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午夜开坛,有请城隍-终有道-
终有道

第33章 午夜开坛,有请城隍

    说来说去,还是这个姚老头太高估了自己,也着实太低估了陈琅的本事。既然能在不见面的情况下抽出他的生魂,还借因果将他打的魂飞魄散,又怎么可能发现不了他化作炼鬼悄悄潜入呢。

    这下倒好了,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能报仇成功,还把自己剩下的一魂一魄也给搭进去了,以后就是想借尸还魂都做不到了。

    陈琅走到了墙边,伸手将那只再普通不过的笔从墙壁上拔了下来,然后看着笔尖上面那一抹嫣红说道:“公鸡血混着朱砂,制鬼效果还挺不错的!你就老老实实地等着今晚吧!”

    忙活了半天,送走了一帮亲戚朋友,还有其他的殡仪馆工作人员,又派人将睡到了中午才醒过来的包大龙给送回了市里,大家这才开始准备晚上的工作。

    按照上午最开始的时候陈琅交代过的,张家公司的人从正心观帮忙把一些需要用到的东西都拿到了张家大院,在大知宾的帮助下做好了准备工作。

    临近午夜,陈琅先是抬头看了一眼天空,发现明月当空,正好挂在头顶上方,便问了张羽现在是什么时间,有没有到午夜。

    张羽看了一下自己手腕上面的表,回道:“还没到,不过也快了,还有不到三分钟就十二点了!”

    陈琅听后就回答道:“那你以后把时间调整一下吧,你的表慢了差不多三分钟,时辰已经到了,准备开坛!”

    听了他的话张羽还有些愣神,心道难不成你抬头看看天空就能算的比我手表还要准确吗?这也太神奇了吧,懂道法也不是这么玩儿的呀!

    一边的大知宾见张羽疑惑不解,而陈琅忙着开坛做法又没有时间解释,便笑着说道:“午夜的时候明月当空,抬起头来看月亮,如果月亮是刚好挂在头顶上方的话,那就是子时三刻,也就是我们说的午夜十二点。

    这个时候阴气最是旺盛,如果要开阴阳,那就是最好的时候了。至于我们身上戴着的手表或是家里面的钟,在时间上面都是用东八区记时标准,可是这个时间也是存在误差的,尤其是咱们国家地大物博,跨越的还不止一个时区。

    咱们现在所处的地方,虽然也是用首都东八区计时,但是多多少少存在些许偏差,他刚才说你的时间不太准其实也没说错。不过你也不必放在心上,因为他说的是天时,咱们一般情况下用不到,你只管看看接下来他要做的就行了。

    说实在的,我活了这大半辈子,见过不少稀奇古怪的东西,也没少和那些东西打交道,但是替你们家操办白事的这几天,这种经历也还是头一遭。

    不过我见惯了死者的亡魂,也见惯了孤魂野鬼,但是要说下面的那帮子东西,我还真的从来没见过。估计,今晚咱们就要大开眼界了!”

    对于大知宾的话,张羽细细思量了一会儿,然后就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惊讶的说道:“难道他今天开坛不是弄出一群鬼出来?还有比鬼魂更神奇的?”

    这两天见到的鬼都有好几十个了,还能有什么东西让自己大开眼界的,张羽心里想着。

    陈琅长长的深吸一口气,然后将那口气憋在胸中,最后慢慢地沉入丹田,脚下一跺,右手猛地拍在案桌之上,然后抽出三支香迅速的通过自己那独特的手法点燃,大喝一声:“三香通灵请神明,东岳大帝在上,弟子蜀中泸州市青山县清水镇正心观陈琅,在此斗胆向您请命,开阴阳,送无辜死者魂灵下阴司入轮回!还望帝君成全!”

    接着陈琅便对着天空用非常简练的语言讲述了一番事情的前因后果,着重的说明了对方利用鬼道之术害人性命,宋建超为了替自己的儿子续命无奈之下才为虎作伥,还有讲清楚了宋建超愿意浪子回头,用自己的命作为交换,并积累功德来进行补偿的几件事情,然后又烧了一张用毛笔写满了字的文表,这才算是完成了其中的一部分工作。

    陈琅做完后便举香三拜天地,然后将那三炷香插在了香炉之中,拿出一张黄符用同样的手法点燃,放入铜盆之中。黄符烧尽,陈琅伸手拨开灰烬,发现铜盆之中隐约出现一个由灰烬组成的篆体小字,可。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后,他连忙又是三拜,说道:“帝君仁慈,弟子万谢!”

    陈琅刚刚所拜的东岳大帝就是东岳天齐仁圣大帝,是道家三百六十五路清福正神之一,庙宇虽然是在东岳泰山,但是却司职掌管天下万物生灵生死轮回。不论是活着的生灵,还是死去的亡魂,都要在他的管辖之下,甚至连酆都大帝还有五方鬼帝都算是他的部下。

    在不同的宗教信仰之中有不同的称呼,也被称作是泰山府君,而在道教神话小说封神演义之中,东岳天齐仁圣大帝就是鼎鼎有名的武成王黄飞虎,他就是在伐纣之后被封的这个神位。

    陈琅本来还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去奏请东岳大帝,心道这毕竟是坏了规矩,帮逝去的张老爷子送灵下阴司,替宋建超的儿子转嫁阴德保命,每一件可都不是小事。人家要是答应了还好说,那是人家网开一面,要是不答应也没地方去说,毕竟是天地法则,阴阳有序。

    却不曾想这次工作竟然出奇的顺利,想来也是东岳大帝宅心仁厚,只可惜现如今泰山帝君庙宇的供奉可不像以前那样香火鼎盛了。过去不仅仅是平民百姓,就连天子都是时不时地去泰山搞一次封禅祭天,光是想想都能猜出来那时候香火才是鼎盛之极。

    “很好,既然帝君都答应了,接下来的事情便好做的多了!只希望下面各路司职的人不要眼高手低尸位素餐就行!”

    心中想着,陈琅手上的动作也不慢,抓起了一小把米撒了出去,口中喊道:“白米开阴阳,有请本地城隍!”

    同时两手拿起两把阴阳纸点燃,绕着案桌不断地转着圈子,只是脚下走路的时候却不是按着普通人的走法,也是踏着七星的。

    小片刻的功夫过去,陈琅已经走了三十多圈了,看得张家兄弟俩眼睛都快花了,就连张羽都不免的有些担心再这么绕圈子绕下去,会不会城隍老爷没有请过来,这陈琅就自己先头晕了。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走路转圈的方法和常人不一样,陈琅足足转了有四十九圈才回到案桌前,头不晕眼不花,动作依旧灵活自如。

    他抓起了两把纸钱抛散在天空之中,然后再次喝道:“黄纸冥币引路,有请本地城隍!”

    第二声喊完了,过了十几秒钟,周围依旧是没有任何动静,这不仅的让陈琅的眉头慢慢地拧在了一起,他愤愤不平的道:“果然是不见好处不现身啊!最上面的人政治清明,公正仁慈,本应该上行下效,谁曾想你们自以为天高皇帝远,便没人有胆子将你尸位素餐的事情上报给阴司和泰山了吗?”

    他手上拿起一面杏黄色的小旗,又拿出一打阴阳纸,然后将旗子插在了之前上面,朝案桌上面一摆,摇了两下铜铃,说道:“虔诚弟子奉上阴阳引路钱,再次有请本地城隍!”

    这一次终归是有了些许动静了,就在他手上的铜铃轻轻地摇晃了两下之后,四周无故的刮起了一阵阴风,然后有几个虚虚幻幻的人影正从院门外面慢慢的走了过来。

    只是他们进来的时候第一件事情不是和众人说话或者交流,而是四散开来去地上捡那些阴阳纸钱。

    张进社一见这情形也是忍不住撇撇嘴,说道:“原来鬼里面也有贪财的啊?这要是不把钱给到位了,还真不容易请的动他们啊!”

    他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就看见那满院子里面鬼魂齐齐的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转过头来看着他。

    这可把张进社给吓了一跳,整张脸都变得惨白起来,似乎是又回想起当初被鬼魂上身之后的恐惧。

    张家老大也是心中一阵害怕,生怕自己这个弟弟再口无遮拦被这些鬼魂惦记上,赶忙伸手拉了一下自己的这个弟弟,喝骂道:“多嘴的东西!老实待着,不要命了啊!”

    陈琅那里也是不由得冷笑了两声,出声将一众鬼魂的注意吸引了过去,说道:“诸位还是抓紧时间将纸钱收起来吧,拿完了钱,咱们继续说事!”

    嘴上虽然是这么说,但是心里面也是非常的鄙视这些见钱眼开的鬼魂,俗话说的有钱能使鬼推磨看来不是捕风捉影啊。不过,这些鬼魂也当真以为陈琅手里面给的这些阴阳纸钱非常好拿了。

    突然间一声凄厉的尖叫声传来,一个鬼魂突然间松开了手里面拿着的阴阳纸,身上的虚影又淡了不少,还冒起了一阵阵的青烟,就像是被什么东西烧伤了一样。其余的鬼魂也是如同受了惊得兔子一样纷纷回退,撤到了一个更加浓重的虚影身边。

    陈琅假意的笑了笑,对着那个浓厚的虚影拱拱手说道:“弟子陈琅,再次给城隍老爷问声好了!不知道城隍老爷觉得我给的这三把阴阳纸拿的烫不烫手呢?”

    在屋里看着的张羽本就对这些见钱眼开的鬼混没什么好感,一见陈琅竟然敢如此戏弄惩罚他们,也是忍不住想要叫好。虽然没有什么过度的动作,但是他脸上立刻就浮现出了明显的笑意。

    那浓重的虚影正面地受了陈琅一拜,慢慢显形成了一个穿着青色纹云长衫的中年文士,头上还留着辫子头,多半生前还是一个清朝的文人。

    中年文士慢慢的拍了拍手,走上前轻笑着说道:“手下的鬼差被钱迷了七窍,落进了钱眼里,该罚!杏黄旗藏在阴阳纸之中,灼其魂魄却不伤根本,小惩大诫,你这人当真是胆子不小啊。妙极,妙极啊!却是不知,你借东岳大帝之令还我前来,这又是有什么事情呢?”

    这次的推荐是从pc端开始的,也不知道能增加多少搜藏和点击!大家多多支持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