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灵堂怪事,孝子断香-终有道-
终有道

第3章 灵堂怪事,孝子断香

    一听说外面搭好的戏台子塌了,殡仪馆的负责人员和大知宾都着急了,立刻就安排人去帮忙,重点要看看有没有人员伤亡,本就是办白事,要是再加几条人命,那可不是给老爷子造孽吗?俩人跟着去看了看情况,还算是不幸中的万幸,虽然戏台子塌了,但是所幸没有人员伤亡,唯一有些麻烦的就是那个唱旦角儿的女青年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样,一个劲儿的拍着自己的胸口说吓死了吓死了。

    直到最后,大知宾拍板重新安排了人力把戏台子搭在院子外面的空地上,一切这才陆续的回到了正轨。

    但是这前脚还没收拾消停呢,后脚又来事儿了。里面一直忙活布置灵堂的人急急忙忙的跑过来气喘吁吁地朝大知宾说道:“不得了了!不得了了!棺材前头的灯熄了,我们试着重新点,但是怎么也点不着了!大知宾,快来帮帮忙啊!”

    “不好!”

    听到这个消息,大知宾二话没说立刻就冲了进去,别看他已经五十好几了,跑得可一点儿不比年轻人慢,当先一个人就跑进了灵堂去查看情况到底糟糕到了什么地步。

    棺材前头的灯叫做长明灯,是用来接引亡者回家的,一般要一直点燃到出殡下葬,为了保障这一点,会专门做很多准备工作来维持,几乎不可能刚才那人说的这种情况的。长明灯点不着,说明了张家老爷子走的不安生,至少是魂魄不安生,保不齐今天晚上还要出事。

    张家老爷子的闺女还有张老爷子的二儿子下午的时候就已经赶了回来,就等着家里大哥回来的时候上头香呢,偏偏出了这一档子事,二儿子那个急性子当时就生气了,指着大知宾就骂道:“你个龟儿子,老子家里没少给你钱吧?你们就这么对我们家老爷子的?这他奶奶的叫什么事?你们给老子等到起,等事情办完咯,老子绝对不放过你们!”

    张家的大闺女一看弟弟脾气上来了,连忙就劝道:“老二,别来爹灵前乱来,把你那暴脾气收着点,今天来了那么多客人,你这样容易让人看笑话!”

    教训了自己的弟弟后她又看着一脸沉重的大知宾,发现对方也是一样面色凝重,直勾勾的看着自己父亲的棺材,似乎是担心里面会出什么意外一样,心里面突然就觉得有些发毛,皱着眉头问道:“大知宾,到底怎么了?是这长明灯出了问题?要不要找人换一个?我们都不懂这些事儿,你是知宾,也有好几十年的经验了,好歹给个主意啊!”

    大知宾没有理她,拿起那个明明盛满了灯油,灯芯也没有问题却怎么也点不着的长明灯仔细看了看,叹了一口气说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看来之前敲那三下没把老爷子安抚下来啊!”

    此时灵堂里面除了负责丧事的工作人员以外就只有张家的儿子女儿,一帮人听到了大知宾这么一说都是不由自主地打了一个寒颤。虽然已经改革开放很多年了,但是在九十年代的时候,还是有很多人相信那些神神鬼鬼的事情的。

    其他人倒还好,唯独快七十岁的张家老太一听这话当时就哭喊着跪在了自家老伴儿的棺材边上,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抽泣道:“老头子啊,你可到底是怎么了啊?你说你一辈子没和别人红过脸的人啊,怎么如今去了都还不安生哟?你要是有什么放不下的心愿就给我还有孩子们托个梦,我们帮你办!反正啊,要不了几年,我这老太婆也该去陪你啦!你可千万别做那些傻事哦!”

    张家的儿子女儿一看这情况哪里还忍得住,连忙就去拉自己的母亲起来,两个闺女似乎是受了什么感触,当时眼泪就跟着掉了下来,一边哭一边安慰着母亲。

    二儿子站在一边脸色也非常的难看,嘴里面小声地嘟囔着说道:“咱爹会不会是在埋怨咱们这几年没有在他身前好好尽孝啊!”

    老太太一听二儿子的话立马又是委屈的哭道:“老头子啊,你要是怨我平日里和你斗嘴闹脾气也就算了啊!可千万不能怨孩子们啊!孩子们这些年忙的没时间回来也是为了让咱们这两把老骨头过上好日子啊!你平日里不也说了吗?在你心里啊,这几个孩子是最懂事的啊,尤其是咱家老大啊,那是又懂事又出息啊!本来指望着咱们继续这么好好的,可是你说走就走了,这——”

    话还没有说完,就听见大闺女似乎是看到了什么人一样,突然间就喊道:“娘,好像是大哥回来了!”

    老太太一听这话对着棺材就哭道:“老头子啊,咱家儿子回来啦!”

    外面的人群自动分到两边,把大孝子给让了进来,四十多岁的大男人,前脚一进门,看到自己的母亲,还有自己已经躺在棺材里面的父亲之后,眼泪当时就掉了下来。能让一个在外面风雨下巍然不动的大老板这样伤心的不顾形象的哭泣,大家也都是被深深的触动了。外面不少的人都是感同身受一般,有几个小媳妇和老太太也都忍不住跟着哭了出来,纷纷说张家老大是个大孝子啊!

    大孝子双膝扑通一下就跪在自己父亲棺材前,砰砰的连着磕了好几个头,那声音周围的众人都听得真真的,无不为之动容。

    大孝子抬起头的时候额头上还有不少灰尘,隐隐还有些泛红,哭丧着脸看着自己的父亲,十分伤心地说道:“爹啊,儿子回来晚了,没来得及见你最后一面啊!儿子不孝啊!这几年都没能在你面前尽孝啊!”

    一时间,整个灵堂里面都是哭声一片,大知宾看这形势少不得还得多让他们哭一会儿发泄一下,本来也不好上前去阻止,可是这头香也该让大孝子上了,再耽误下去好像也不好,只能不顾人情的出声提醒道:“大孝子回来了,也该上柱香稳一下老爷子的情绪了!老爷子想必也是想儿子了才会那么激动的,有请孝子敬香!”

    大孝子似乎是听懂了大知宾言外的意思,有些担心的看着自己的父亲,然后跪着点燃了一炷香,在大知宾的指示下恭敬地给自己的父亲上了一炷香。此时大知宾心里面也已经做好了准备,要是这香顺利点上了,说明之后的一切就顺利了,相安无事。要是这香灭了,少不得还得多和老爷子说说好话,安抚一下,这也是他做这一行多年总结出来学到的规矩。

    可是万万没有想到,这香灭倒是没有灭掉,只是才刚一插到灵前的香炉里面,这三支香竟然直接断成了两截,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大孝子不小心弄断的呢。

    这是要不死不休啊!这还怎么沟通安抚?大知宾做了这么多年的白事,还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情,这又不是仇人见面,毕竟是自己的亲儿子,怎么会这样呢?

    当场的所有人全都被这情形给吓得不轻,忙问大知宾到底什么情况。大知宾无奈的摇了摇头,说他也不知道到底什么原因,他这半天的时间也是想了很多方法和老爷子沟通了,可是见效甚微。于是只能开口说道:“依着我看还是找些和尚道士来做个法事吧,这种情况已经远远的超出了我的预期,我也无能为力了!”

    找和尚道士做法事?这些真的有用吗?这些难道不是做给活人看图个心里安慰的吗?难道现在的情况已经糟糕到了这个地步要用这些方法了吗?

    大孝子也觉得情况不对劲儿,连忙对着跟自己来的助手交代道:“快去,找些和尚道士过来给我爹做场法事,不管再多的钱也没关系,只要能让我爹安稳地走完这最后一程,再多钱我都给!”

    那人连忙应了一声就要朝外面走,可是人还没有走出去两步,就听见大知宾在后面喊道:“等等!”

    众人再一次将目光看向了大知宾,似乎是想听听他又想说什么,就听见大知宾交代道:“这种事情不是那些骗钱混饭吃的家伙能解决得了的,得找真正有本事的人才行,不然的话,恐怕就不止老爷子一个人不安生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