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给你看相,给你选择-终有道-
终有道

第28章 给你看相,给你选择

    “死了?怎么回事?”

    陈琅等人听到了这个消息也是感到大为震惊,这人刚才不是还好好的吗?除了被陈琅一个崩拳打飞了出去,然后又被张羽跺断了一条腿之外,应该没有什么别的伤痛了吧,怎么就突然死了呢?

    不过这个时候外面还有一个随时可能会尸变的尸体,真的是两头为难。

    想了几秒种后,陈琅一咬牙,便交代所有人一定要时刻注意张老爷子棺材的变化,一旦里面有什么情况立刻通知他,然后便跟着刘云去看了那个已经死掉的殡仪馆人员。

    听刘云说,他们刚把这个家伙拖到了后头,才刚刚把他弄醒,正准备开始询问到底是谁把他安排过来的,这个家伙突然间好像脸上抽筋一样,嘴一咧一咧的,然后两眼一翻,就昏了过去。刘云当时就以为这个混蛋是想借着装死不想吃苦头,便让手下的人上些手段,抽他个几嘴巴子把这个装死的家伙弄醒。

    一个五大三粗的汉子上去就打算一巴掌抽醒那人,连手都扬起来了,可是还没等落下就被刘云给拦住了。

    他总觉得这个家伙看上去好像不是在装死,便试着去检查了一下他的鼻息。手指放在那人鼻下试探了一会儿,发现竟然连一丝呼吸都没有了,可把他们给吓了一跳。

    几人感到非常的奇怪,便跟着又去试探了他的脉搏和心跳,同样也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两个手下一脸惊慌的看向了刘云,询问他该怎么办。

    刘云交代他们两个看好这个家伙的尸体,然后立刻跑去通知了陈琅。

    还没等到陈琅他们赶到后面,里头就又传来了两声惨叫,刘云脸色一变,慌忙说道:“糟糕,是负责看守那家伙的两个兄弟发出来的!”

    众人此时哪里还敢再有所犹豫,连忙快步跑了过去。

    只是这才刚刚到了那里,他们就见到了一幕非常惨烈的的场景。

    刘云安排两个手下在那里看着那个殡仪馆的人的尸体,本应该是生龙活虎的两个人现在却都已经没了呼吸,已经成了死人。

    两个人的脑袋都无力的耷拉在那里,很显然是被人从后面把脖子给拧断了导致的。

    刘云不敢相信地看着眼前的场景,哭丧着脸去检查自己的手下还有没有就抢救过来的可能性。但是当他的手放在了两人脖子处摸索了两下之后,他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颈骨已经彻底断了,就算是神仙再世也救不了了。

    张援朝实在是气的不行,从年轻的时候创业到现在,什么大风大浪他没见过,这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憋屈的事情。自己的老子才刚刚去世,还是守灵期间呢,就遇到了那么多的诡异事情,现在好不容易把事情解决的差不多了,又被人搞得快要尸变。这还不算完,现在手下又有两个兄弟无缘无故的被人给杀了,无论换作谁都要生气的。

    不过现在这个情况,估计就算是报警了,警察非但不会相信,反倒是要惹得一屁股的麻烦。

    他回头交代刘云道:“这两个兄弟是替我们家赔上的性命,好好安排一下他们的后事,以后他们的家人就由我出钱养活,绝对不能让他们吃一点苦头!”

    刘云的眼睛有些发红,心情自然也是非常的难过,可是看着自己的这两个兄弟,再看看那个殡仪馆的家伙的尸体,似乎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只是一时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等安排了人将两个兄弟的尸体抬到了别处后,刘云疑惑的说道:“这两个兄弟到底是怎么死的?这里是个死胡同,应该不会是有外人过来杀的他们啊,难不成还是有人在背后搞鬼,用邪术杀死了他们?”

    他这么一说,张援朝和张进社都是紧张的四处张望了几下,似乎是担心会有什么恶鬼突然间从哪个角落蹿出来攻击他们一样。反倒是张羽一直非常的冷静,和陈琅一样,他从来了这里之后就一句话也没有说,只是疑惑的盯着之前的那人的尸体,他有一种很莫名奇妙的感觉,好像是觉得这个家伙并不是这么简单的死了。

    几乎是没有任何的征兆的情况下,张羽突然间抬脚猛地踹向了那个殡仪馆人员尸体的头部,而且用的力道非常大,不知道的恐怕还要以为他是打算对尸体泄愤呢。

    虽然他的这一举动让在场其他人都感到震惊不已,但是唯独陈琅的嘴角突然间露出了满意的笑容,心道:“这家伙果然是胆大心细啊,将来绝对是个人物!”

    就在张羽这一脚快要踹上去的时候,那个原本应该已经“死了”的殡仪馆人员的“尸体”竟然迅速地偏了一下头,避开了他的这一脚。

    随后这人又借着偏头的力道一个侧翻顺势滚到了一边,瘸着一条腿扶着墙站着,露出了一丝很遗憾的笑容,道:“可惜了,我还以为能就这么糊弄过去呢,没想到还是被你们给发现了!”

    见到这个家伙果然没有死,刘云也是察觉出刚才究竟是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原来是这个家伙的位置和之前不太一样了。也对,悄悄动手杀了两个人再躺下装死,怎么也不可能和原来的位置一抹一样啊。

    他怒骂了一声:“王八羔子!你个龟孙子是在装死!小吴和杨四是你杀的!”

    那个殡仪馆的人扶着墙后退了几步,说道:“算是他们两个倒霉吧!本来装死的时候我已经算好了要挨你们一下子了,只要忍过去了,你们多半就会相信了。到时候我借机溜掉就行了。

    可是没想到你们倒还算是仁义啊,没有对我继续动手。不过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我啊,没办法了,我也只能干掉他们两个了!刚才要不是我腿脚不方便,又受了些伤,这两个家伙怎么有机会叫出声而来!哼!”

    别看这人现在好像还挺横,但是也仅仅是垂死挣扎了。他现在的情况可不是很好,断了一条腿,外面还有这么多人围着,逃是绝对不可能逃得掉的。光是张家的这些手下,估计就能把他活活打死在这里。

    陈琅他们仔细的看了一下他的脸,发现这人的脸上正有什么东西在慢慢的脱落下来,好像是一小块一小块的皮肉,眼神好的人甚至能见到皮肉脱落的地方还露出了小半张别人的脸。

    大知宾见状脸色一变,说道:“**?原来你就是这样混进我们当中的,而且你刚才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会?”

    陈琅慢慢的站了出来,说道:“看来我到底是算错了一步啊,虽然抽魂搞鬼的人已经被我干掉了,但是我丢失的那个五帝钱,应该不是他让附在张老二身上的鬼干的,而是你拿走的。

    **制作的难度不小,可见你们下的本钱也挺大的,原先的时候倒还罢了,不过既然现在看到了你的真正面相了,那么你就来猜一猜,我现在还算不算的到你?”

    那人脸色一变,慌道:“你还会看相?”

    陈琅搓了搓手,说道:“道家五术,山医命相卜,我从小就学,虽然不敢说全都精通,但是略知一二还是能够做得到的。别看你只露了半张脸,但是只要你的两边脸相差的不大,你的来历我还是能慢慢推算出来的。我想,你应该是个赶尸人吧?说到操纵鬼怪,可能你确实不如那个被我抽了魂的家伙,不过讲到摆弄尸体,还的是你们这些干事的才能做得好啊!

    前天晚上趁着我们吃饭的时候,你偷偷去了楼上拿走了我的五帝钱,还和外面那个操纵鬼怪的家伙里应外合,悄悄地藏了一直恶鬼在灵堂里面。昨天晚上大家的注意力又都被外面戏台子上的事情所吸引,你就借着这个机会悄悄地用石灰养张家老爷子的尸体,然后动用你们赶尸一派的术法促使他尸变。后来你打算利用起尸的张老爷子杀人的目的被我识破了,就立刻又想出了假死的办法,当真是一手接着一手的好算计啊!”

    “但是,你现在手里面多了两条人命,因果缠身,你以为你真的能够置身事外吗?我就实话告诉你吧,现在摆在你面前的路有两条,第一,乖乖束手就擒,说出背后指使你们这么做的人到底是谁,然后自觉地接受法律的处罚!第二——”

    陈琅的话还没有说完,那人就立刻说道:“别白费口舌了,出来做了这要命的买卖,我又怎么会奢望置身事外?第一条路,老子不选,束手就擒这事情老子还没做过,也别指望能把老子抓了送给警察!你以为警察会相信?只要我咬死了不承认,说这事情与我无关,说我不知道是谁指示的,警察又能查得出来什么?不就是两条人命吗?大不了就是枪毙,老子背了!”

    听着人说这话的架势,是打算一个人把事情全都给扛下来了。

    张家的人更是气得牙都咬得咯咯响,眼下就算是把这人抓起来毒打一顿,估计也是什么都问不出来。

    张羽气不过,上前就是一记窝心腿揣在了那人腹部,将他踹的跪在地上不停地干呕着,然后狠狠地骂道:“混蛋!”

    说着就又想上去打人,却不想被陈琅一把给拦住了。

    众人正是疑惑的时候呢,就看见陈琅笑嘻嘻的蹲在那人面前,说道:“我不是说了吗?你信不信我能够算得出来,现在,就让我告诉你第二条路是什么吧!”

    大家多多支持我,点击,推荐,还有收藏啊!拜托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