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你的过去,你的现在-终有道-
终有道

第29章 你的过去,你的现在

    陈琅脸上的微笑变得越来越明显,看得那个赶尸的心里面渐渐的没了底气。

    直到后来陈琅觉得不想再继续这样吓唬他了,才不紧不慢地道:“我也不喜欢有人故作神秘,因为那样你一定会以为我是在虚张声势。既然你要放弃第一条路,我就告诉你第二条路是什么!”

    陈琅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赶尸人,道:“第二条路,我算出你是的出身来历,也就是你的过去,现在,还有将来!”

    过去,现在,将来?这不就是一个人的一生吗?陈琅这番话说得是不是有些太过夸张了?

    在场的人全都是一愣,张援朝更是满脸的难以置信,原本因为陈琅这两天就已经展示了太多太多他不能理解的东西,从而让对方在他的印象之中已经接近于神话了。

    现在再一听这话,他更是惊为天人,心道:“没想到这个陈道长年纪轻轻的,还真是个惊才绝艳的高人啊!恐怕就算是那三分天下的诸葛亮估计也就是这能耐了吧!以后真的要好好的控制好关系,这样的人物,就算不能讨好拉拢,也是万万不能令其生厌的。”

    那赶尸的先是一脸的惊讶,随后便逞强不屑地说道:“你当我是他们这些没见过世面的土包子吗?你刚才说的怎么也算是铁口直断了,天底下有本事的人千千万万,也没有几个敢声称自己能做到这一步。而能够做到的那些人,哪一个不是在此门道上钻研了数十年的大前辈,你年纪轻轻的就出此狂言,当真可笑!”

    张进社心里和自己的大哥那是打的同一个主意,一来也是想要和陈琅维持好关系,二来也想瞧瞧到底是不是真的如陈琅刚才所说的这么神奇。

    可是一看陈琅突然被这赶尸的嘲笑了,一怒之下上前就是一脚,猛地踢在了那赶尸的已经被踩断了的小腿之上,将对方踢翻在地上疼得四处打滚,同时嘴里面还骂道:“你个王八羔子的,怎么和陈道长说话呢?你当现在还是之前躲在暗处害人的时候吗?都已经成瘸子了还不老实,我爹那事儿那没和你算账呢,信不信老子给你另一条腿也打断?”

    陈琅抬手拦住了还准备接着进行拳打脚踢的张进社,随后,就在众人的目光注视之下,伸手从袖中拿出了三枚铜钱。这三个铜钱估摸着也是老古董了,看样式应该是清朝的钱币,张羽的眼睛比较尖,一看就看到了铜钱上面的四个小字,康熙通宝。

    陈琅拿着三枚康熙通宝在手里面掂量了几下,说道:“其实五帝钱也分大小,我原本有一块大五帝的永乐通宝,后来被你给拿走了,现在估计也不在你身上。虽说这小五帝的康熙通宝比起大五帝要差一些,但是仅仅用来算卦,却也是绰绰有余了!既然你不信我刚刚说的,那我就用六爻点卦先给你好好地说说。”

    只见陈琅双手握着铜钱闭着眼睛慢慢的摇着,然后将三枚铜钱连着抛了六次,分别记下了铜钱正反面的情况,然后沉思片刻说道:“上坎下艮,水山蹇,周易六十四卦的第三十九卦,险阻在前,下下!如此看来,你早年间的生活还是非常不顺的啊!”

    卜卦,不能仅仅是照着卦象硬猜,而是要结合卦象提供的信息,还有要问的人或事情来进行逐步的推算,也算是统计学的一种,倒也不是完完全全的封建迷信。没有本事的人能够胡吹乱说骗神骗鬼,坑人钱财,有本事的人却能铁口直断一针见血,这就是两者的差别。

    似乎是被陈琅说中了一样,那赶尸人脸上出现了一闪而过的慌张,但是却没有躲过张家爷仨的眼睛。也因为这一个小小的细节,张家三人更是相信了陈琅说的话,不过仔细想想倒也不是很难看出来,毕竟都改革开放那么多年了,这混蛋竟然还在做着赶尸的营生,早些年肯定也是过得不太好的。这些人现在最最想知道的,就是陈琅接下来会怎么说。

    陈琅一边把玩着手中的铜钱一边说道:“水山蹇,大雨倾地雪满天,路上行人苦又寒,拖泥带水费尽力,事不遂心且耐烦!水在山上,漫天大雨冲刷地面,又适逢大雪纷飞,山路本就崎岖难走,再加上雨雪之后就更是艰难重重,看你年龄不过三十四五,占出此卦,又做着死人生意,说明命中犯煞,刑剋父母。行人在山路上行走不仅走得艰难,还要经受风吹雨打大雪沾身,自然是又苦又寒。

    刚才占卦的时候卦象皆为少阳少阴相合而成,所以你家中必然只有你一个独子,而且据我推算,你至今应该也是没有独身,要么是丧偶,要么就是离异。

    早些时候你也曾经营过小本生意,此卦是第三十九卦,先算你过去,便去其三分之一,所以应该是二十六岁之前,但是既然你命里刑克双亲必然借不到祖辈蒙阴,估摸着应该是年少时出来务工攒下的本钱。

    可是你命中无稳固财运,再加上做事优柔寡断所以生意必然一落千丈,不到一年便赔了精光。卦象上你二十四岁有姻缘,但是不能长久,多半也是受此事影响!

    最后一句事不遂心说得便是你生意失败又逢婚姻巨变,也算是个可怜之人了,我看你手腕处有个疤痕,想必也是寻过短见的,但是命不该绝,被人救了过来,这便应了且耐烦三字!”

    说到这里,陈琅看着脸色大变的赶尸人,微微一笑,说道:“你这过去,我算的可还准确啊?约摸着对了十之**吧?”

    见那赶尸人一脸的惊愕之色,众人便知道陈琅刚才说的必然是非常准确的。

    一下子,众人对于陈朗更是敬佩不已,刘云本就因为自己的两个手下的死而感到非常的气愤,现在见这家伙竟然只是惊讶而不出声,心中立刻就冒出一团火来,冲上去就是一巴掌,忙道:“问你话呢!哑巴了?”

    那赶尸人脸被扇了一下,一边脸颊顿时肿的老高,可见刘云刚刚这下子力道不小。他吐了一口带血的唾沫,看着陈琅,不服气的说道:“算你猜对了!可是你知道这些又能怎么样?过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老子早就忘干净了,你还能拿我的过去威胁我不成?”

    陈琅并没有因为他的不服气而有什么情绪波动,只是接着重新摇了六次铜钱,排出了一个新的卦象,说道:“知道你心里面还不服气,那我就再接着说说你的现在,差不多是从你二十六岁之后到现在吧,你再听听我说的对不对!”

    “上艮下巽,山风蛊!周易第十八卦,卦象中,曰:振疲起衰。你二十六岁后命里有一个转机,原本散尽家财,夫妻离散已经是人生惨事,但是如果能够安稳度过那一坎,之后便再无大灾大难,虽说不能大富大贵,但是平淡一生亦不失为一件坏事。

    可是你心中不平,总想要一飞冲天,却最终只能再次落入泥沼。你少时因为丧父丧母曾随人学习赶尸的本事,之后本事虽学到了一些却又不安于在山里安稳的做个赶尸匠帮人送尸体归乡,才想着外出打工做生意。后来你生意失败,还没了老婆,更是郁郁不平。

    但是如果你肯安稳一些,回山里去继续做个赶尸匠,倒还能平淡的过完这一辈子,只是你心比天高,一心想着大富大贵,突发奇想要借着你会的这些本事去学人家捞偏门。

    虽然有过短暂得意,但是却给家人招来无端的祸患。你命中该有一子,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你虽然和你的老婆离了婚,但是应该是有了一个孩子吧!既然是家人代你受过,那么你这个做父亲的捞了偏门,福祸就报应在了那孩子身上。”

    说到这里,陈琅走上前去一把撕下了这赶尸匠脸上剩余的**,看清楚了他的脸,说道:“果然是命中带煞的面相,不仅刑克双亲,甚至连自己的孩子都会受到影响!可怜那无辜得孩子,多半是因此得了重疾。

    你虽然可以不在乎你的老婆,但是血浓于水,你还是很在意你的孩子,但是以你的身家,根本无力医治,花完了那几年捞偏门赚的钱也没有太多的转变。可是你不知道该怎么做,所以当你得知有人肯出大价钱让你帮忙害张家的时候,你答应了下来,所以你才肯背了这两条人命也不供认出那背后之人!

    还真是应了那句卦辞:卦中爻象如推磨,顺当为福反为祸,心中有益且迟迟,凡事尽匆忙出错!你可知道如果你当时肯收手,你孩子的病也不至于越发的严重,但是孩子越病你就越着急,所以才是忙中有错!”

    陈琅越说,那赶尸人的脸色就越发的惊讶,听到最后竟然跪在地上低着头不住地哭喊着说道:“你别说了!住口!住口啊!我求求你,你别再说了!”

    陈琅脸上露出了些许同情之色,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我可还说对了你的现在?”

    为了写好这本书,我是有认真的研究过已经和六爻的,对于传统的玄术还有道法也有些涉猎,虽然不知道到底是不是真的,不过用在小说里面应该也没什么事哦!希望大家多多支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