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暗棋现身,波折又起-终有道-
终有道

第27章 暗棋现身,波折又起

    因为当时的棺材还没有抬上灵车,所以只能靠着四个工作员抬着,陈琅双手一用力,一把将棺材打开了一道口子,朝里面看了一眼张老爷子的遗容,顿时让他觉得心中一惊。

    原本昨晚张老爷子的样子还是好好的,和一般的人死后没什么两样,但是现在这个时候脸上却是出现了一道道的皱纹,和上了年纪的老人纹不一样,就像是脱了水的黄瓜一样,皮都皱了起来。不仅仅是脸上,脖子上手上都是如此。

    陈琅自言自语地道:“果然,有人趁着大家不注意的时候对张老爷子的尸体动了手脚,这下糟糕了,就算对不上时辰,但只要老爷子出了这个院门,离开了家,立马就要起尸!”

    陈琅的声音很小,但是离得近的人依旧是能够清的一清二楚。尽管张援朝比自己弟弟要稳重了不少,但是遇到这种情况,那也是怒气止不住的往脑子上涌。

    他大吼道:“他妈的,昨天晚上谁动我爹的遗体了,快他娘的给老子站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没了人性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连死人都不放过!”

    一帮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谁也没有主动站出来。大家伙也不是傻的,这个时候要是站出去而又说不清楚的话,那可就是黄泥巴摸裤裆,不是屎也是屎了。

    陈琅摇摇头,叹了一口气将棺材重新合上,说道:“来不及了,看来除了背后施展术法以外,他们还藏了一步。一定是事先安排了别人潜入进来,和那个操控鬼怪的一个在明一个在暗。这是打算玩双重保险啊,如果操纵鬼怪没有用失了手,他这一步,就能让我们在毫无防备之下吃上大亏!”

    “大知宾,这事情,你作为主要的管理者,知道是谁干的吧?”陈琅突然间转过来问大知宾,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的怀疑,感觉就像是已经确定了是大知宾搞的鬼一样。

    张羽立刻就警惕的看着大知宾,厉声问道:“竟然是你干的?”

    一时间,所有人都凝神戒备的看着大知宾,乔淼和王萧两人甚至手里面都不由自主的拿起了棍棒之类的家伙,好像是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的他们就要立刻乱棍将大知宾打死在这里一样。

    张援朝恶狠狠地瞪了一眼大知宾,骂道:“还真是日防夜防,家贼难防啊。你个良心被狗吃了的龟儿子,我们张家这次请你来可没亏待过你吧,你竟然害我们?咱们可是无仇无怨啊,你这么做,到底是何居心?”

    在这种情况下,不仅仅是张家的亲人和朋友,还有一个殡仪馆的工作员人也是警惕的将手里面原本扛着的白幡放在一边,转而从地上捡起了一根木棍,对着大知宾喊道:“原来你也不是好人啊,张家都这样了你还想害人吗?”

    面对这么多人的怀疑,大知宾依旧是脸色如常,没有什么特别的变化,只是缓缓地朝着陈琅点了点头,似乎是已经有了决定。

    而这时候的陈琅也是突然间动了起来,暴喝一声就蹿了出去。

    说时迟那时快,别看陈琅之前一直表现的斯斯文文弱不禁风的样子,真要动起手来可也不差。只见他一个箭步朝着左前方冲了上去,先是右脚一个猛地蹬地,然后顺势双拳崩出,一切都像是电光火石一样,嗙的一下把一个殡仪馆的工作人员给打得整个人横飞了出去。

    瞧他刚才那个架势,用的赫然是形意拳里面的崩劲儿,进步崩拳。这一下子,力道可也不小,真要是打实了,对方绝对没有好果子吃,吐血估计是免不了了。

    霎时间,在场的人全都愣住了,谁也没有想到陈琅会突然间发难,还是对一个殡仪馆的工作人员动手,这是谁也不曾想明白的。刚刚怀疑的不是大知宾吗?怎么换人了?难道不该是朝着那个被大家怀疑的大知宾出手吗?这也不像是打错了人啊,就算是失手,那这也错得太过离谱了吧?

    猛地来这么一下子,可把大家伙儿都给搞蒙了,就连张援朝他们也是愣了半晌才反应过来。

    那人被陈琅打得有些重,崩拳是从后腰打中他的,估计是内脏都受了冲击,他抻了两下胳膊竟然也没能够从地上爬起来,抬起头嘴中哇的一下吐出了一口血,一脸无辜的看着陈琅,虚弱无力的说道:“陈道长,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打我?不是对付他的吗?”

    陈琅没有理会他,而是走到大知宾身边,点点头说道:“辛苦你了,要不是你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我还真不容易发现这个家伙藏得这么深!”

    听了陈琅的话,再看看躺在地上跟受了重伤一样的那个殡仪馆人员,大知宾的脸色这才缓和了许多,说道:“也幸好你的动作快,不然的话这犯众怒的活我可不敢再干了,你没看刚才他们都像是要把我给生吞活剥了一样吗?要是这小子不露馅的话,我这吧老骨头可是要受苦了。”

    这也难怪,照陈琅刚才那话里的意思,可不就是在说大知宾就是那个幕后之人留下的暗棋吗?不仅要害张家,还要让张家老爷子尸变,到时候这里的人估计都得受到牵连。

    陈琅笑着看向那个躺在地上的家伙,笑道:“看来安排你来的人也不太会用人啊,你的脑子转的也是够慢的,应该是想漏了一点吧。是大知宾提议让张家来我们正心观找人帮忙的,如果真的是他想要害张家,又何必多此一举呢。至于我是怎么发现的你,那就得怪你自己太过着急了。”

    陈琅指了指在场的众人说道:“在场的人里面,除去张家的亲友还有属下不谈,其余的都是一些殡仪馆的工作人员,还有就是大知宾带来帮手的,他们和张家可没什么情分上的关联,都是拿钱办事,所以在听了我刚才的话之后只是有些疑惑,最多就是想不明白大知宾为什么要这么做而愣在原地,并不会像是其他人一样拿着家伙防备着。”

    然后他指了指被打飞的那人,接着说道:“福生无量天尊,虽然古语有云人之初性本善,也有人说了要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可是我倒是不太相信在这种神神鬼鬼的事情里面还有人有这么好的心肠。明明事不关己,却主动站出来拿着棍子斥责别人,就不怕到最后惹祸上身?你倒是还真像个活**啊!

    人家拿着棍子怒不可遏地指着大知宾是为了自己的家人或者朋友讨公道,讨说法。再看看你呢,你图什么?做好人好事?也行啊,倒不是不可以。不过你要不要先解释解释你裤子口袋里面藏着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参加白事,应该用不着那些东西啊。”

    那个被打的吐血的殡仪馆工作人员一听陈琅的话苍白的脸色又是一变,下意识的就想要去摸自己的裤子口袋,可是身上的骨头被打的就像是快散了架一样,稍一用力都疼得直咧嘴。还没等他捂好自己的口袋,乔淼和王萧两人已经冲到了他跟前,一个人按着他,另一个人在他身上的口袋里面摸索了起来。

    王萧从这人右边裤子的口袋里面拿出了一个小纸包,疑惑地道:“奇怪啊,你这人裤子口袋里面不放钱不放钥匙,放这个小纸包是做什么的?一定有古怪!”

    将东西递到了陈琅手上,陈琅先是将纸包放在鼻子下面闻了闻,然后才开来看了一眼,一副果然如此的样子,说道:“石灰粉,用来起尸那确实是好东西啊,我说张老爷子怎么好端端的就突然间有了尸变的征兆呢,原来是因为这东西!”

    张羽一听也是气的不行,走过去狠狠得在那人的小腿上猛地跺了一脚。不得不说,这小子下手还挺黑,离的老远陈琅就听到了一声骨头断裂的声音。

    那人吃痛惨叫了一声,没一会儿就受不住疼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张援朝等人急忙询问陈琅现在该怎么办,陈琅只是摇了摇头,说道:“现在张家老爷子出不了门,一离开就会起尸,到时候见人就追,见人就咬,可就不太好办了。得先想法子把这事情处理了,不然也要是老爷子真的尸变了,那可就不好转世投胎了,这对你们子孙后代来讲,也不是什么好事!看来,这幕后的指使者,却是心够黑的!”

    张援朝几乎是咬着牙从牙缝中蹦出了几个字,朝着刘云喊道:“小刘,找兄弟把这人给我拖到后边去,不管用什么方法也得给我问出来到底是谁指示的!看来还真是人善被人欺了,张家以前估计是太规矩了,某些人不知道害怕啊!”

    这几天,张援朝的一举一动一切都看在陈琅的眼里,也算是见证了一个规规矩矩忠厚的商人变成了一个杀伐果断的大人物的全过程吧。不过这也怪不得人家,都是被逼的啊。陈琅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先想想法子怎么阻止张老爷子尸变,然后在想法子送他最后一程,让他早日投胎轮回,只要这魂魄能够早日安生了,肉身的时候就好处理了!”

    正准备做法提前开阴阳路和下面商量一下,免去头七这一趟,直接送张老爷子的魂下阴司轮回,就听见刘云气喘细细的跑过来说道:“不好了,刚才那小子死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