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出殡前夕,尸体异变-终有道-
终有道

第26章 出殡前夕,尸体异变

    “因为一只眼睛的马王爷名声在外啊,算上泸州市里和咱们县下的几个镇子,再加上附近的渝州,在操纵鬼怪上,业内人都知道,独眼的马王爷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人物。虽然他近几年行为有所收敛了,一年前还被我师兄教训了一次,但是毕竟早些年的时候也是凶名远扬的,如果这附近有人想要请人操纵鬼怪来对付别人的话,找他绝对是一个正确的办法。”

    陈琅这么一说,张家的人也确实清楚了不少,这倒是和他们做生意的差不多,如果要在一个行业内找人做一件事情,只要手里面资金条件跟得上的,当然会先去找那圈子里面名声在外的高手。因为人家既然能把这招牌打响,绝对不会是泛泛之辈,至少不用如同大海捞针一样的四处去寻找了。

    张援朝脸上有些微微发红,应该是之前确实气的不轻,这会儿既然已经知道了要从什么地方下手调查自己的父亲的死因,那便也慢慢地沉下了心。连忙让人喊来了刘云,对着这个自己最最信任的助手一件一件的交代着之后的事情,行事果断,丝毫不拖拉,从明天出殡下葬到安排之后的酒店的宴席,从如何报答陈琅再到资助贫困学生的事情,甚至连报答包大龙还有帮他他外甥小赵在手下安排个合适的差事的事情都安排的妥妥当当。

    到最后,张援朝还特别郑重的说道:“还有些事情,你必须找一些能够信得过的人去做,最好是你亲自把控才好。我这里有几个人,你安排手下的兄弟帮我去盯一下,多找些人,几波人轮班倒,二十四小时的盯着,我要知道他们的一举一动,如果可以,最好是能连他们中午吃了很么,晚上和谁一起睡得觉都给我查清楚了!一旦发现他们和什么奇怪的人来往,立刻报告给我!”

    听了张援朝的话,刘云不仅是有些不太明白,而且还显得非常的震惊,因为刚刚张援朝告诉他的几个人名几乎都是附近有名的大人物,不是哪个集团的老板,就是某个企业的龙头人物,甚至还有一些是黑白两道上的人物。

    不过他确实非常的忠心,哪怕是自己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要这么做,他还是连忙点头应了下来,心里面在盘算着应该去找哪些人来着手这些事情。可是想了又想,他还是有些不明白自己的这个老板最后一句话的意思,便问道:“老板,您说的奇怪的人是指?”

    张援朝突然间露出了一丝冷笑,说道:“就是能够搞出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的家伙,以前咱们是没有接触过这方面的事情,所以才疏忽了防备,眼下咱们也因此吃了大亏。人家都说了要吃一堑长一智,这两天的事情你也看到了,要是咱们再不留些心眼,以后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了!”

    刘云眼睛转了转,再一次郑重的点了点头,道:“知道了,老板你放心,我现在就去安排,明天一早就把人手散出去,从明天开始,每天按时给您反馈他们这些人的一举一动!”

    说着立刻就跑了出去,张援朝满意地点点头看着流云的背影,越发的觉得自己当年从那个小饭馆把这小子带回到自己手下是一个多么正确的决定。然后他转过头来的时候就发现陈琅正一脸奇怪的看着自己,似乎是感到非常的意外,便不好意思的问道:“陈道长,你是不是觉得我刚刚那交代事情的时候看起来不像是个正经生意人啊?”

    陈琅笑了笑,说道:“确实不太像,与其说你是个生意人,我倒是觉得你更像是特务机构的头子。或许这么说有些失礼了,不过刚才确实挺像的!”

    这话说出口,不少人都忍不住笑了出来,甚至就连张羽也是忍俊不禁地说道:“确实是啊,我爸刚刚的模样就像是明朝的那个锦衣卫头子一样!哈哈哈!”

    张援朝也是难得的在这两天露出了笑意,忍不住笑骂道:“好小子啊,连你小子也敢说我是特务啊,我可是你老子啊!我要是特务头子了,那你不就是个小特务了?哈哈!”

    张进社也是跟着说道:“大哥,小羽的性子可是随了你啊,那都是直来直去的,你们俩估计都是不干特务的料啊,倒像是当兵的料,你年轻的时候不也当过几年兵吗?我猜啊,这小子多半会学你啊,而且,我倒是觉得,他很适合走这条路。

    不是都说商场如战场吗?这里面的水深得很,我也不太希望咱们的儿女也向我们兄弟俩一样每天和别人算计来算计去的。如果他们有兴趣,那咱们就细心的教他,要是孩子们不愿意,那就让他们做自己想做的事。这小子年纪也不小了,你也该问问他的打算了。”

    本来还是打算再聊一些话题活跃一下这两天变得越发凝重的氛围的,可是说着说着张家就扯到了自家孩子未来的出路上去了,陈琅听了两句便不再去关注了,毕竟也是人家的家事,自己一个外人也犯不着管这么多。

    而且,虽说事情已经大致上处理干净了,他也感觉不到那些因果的残余了,但是这距离天亮还有一段时间呢,明天一大早就要出殡了,他可不希望再出现什么乱子,便找了一处较为安静的地方坐下来一边冥想恢复自己稍微透支了的精神,一边提防着是不是还有什么不开眼的孤魂野鬼跑来凑热闹。

    听着灵堂里面张家一大家子的欢声笑语,陈琅也是挺想念自己的父母的,自己从小就被师父带到观里,虽说每年都会允许让父母来看上自己急刺,但是毕竟相处的时间太短了。自己以前小的时候还不懂这到底是为什么,就常常问师父,师父只是说自己从小的时候身体就不好,命格有些奇怪,如果不是靠着三清庇佑,自己这么些年估计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哪怕是在道观里面长大的,他小时候也没少遇见那些“脏东西”,甚至有几回差点就把小命给搭上了。

    而自己也没有敢把这些事情告诉自己的父母,因为他害怕,他害怕看见自己的父母每次探望自己后离开的那种表情。从小就没有在父母身前尽孝,他心里面多少会觉得对父母有所亏欠。陈琅轻轻叹了一声:“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罢了罢了,我又着相了,看来还是修行不够啊!”说完,他微微闭上了眼睛。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太累了,陈琅只是觉得自己才不过是刚刚闭了一会儿眼睛,却不曾想再一次睁开的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了。

    刚准备站起身,就看到张羽突然间站在了自己的面前,两人靠得有些近,差点没撞到对方的鼻子。

    陈琅不由得连忙退后了两步才稳住了自己的身子,说道:“兄弟,你可千万别这么咋咋呼呼的啊,刚才差点没来个亲密接触啊!就算你不在乎我会不会磕着,你倒是可怜一下你自己的脸啊,我头上可是戴着发簪呢,这要是扎你眼睛里面可不是好玩的啊!”

    张羽也是有些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我一会儿要跟着我爸他们去替我爷爷出殡,所以来和你说一声!看看你是不是还有别的要交代的。”

    陈琅当时那叫一个莫名其妙啊,心道你去出殡就去出殡呗,关我什么事?难不成还要和自己汇报不成?我说不让去你就不去了?咱们有什么关系吗?

    不过陈琅突然间就变了脸色,然后猛地拉住了张羽,说道:“让你被父亲他们千万要等一下,不能出门,这个时候出殡要出事!”

    张羽本来试试来找陈琅通知一声的,可是突然间听了陈琅这么一说,也是被吓得不轻,也不知道究竟是哪里出了岔子,急忙就想要询问,可是陈琅却也来不及和他解释许多,急忙就跑了出去,不知缘由的张羽也只能跟着跑了出去阻拦大知宾和自己的父亲出殡。

    陈琅也顾不得自己身上的道服,跑得很是匆忙,以至于衣衫都有些凌乱,一下挡在了正准备走出院子的出殡队伍面前,喊道:“先别走,时辰不对,事情也有变化,这个时候去出殡张老爷子的尸体恐怕是要尸变!”

    “尸变?”

    听到了这两个字,所有人都是一愣,不是说事情已经全都解决了吗?怎么老爷子还会尸变?

    一个殡仪馆的的员工疑惑的问道:“尸变,不会吧?不过就算是真的尸变了不用担心啊,咱们国家现在都提倡火葬,我们这也是要将老爷子送到火葬场去了,到时候就算尸变了,用火一烧,不也啥都没有了吗?”

    他这话才刚说完,张进社就抡着手里面的孝子棒一下子打在了他的身上,同时喝骂道:“你他妈的说什么?老子捶死你!”

    陈琅此时也顾不上许多,已经出殡的话棺材又不能放下,只能叮嘱众人抬稳了之后才刚上前去查看张老爷子的遗体,这一看,他才算是知道事情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求推荐求收藏,求书评求建议!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