呐之声盖过,如同金石断裂一般,瞬间反转了局面。

    此时台上还慢慢浮现了一张案几的虚影,包大人身后也出现了一张太师椅,他移步过去,一抖身上的戏服,正襟危坐,手上拿起案子上面的惊堂木猛的一拍,喝道:“休得喧哗,再有不听令者,立斩不赦!”

    正所谓文曰惊堂,武称虎威,惊堂木在手,这才像是正宗的包青天啊,那气势,又何止是上升了一个档次。

    那些孤魂野鬼似是再也无法承受这无形的威压,齐齐的安静了下来,当中有几只鬼还是欲言又止的样子,似乎是在斟酌一会儿究竟要不要实话实说将背后之人的真正身份供出来一样。

    可是这个念头似乎也是只是一闪而过,那几只刚刚有些松动的孤魂野鬼便不知道是被什么无形的力量撕扯了一般,瞬间就形神俱灭消散在空气之中,能在最后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

    陈琅心中一动,自言自语地说道:“果然是能够借助这些游魂野鬼来掌握我们这里的一举一动吗?知道这些鬼魂撑不下去了便想要杀鬼灭口?想得美!”说完用手指在掌心画了一个符咒,口中默默念着法决,促使台上的包青天发现这背后的玄机。

    得知此事内情的包大人顿时大惊失色,忙喊道:“大胆,竟然敢在本府面前下此狠手,来人啊,速速将这些孤魂野鬼收拢起来,切断他们与幕后之人的联系,切不可再让那人得逞!”

    四个大汉立刻就受命下去捉拿这些惊惶不已的孤魂野鬼。

    也不知道是不是打算尽数将这些野鬼杀绝,台下的野鬼们一个接着一个的魂飞魄散,四个纸人大汉竟是完全来不及阻止,这边才刚刚抓住一个,还没等抹去它身上和背后操控之人的联系,那野鬼就已经消散于无影无形了,当真是难办得很。

    眼看着台下最后仅剩的一只野鬼也慢慢的形神俱灭于当场,陈琅却突然让四个皂衣大汉还有那个包大人全都停了下来,也不知究竟是何打算。

    或许是因为此时精神消耗过多,陈琅的额头已经满是大汗,他有些疲乏的说道:“虽然方法偏激一些,但是目的已经达到了,也用不着再继续下去了,在下就在此恭送包龙图,剩下的事情就交于我处理吧。大人放心,我定不会让那幕后之人逍遥法外!”

    说完,猛地将手中唢呐在桌上一敲,台上的四个皂衣大汉便开始慢慢消散,那包大龙也好像被抽干了力气一样瘫软的倒在了台上。

    陈琅朝刘云点点头,他便立刻让人上去吧包大龙抬了下来。

    看了一眼已经昏迷过去的包大龙,陈琅心中松了一口气,说道:“真把他给累坏了,让人先送他去休息一下吧,接下来的事情,就让我一个人做到底吧!”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