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一个抉择,一份业报-终有道-
终有道

第30章 一个抉择,一份业报

    陈琅最后的那一问,不禁的让周围的所有人觉得全身汗毛都竖了起来,看赶尸的那状态,绝对是说的千真万确啊,没想到世界上竟然真的有未卜先知,算无遗策的本事啊。

    他们今天总算是开了眼了,心里面更是跃跃欲试的想要等事情结束后请陈琅来算算自己以后的事情,毕竟,谁都想对将来有一定的准备啊。

    陈琅见那赶尸的只顾着自己发泄情绪,还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便说道:“我还差你一个将来,要不我说给你听听?”

    说完,也不管对方是不是愿意,就自顾自的抛起了铜钱。

    在看到这一次的卦象之后,他慢慢露出了笑容,说道:“不知道是不是该安慰你几句,这次占出来的卦象对你个人而言,可不是什么好事啊!”

    张羽有些不太明白刚刚陈琅的反应到底是什么意思,在他看来,陈琅可不是一个幸灾乐祸的人啊,没理由会因为对方的将来不好而露出那种笑容啊?是不是这其中还有些别的什么隐情他故意藏着没说?

    果不其然,当陈琅看着赶尸匠那一双有些发红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自己的时候,他接着又补充说道:“不过对你的家人却不一定了,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这完全就取决于你自己待会儿怎么做决定了!”

    那赶尸的虽然利用自己的本事术法做了不少违背良心的事情,也不打算自己能够落个善终的下场了,却不失为一个好父亲。

    对于他而言,或许他的那个已经离婚的老婆还不能被他视作是家人,但是他对自己的孩子,那是实打实的关心啊,不然也不至于为了替自己的孩子看病帮别人找张家的麻烦了。

    一听陈琅这么说,他立刻就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去拉陈琅,只是因为自己的腿瘸了一条,从而显得有些慌乱。而且张羽也担心他会对陈琅有所不利,便拦在了两人之间,说道:“你想干什么?乖乖待着,有话好好说!”

    那赶尸的情绪似乎越发的激烈,想要慢慢的克制,可是整个人却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急切的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说只要我做出了正确的决定,我儿子的病就能够治好?行,没问题,只要我儿子能好起来,你就是让我去死都行!”

    张家的人一看这人已经有些松动了,心里面也是高兴得不得了,想着只要他解除了自己老爹的尸变,然后乖乖的接受法律制裁,再说出了幕后指使的人是谁,自己家到时候拿些钱出来帮他儿子看个病,也算是互不相欠了。

    只是没想到,陈琅慢慢地说道:“你先别这么着急做决定,因为我也不太清楚你到底应该做什么样的决定才能救你的儿子,之前的卦象上面显示你的儿子是因为福报的原因才受了重病缠身,所以,单凭钱财是绝对不会治好的!”

    这句话立刻就堵死了张家人想要利用钱财去收买赶尸人的路子,那赶尸人更是一脸难以置信的说道:“不可能的,医生说我儿子只是得了白血病,只要找到了合适的人来配型进行骨髓移植,他就能活下去的!你一定是在骗我,你刚刚不是还说了只要我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的儿子就能好起来吗?”

    不仅仅是赶尸人,就连张家的众人还有刘云都是一脸不解的看着陈琅,都在等着看他会如何的进行解释。

    陈琅摆摆手,说道:“我只是说对于你的儿子,可能是好事,也可能是坏事。但是我却没有说那个好事就是你的儿子的病会得到治愈。你可千万不能误解我的意思,如果因为你的误解而导致了我们之间最后牵扯上了什么因果的话,后面的事情或许就更难办了,搞不好,还会连累你的儿子!”

    话虽然说得语气很平淡,但是听在众人耳朵里面却不是什么个滋味。

    陈琅继续开口道:“我就先给你说说这个卦象,你再看看该怎么决断吧!”

    “此卦为上兑下乾,泽天夬,易经第四十三卦,蜘蛛脱网赛天军,黏住游蜂翅毛翎,幸有大风吹破网,脱离灾难又逍遥!怎么样?听着是不是觉得有非常大的可能性是好卦?但是我想告诉你,不全是!这得看你怎么联系你的这个事情了,就你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可以给你两种解释,这就是我之前说的你的两条选择。”

    到了这个时候,赶尸人再也不敢像之前那样的肆无忌惮了,陈琅的话已经完完全全的戳中了他的软肋。

    他恳求着陈琅说出自己的两条选择,道:“还请陈道长明示,指点我该如何去救我的儿子!”

    陈琅怎么也算是半个出家人了,自然也不习惯让人这么跪着,他便先伸手将赶尸人扶起来,然后才开始说道:“此卦有两解,一种情况,你是蜘蛛,你儿子是被你的因果福报网住的那只游蜂,因为你早些年做的那些事情,你的儿子被你的网黏住了,得了重疾。

    虽然我们国家现在的医学已经逐步发展起来,只要得到了合适的配型就能够治得好,但是你想过没有,你捞偏门赚了也不少了,这些年你背后仰仗的那个人也给你不少钱了,为什么还是找不到合适的人捐献骨髓,为什么还是一直没有办法治好呢?”

    “为什么?”

    这话是张羽问的。

    陈琅回过头看了他一眼,眉毛微微上挑,赞许地说道:“你问到点子上了!听说过一命二运三风水,四积阴德五读书吗?人这一辈子,命最重要,命格天定,逆天改命的人几乎是不存在。运势排在第二,有的人天生运气就好,做什么都顺风顺水的,而有的人天生运气就差,做什么败什么,甚至是逢赌必输。风水次之,不论是阴宅还是阳宅,风水都会影响到人的气运,所以居三位。至于积阴德还有努力读书,都是在后天做出弥补,来是自己和家里的生活变得更好。”

    说完他再次转头看向赶尸人,语气渐渐变得强烈起来,道:“而你的儿子,就是运势出了问题,不过不是天生运气受损,而是后天受福报影响的。这些,也算是你这个做父亲的做的好事啊!所以说啊,是老天不让那个符合配型条件的人出现,只有天降大风吹散了你织下的网,你的儿子才有逃出生天脱离灾难的机会!”

    “至于另外一种情况,和刚才说的正好相反,我相信不用我说,你也能够明白。这,就是我给你说的两种情况!”陈琅说完了这最后一卦,将铜钱重新收了起来,静静地看着赶尸人,在等着他做决定。

    那赶尸人为了自己的儿子宁可连自己的命都不要,他当然知道该做什么选择,但是他却不明白自己该怎么去做这个选择,或者说,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才能得到他想要的那一个结果。

    似乎是陷入了迷茫中,赶尸人二话没说,立刻跪在地上砰砰的朝着陈琅磕头,磕的头上都出血了还不肯停下,陈琅赶忙过去拉,却怎么也拉不起来。

    他一边磕头一边求道:“请陈道长指点迷津,我什么都愿意做!只要能救我儿子,我什么都愿意做!”

    陈琅无奈的说道:“这我也没有办法啊,我说了,只能你自己去做决定,我能说的就只有这么多!我也不知道你该做些什么才能选到你想要的那前一种情况,因为你之前那几年你只顾着发财,却不知道了结因果,多年的积攒后,因果实在是太多了,而你的儿子已经没有足够的时间去等你慢慢的化解了!

    最晚今年冬月,如果你不能将这些因果了结干净了,你儿子必死无疑!而这些事情实在是太过严重,我虽然也想出手帮忙,但是却也是在不敢就这么将这些因果转嫁出去!”

    那赶尸人三十来岁的汉子,两只眼睛里面已经充满了泪水,现在早就已经过了立秋了,距离冬月已经没多少时候了,自己这辈子就这么一个儿子,难道真的要眼睁睁的白发人送黑发人吗?

    他不想看到这种结果,于是他陷入了一种癫狂之中,无力地笑了两声,说道:“这就是你最开始和我说的第二条路吗?让我自己来选择是继续胡作非为最后死路一条,还是抛弃一切救自己的儿子吗?”

    陈琅点点头,说道:“你手上沾了两条人命,或许更多。你的命早就不是你自己的了,你必须付出代价,而最好的办法就是接受法律的制裁。我们这些人,虽然懂术法,能够法外行事,但是,我想说,千万不要忘记,你还是一个国家的公民!

    我师父虽然也利用术法杀过人,但是他老人家这辈子都没做过对不起国家和良心的事情,所以我也不会,如果能够通过正规的渠道解决事情,我不会,也不想轻易的使用术法!”

    他看了一眼张家众人,然后深吸了一口气,终归还是摇了摇头,对着赶尸人说道:“最后给你一个忠告!解决张老爷子尸体上的问题,交代出你背后的那个指示者,然后去公安局自首!如果你躲不了死刑,就捐出你的遗体和脏器,当做是最后一点好事来抵消你犯下得罪,至于其他的,我会想办法保住你儿子的命!”

    说完,他不禁的自嘲的笑了笑,说道:“终归还是做不到置身事外啊,我的心还不够无为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