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化解业障,解除尸变-终有道-
终有道

第31章 化解业障,解除尸变

    撂下了那句话之后,陈琅一个人走到了前院,丝毫不在意众人正一脸好奇的看着自己,低头念道:“福生无量天尊!老爷子遗体的问题已经找到了解决的办法了,大家再多等一会儿,原本就是准备停灵三天的,若不是因为这其中发生了一些事情的话,我也不会让大知宾通知大家在第三天的时候就帮老爷子出殡。既然现在事情已经解决了,那么大家多等片刻也是无妨!”

    然后就在陈琅出来之后没几分钟,张援朝和张进社两兄弟,还有张羽也都跟着出来了。只是和外面的人一样,这三人出来后也都是一脸好奇的看着陈琅,似乎是房子后面刚刚又发生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

    外面的人不知道里面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一个个都是心痒难耐。

    张家的其他亲人还想从张援朝他们口中问出一些什么消息来,不过他们的主意可都失算了,张家的老大老二都是一言不发,张羽更是一个口风严实的人,一时间根本就没有问出什么来。

    直到众人眼看着已经之前那个已经被人宣称是死了的赶尸人在刘云和大知宾的搀扶之下,一步一步的走了出来,人群之中才再一次开始窃窃私语。有的还在想这是不是陈琅施展法术把人又给救了回来,当真是脑洞大开。

    那赶尸人的脸上连泪痕都还没有完全干掉,便不顾形象的扯着嗓子喊道:“我答应你!我什么都答应你!我现在就解除掉尸体上面的东西!

    不过已经开始了的尸变我是没有本事逆转了,不过解除尸变后只要没有外物惊了尸体,就绝对不会诈尸!之后的那些条件我也会统统答应你的!但是你要保证,一定要保住我儿子的命!不然的话,我做了鬼也不会放过你!”

    他此时瘸了一条腿,脸上带着泪痕,嘴角还有被张羽踹了一脚吐出来的血沫子,如此的形象说出了这样的话让在场的人全都感到毛骨悚然。而且更是因为此时他的神情,不会有任何人去怀疑他刚刚说的话。

    或许在他们看来,这家伙竟然能让一个尸体异变成这个样子,那他发起火来的后果,这些人是想都不敢去想的。

    一听他慌乱之中竟然说出了这话,陈琅倒是也没有生气,反倒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打量了已经半残的赶尸人,笑着说道:“你倒是真想的出来啊?竟然用这种话来威胁我?你难道忘记我是一个道士了?前两晚发生的事情你可都是亲眼所见的,你觉得我会怕鬼吗?”

    原来是这样,张羽也是非常好奇的看了一眼身后的赶尸人,不禁出口问道:“你是怎么想的?差点把我也给糊弄过去了!你这话吓唬别人还好说,威胁陈道长,那还是去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哈哈哈!”

    赶尸人的脸色一变,以为陈琅是想要翻脸不认账,立刻就想要反抗。可是他转念一想,自己这不是还没有解除尸体的尸变进展吗?他现在翻脸的话会不会有些太早了?

    陈琅走过去抬眼看着赶尸人,安慰道:“你也不用担心我会翻脸不认人,我不仅是个道士,而且也是个男人。家师曾经不止一次告诫过我,男儿立身于世,当言出必行!要么就不轻易许诺,既然已经许诺了,那即便是刀山火海,也要履行自己的诺言,纵使身死,亦不足惜!这,也算是我的道!”

    这话说的是大义凛然,可人群之中却不乏有些人只以为陈琅是随便说说的,毕竟谁还能一直盯着你不成?你要是反悔了难道还真有天雷劈你不成?

    但是这话落在那赶尸人的耳朵里,他却是坚信不疑。他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突然间哈哈哈的笑出了声,道:“你这小道士当真是有趣的很,难怪这一次我会栽在你的手上,不冤啊!我早就该遭报应了!”

    发出这声感叹之后,赶尸人神色越发的严肃起来,说道:“如果再有下辈子,我一定还你这份恩情!只可惜你的五帝钱昨天上午就让我扔到镇上的河道里面去了,这辈子算是没法还你了,就算是我欠你的了!将来要是我儿子身体好了,就让他代我这个没本事的父亲去报答你吧!”

    说完,再也不发一言一语。

    他在大知宾和刘云的搀扶之下慢慢的走到棺材前,他摆弄了足有十来分钟,从张老爷子尸体的嘴里取出了一个血红色的石头。

    瞧他费心费力的样子,那小石头应该还藏得挺深的,但是从外面放进去容易,可是想拿出来却是难上加难,他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死人可不会帮着朝外面吐东西啊。

    张羽好奇的看着那个红色的小石头,问道:“一个小石头,怎么就能让爷爷的尸体变了样了呢?”

    陈琅仔细地看了一眼赶尸人手里面的红色的小石头,一脸恍然的说道:“这可不是普通的小石头,这是赶尸人起尸用的血石。相传在古时候,因为要让客死异乡的人落叶归根回乡入土为安,才慢慢兴起了赶尸这一行业。可是如果是在平原大地,人还可以或抬着或扛着将尸体带回去,但是如果是山川险地,他们可做不到这样,这也算是一件极其危险的事情了,一着不慎可得把自己的命也给搭上。

    之后,有些人就想了一些办法来解决这个问题,他们多人一起,用长竹竿穿过尸体的两个袖子,前后两人担着尸体前进。还有一帮人,他们发现有一些特殊的东西能够让尸体产生一切奇怪的反应,例如他现在手中的那块血石。

    这块血石能够引起尸体的变化,就是尸变的一种,血石入喉,尸体会不自觉地在死后吸入一口气,这口气若是清气则会让尸体不腐不化,很多古墓里面的王侯将相的尸体口中就会含着这样一块石头,所以之前一段时间发现的古墓里面挖掘出来的尸体才会完整得让大家感到惊讶。

    但是如果这一口气是浊气,则会加速尸体腐化,然后引起一连串的不自然反应,这就是我们常说的僵尸化。因为一般的赶尸人没有把我保证自己让尸体吸入的最后一口气到底是清是浊,所以他们会在放入血石后做出一些防备措施。然后他们就可以通过一些手段让尸体按照他们的只是自己活动。”

    张羽又接着问道:“那我爷爷吸入的最后一口气怎么就是浊气了呢?你不是说这口气是随机的吗?如果只是吸入了清气,那可就是帮了我爷爷啊,尸体不腐不化,这可不都是当年的那些王侯将相才能享受的待遇吗?”

    对于张羽的问题,陈琅忍不住扶了扶额头,说道:“你啊,就是太耿直了些,怪不得你父亲说你不适合在商场上浮沉。就算你爷爷当时吸入的是清气又怎么样?现在都流行火葬了,你认为你爷爷的遗体还能够留得下来?

    再有,难不成你忘记了之前我们把他打倒的时候从他身上搜出了什么东西来吗?石灰粉!只要在放入血石之后,让老爷子吸入的那口气之中带着些许石灰粉的话,就算是清气也变成浊气了。而且石灰是用来养尸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之前不让人把尸体运到院子外面的原因。”

    张羽听了之后不由得心中一寒,虽说是有些同情这个赶尸人的遭遇,但是想到了自己的爷爷差点就变成了老人们用来吓唬小孩的僵尸,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看了看那赶尸人被自己打断的那条腿,他越发的觉得自己下手是不是有些太轻了?

    赶尸人忙活了一会儿,回过头来说道:“已经做完了,可以出殡去火葬场了!咱们是不是也应该说说我儿子的事情该怎么处理了?”

    没有忙着和他谈论这个问题,陈琅和大知宾细细的嘱咐了几句,让他们先行带着老爷子遗体去火葬场完成这最后一步,然后特意留下了刘云,让他帮自己处理接下来的事情。

    张援朝临走前还特意交代了,让刘云和他手下的人务必要完全听从陈琅的命令,只要是他交代下来的,能做到的必须做好,做不到的也要想办法去做。

    虽然这样好像是有些大题小做了,但是陈琅也没有多说什么。先是让刘云按照赶尸人说的去接回自己的儿子,既然他已经决定反水投靠张家,供出背后谋害张家的那个人,那在放着自己的儿子在别人安排的医院里面进行治疗,可就一点儿也不安全了。

    然后又让人去了一趟正心观,按照自己的交代拿几样东西回来,一则是帮张家老爷子安魂,二则是帮赶尸人的儿子解除因为自己的父亲而遭受的无妄之灾。

    最后,陈琅又特意交代了刘云,让他帮着准备明天去渝州的一些事宜,他要亲自去渝州找一下那个独眼的马王爷,问问看到底是什么人有这等操纵鬼怪的本事。包大人那晚审问鬼怪的那场面,他可一点儿都没有忘记啊。竟然有这么多鬼魂被人驱使着,这事情如果不弄明白了,他可不敢因为那个御鬼的人被他施展术法干掉了就放下心来。

    陈琅说完了这些事情,回了张家的灵堂里面,找了个合适的地方坐下来,道:“今晚十二点,开阴阳,咱们问问下面这事情怎么解决,如何?”

    大家多多支持一下啊,看书的人好少啊!我不想扑街啊!求推荐求收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