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幕后之人,黑手残魂-终有道-
终有道

第32章 幕后之人,黑手残魂

    等到众人从县城郊区的火葬场回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按照当地白事的习俗,大知宾安排那个胖厨子准备了好几桌饭菜,犒劳一下那些为了张老爷子忙前忙后的亲人朋友。这些都是红白事里头不可或缺的部分,就连陈琅也改不了。

    吃饭的时候陈琅是被安排在张家主家的座位上的,众人很明显是为了感谢他这两天晚上替张家做的事情,所以敬酒什么的都特别的热情。不过陈琅却是滴酒不沾,来人敬酒也只是以茶代酒聊表心意,同时还不忘叮嘱张援朝让手下给瘸了一条腿的赶尸人送了些吃的。

    “你们出殡的时候他什么都说了,虽然没有问出来幕后的真正指示者,不过负责牵线搭桥的人已经知道是谁了。你们是不是认识一个绰号叫做崔大牙的?”陈琅还是很快的吃完,放下了碗筷问张援朝。

    听到崔大牙这个名字,张援朝的碗当即就放了下来,而且放下的力道不小,发出了当的一声响,惹得不少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过来。陈琅抬眼看了一下张援朝,说道:“看来你是认识了!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你是大孝子,先招呼客人吧!我在里屋等你,你们兄弟都来!”

    张援朝点点头,然后继续招呼客人,并且用眼神给自己的兄弟示意了一下。

    张进社会意,兄弟两人一唱一和加快了整个宴席的进程。

    看着走进里屋的陈琅,张羽心中若有所思,虽然不知道该帮家里做些什么,但是却暗暗记下了刚刚他们提及的那个叫做崔大牙的人。

    等到客人们散去之后,张家兄弟俩这才一前一后进了里屋。

    才刚进去,就看到陈琅正拿着笔在纸上写写画画,不知道是在做些什么。

    两人又瞥了一眼蹲坐在墙角的赶尸人,然后便各自找了地方坐下。张家老大张援朝问道:“陈道长,你刚刚说到了崔大牙?当真是他暗中做的手脚?”

    陈琅指了指赶尸人,道:“你让他说吧,我这边还有些事情要做,今晚十二点要准备帮老爷子安排下面的事情,不能耽搁了!”

    两人这才点点头不再打扰,转过来问赶尸人,道:“我听刘云说,你本名叫做宋建超?你来说说,崔大牙为什么要找人来害我们家?你尽管放心说吧,你儿子陈道长也说了会帮你,我们张家也不会不管,他从小到大读书生活我们包了,如果将来他出息了打算自己努力我们鼎力支持,如果不行,就在我们下面找个差事给他,绝对不会亏待了半分!”

    那叫做宋建超的赶尸人一听这话砰砰的就在地上磕头,磕了三个以后便说道:“好,我把我知道的全说出来!就在三个月前,我正准备赶尸去南边做一笔生意,捞些前来替我家的孩子看病,却突然间有人敲响了我家的大门。

    那人自称是叫崔大牙,也确实配得上他那名字,门牙都突出来了,只是其中的一个门牙被打断了,嘴巴下面也是缺了几颗牙。我当时心里面正为孩子的时候烦着呢,被他这么一闹当时就要发作教训他。

    可是我还没有动手,就看见他从皮箱子里面拿出了一打一打的钞票,说是要给我介绍一笔足够赚满一辈子的大生意!

    你们也知道,当时我手里缺钱,一直都缺,一听他这么说自然就是先答应了下来。后来我问他要我做什么,我说我只懂得摆弄死人,其他什么都不会,要事情我做明面上的生意,我可做不到!

    结果他说,就是因为事情见不得人,所以才找到的我身上。当时我觉得有些不太对劲,因为我们这种勾当一般都见不得光,也不敢太招摇,除非是一些行里的熟人,别人不会轻易知晓。

    我以当时有仇家上门借机寻仇,便准备直接把他宰了,然后再去拿他带来的钱。只是我才刚有了那个念头,我就看到他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站了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老头子。

    也就是当时我才明白,之所以他敢这么明目张胆的,完全是因为他有恃无恐。”

    一听说还有一个穿着黑色长衫的老头子,张家兄弟也是明白了几分,随后看了一眼陈琅,问道:“那人,就是动手段害死了我爹的凶手?”

    “就是昨晚被你干掉的那个?”

    陈琅没有抬头,而是直接说道:“不错,不过我也算是替你们报了仇了,他现在身死魂消,也不用考虑了!”

    对于昨天晚上陈琅施展的本事,宋建超可是亲眼所见,当下便说道:“不错,那老头子本来我也没当回事,但是一手操纵孤魂野鬼的本事我也是不得不败于下风。

    死人我见的多了,但是我也是第一次见一个活人的身上有那么重的死人气息,如果不是他有呼吸有心跳,我都会怀疑当时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个鬼!

    那老头子姓姚,自称是云贵姚家的人,名叫姚槐义,当时他身上也带着一个皮箱子。我是亲眼看到的,那个皮箱子里面有两个小木匣子,隐隐的就透着一丝鬼气。

    我当时手边刚准备好,屋里也藏着以应不测的尸体,结果尸体还没起来,就有两个阴魂朝我冲了过来。那是两个小孩儿的魂魄,其中一个围着我打转,磨着我的阳气,另一个直接就钻进了我准备得那具尸体里面。

    再然后,本该是帮着我的那具尸体竟然一脸凶相的朝我扑了过来,我是亲眼看着那具本应该对我言听计从的尸体竟然掐着我的脖子将我压在了桌上。然后那个崔大牙就用手一下一下的拍着我的脸,问我愿不愿意帮他做事!

    当时我受制于人,又确实需要那笔钱,便答应了下来。后来我们杀了一个外乡来的殡仪馆的新人,那姚老头子就剥下来那人的脸皮,给我做了一张**,并且让我潜伏在殡仪馆里,说是要不了多久,就有事情上门。让我到时候接到了张家的丧葬生意就按照他的指示去做,他会给我足够的钱治我儿子的病。”

    听到这里,大家也都慢慢明白了这其中的意思,只是大家想不明白,为什么要提前几个月让他就假扮成殡仪馆的人呢?三个月前?难道?

    张援朝突然间脸色一变,愤恨的一拳打在了墙上,说道:“唉!当时我就不应该管那件事的!唉!都怪我,害了我爹啊!”

    张进社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大哥突然间情绪这么大的反应,忙问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啊?大哥,三个月前发生了什么?”

    没等他回答,一边的陈琅放下了手中的笔,合上了那张纸,将纸揣进了自己的袖子里面,回过头来说道:“三个月前,张大先生应该是做了一桩好事才对啊!崔大牙在市里仗势欺人,为了拆迁搞建筑,花钱雇人撞死了不愿意搬走的那户人家的当家男人。据我所知,那是一个三口之家,夫妻俩每天起早贪黑的出去卖早点,养着一个七八岁的孩子。

    后来开发商要搞建筑,周围的一圈人都受不了开发商手下的一群地痞流氓来回的侵扰,纷纷低价搬走了。唯独那一家不愿意放弃家里面的房子,所以,崔大牙让人开着货车,一脚油门,撞死了男人。孤儿寡母的受不了那悲痛,只能准备妥协。

    可是张大先生有本事,竟然硬生生的将那个开发项目给抢了下来,不但做了更加完美的规划,避免了让那些老居民搬走,还做了善事帮了那孤儿寡母一把。同时还教训了那个叫做崔大牙的,他下面的那几颗牙,应该是你让人做的吧?”

    张进社一听牙齿咬得咯咯直响,怒道:“这个畜生!竟然就因为这个事情就害了我爹,还要对我们张家赶尽杀绝?老子绝对不会放过他!大哥,咱们现在就报警,让警察抓了他!毙了这个畜生!替咱们家主持公道!”

    兄弟两人越想越是生气,就想着出去替自己的父亲报仇,却被陈琅拦住,说道:“既然知道了是谁,也不急于这一时一刻!纵鬼的老头子已经死了,但是背后的人可还没抓着呢!光是一个崔大牙,估计可没有本事请的动这些操弄鬼怪的人吧!”

    陈琅指了指墙上的钟,说道:“还有半天功夫,还是先想办法安稳住老爷子的魂吧!”

    说话的时候张援朝就见到陈琅的眉头突然间就是一皱,然后喊了一声:“低头!”同时就把手中的那支笔当做是暗器一样飞了出去。

    经历了这一连串的事情之后,张援朝对陈琅的话那是当做圣旨来听的,虽然心中不是很明白为什么要低头,但是依旧听话的弯下了腰。他的背后是一堵白墙,应该也不会有什么东西吧,难不成还能是有鬼从墙里面穿过来了不成?

    可是随后他便听到了一声凄厉的惨叫,那叫声尖锐刺耳,能吵得人心里面惶惶不安。听到这声惨叫张家兄弟立刻就连着走了几步远离了之前的位置,而陈琅刚刚飞出去的那支笔,此时正如同飞刀一样深深地钉在了墙上。

    正准备问陈琅这是打算做什么,他就看到那支笔钉着的位置,好像有什么黑影在不断地挣扎游动。

    陈琅略微有些意外的说道:“想不到你还真的藏了一手啊,竟然将自己的一丝魂魄和炼鬼合二为一了,怎么?还打算利用这缕残魂复活不成?但是姚老先生你好像不太走运啊,我这正寻思着晚上和下面的人讨价还价没本钱呢,你就送上门来了!哈哈哈!这只能算你倒霉了!”

    这张写出来是为了承上启下,接后面的文路,所以交代的事情多了一些!大家多多支持啊,今天子夜收到新的站短了,我的这本书会在2019-01-20 14:00:00 进行创世pc-科幻灵异频道-最当红推荐,希望大家多多支持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