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胆大心细,威胁城隍-终有道-
终有道

第35章 胆大心细,威胁城隍

    “城隍大人,我求求您了,求求您救救我儿子吧,他才八岁啊,这两年他没有一天过得像个正常孩子一样啊。他还那么小,就只能每天在医院里面靠着医生不断的治疗活着,这不是他应该承受的罪过啊。

    这一切,一切都是因为我,都是因为我啊,是我当初不识好歹,用赶尸法术去捞偏财,这才有了报应!可是这一切都是我一个人干的啊,为什么要怪罪我的儿子啊?他还什么都不懂啊!

    城隍大人,我求求您了,我求求您开恩啊,只要您肯高抬贵手,我什么都愿意做,我愿意承受这一切的因果,什么报应都让我一个人扛吧!”

    宋建超说话的时候都已经带着哭腔了,从侧面还能够看到他的脸上布满了泪痕,那情形,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流泪。

    可是,这也仅仅局限于张家的这一帮人,那城隍爷还有他手下的一帮鬼差可是脸上连个表情起伏都没有,仿佛刚刚的一切都没有听见一样。

    尤其是城隍的那眼神,就仿佛是在看一介蝼蚁一样,连眼皮子都没有翻上一下,折扇轻轻的摇着,转过头来看了一眼案桌后面的陈琅,眼神之中满满地浮现出一丝得意。

    陈琅微微的握了握拳,然后又是慢慢地松了开来。

    见宋建超仍然是一直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心中也是一阵无名火起,猛的一拍案桌,喝道:“够了,哭哭啼啼的,没完了还!弄得本道爷心都烦了,你光哭着求人顶个屁用,滚后边去,不然的话事情要是黄了你连哭都没地方哭去!老子还不是替你想法子呢吗?什么忙也帮不上,就知道添乱!王八盖子!”

    什么?什么情况?怎么突然间说这么多脏话?

    陈琅的这突然转变让在场的众人一时间都没能适应的来,尤其是张家的几个人,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

    在张家他们几人的眼里,尤其是经过了这几天的事情之后,陈琅无异于就是一个神仙一般的人物,仙风道骨,知书达理,说起话来头头是道,做事起来井井有条。可是怎么今晚突然间就变得和大街上叛逆小子一样了呢?

    甚至是原先对他高看一眼的城隍爷此时也是有些看不透了,刚刚不还是彬彬有礼不卑不亢吗?怎么突然就骂起大街来了呢?他将扇子一敲掌心,站了起来,对着陈琅说道:“小道士,在本城隍面前休得造次,如此口吐胡言,本城隍可不喜欢听啊!”

    本来只是被宋建超这个哭哭滴滴的样子给气着了,现在突然间被这个城隍这么一打官腔,陈琅的脾气顿时就炸了,指着城隍就骂道:“造次你大爷!问你了吗?做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别多管闲事,你真当你以前那些事情都没人知道的?你是怎么当上的城隍或许别人不清楚,但是在我们这个圈子里面可没少有人白话!要不要我说出来给这些人见识一下,让他们了解一下你这个前清时期乾隆年间的青山县举人卫兴阳?”

    陈琅一下子说出了这个名字,倒是让对面的城隍脸色一变,原先云淡风轻的表情早已不见了踪迹,伸手指着陈琅,连说话的语气都有些变化了,变得焦躁,担忧,惊讶。

    他想要稳住自己的心情,却始终是不能平静,连声音的调子都变了,说道:“你究竟是怎么知道本城隍的名讳的?”

    张羽一看事情又发生了变化,也是好奇不已,说道:“爸,我怎么觉得陈道长似乎是抓住了这个什么城隍的把柄了啊?你看看,那家伙现在都有些气急败坏的趋势了!”

    张援朝也是看不懂了,只能含糊地说道:“我也不清楚,不过依着我看啊,陈道长那是有本事的人物,咱们之前可都看到了,他是先问候了那什么东岳大帝,虽然这里面的门道我也不太清楚,但是大知宾不也说了吗,那是管理阴司的顶头上司,人家都没说什么,这小小的城隍,应该也掀不起什么风浪吧。”

    陈琅此时心情正是不爽的时候,本来在道观他和自己那个师兄就经常吵吵闹闹的,这几天因为要替别人家里守灵,脾气已经收敛了不少,但是现在忍了这么久了,早就忍不住了。他身手敲了两下桌子,对着城隍卫兴阳说道:“本来我还不知道本地城隍是谁的,但是你却自报家门,说是乾隆四十二年被派在本地为官的举子,那我自然就能猜出一二了。师兄以前和我说过,咱们这个青山县虽然是个小县城,但是也出过几个人物。

    虽然不管好赖吧,但好歹县志里面记了,那就算个大事请了。这其中,可就包括你卫兴阳啊,本来还不想拆穿你的,你竟然还有脸皮称自己恪尽职守,造福一方?你怎么不说你是包青天啊?”

    城隍卫兴阳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将手中的折扇硬生生的捏成了两截,怒不可遏的对着自己手下的鬼差喊道:“胡言乱语,竟然敢冒犯本城隍!给我把他的魂勾出来!”

    那五六个鬼差立刻如同拿着勾魂锁哭丧棒朝着陈琅冲了过去,众人一见这个情形也是大惊失色,纷纷替陈琅而感到担心。

    可是陈琅却不躲不避,手中突然间拿起了一张蓝色的符箓,口中念叨着:“人来隔重纸,鬼来隔座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手指中夹着的那张蓝色符箓竟然无故燃烧起来,陈琅松开双指,让燃烧的符箓缓缓落下。

    符纸落地的那一瞬间瞬间引燃了一道火光,火眼熊熊燃烧起来,从案桌前开始分为两路,围成了一个大圈,只是却不是将自己围起来,而是将城隍卫兴阳还有一众鬼差给围了起来。

    几个冲在最前面的鬼差一时躲闪不及,竟然直接撞在了那一圈火焰上,顿时全身便被烧出了阵阵青烟,纷纷不停后退,这才险险保住自己没有魂飞魄散。

    城隍卫兴阳面色一变,道:“避鬼咒竟然还能这么用?你竟然想困住一个城隍?”

    陈琅面上露出了笑容,看着蠢蠢欲动的卫兴阳说道:“差点忘记了,你和这些鬼差不一样,你大小也算是一个神仙啊!所以呢我也不傻,在这避鬼咒里面我也稍微加了些料。

    我相信刚才你应该也看到了,我刚才用来施法的是一张蓝符,怎么样?城隍大人要不要试试看自己现在还能不能出来呀?”

    说完这些话,陈琅从案桌后面走了出来,手里面拿着白天的时候抓住了那个附带着姚老头一魂一魄的炼鬼。他慢慢地走到了火圈之前,就这么看着城隍卫兴阳,说道:“刚刚我是不是忘记说你生前的那些事迹了?那我们就接着说啊,卫兴阳,乾隆三年生人,屡试不第,终于在乾隆四十二年考取了举人,但是眼高手低,不务实事,家中也是无权无势,只能回老家做一个县丞。

    也幸亏是在任的县令有实力也有魄力,虽然有人在职不在位,尸位素餐,但是依旧是将地方管理的井井有条,你也算是抱了一条好大腿了,明明自己什么都没做好,但是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也因此最后被提拔上了本地县令的位置。

    后来,乾隆四十九年,本县发生大灾,水患频频,大灾之后又逢匪患猖獗,你治下不力,导致本县百姓受了很多苦难啊。后来你自己也是倒霉的很啊,竟然在去乡下田产查看自己的田地的时候遇到了一小股土匪,被人当做大户劫杀了,当真是可怜得很啊。

    你在任的短短不到八年的时间,虽然没做出什么成绩来,但倒是结交了不少的豪门大户,土豪乡绅啊。你利用自己的职权之便,大开方便之门,帮他们赚了不少的钱财,自己也收取了不少的好处。不过你这人贪心归贪心,倒是没忘记自己的手下。而你能够当上这个城隍,也多亏了你的一个手下啊。

    在你死后,他就替你大肆宣扬,说你是多么的廉政爱民,说你是为了追击盗匪惹恼了流寇,才被人寻仇杀害的。而受过你照顾的那些大户们自然是乐意帮个忙替你歌功颂德,还替你建了祠堂。

    虽然说时间不长,但是那几年你也受了不少香火供奉呢,或许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当时本地的县城隍功德圆满离开之后你才会被选上的吧。

    这么一说,你这个城隍爷当的也不是怎么根正苗红啊。怎么,你是打算跟我这里上纲上线呢,还是老老实实的把该办的事情办了呢?两条路,你自己选吧!”

    那个城隍卫兴阳被陈琅这么一顿揭短气的说不出话来,只能不停的你你你的。

    而这一切都是被其他人看在了眼里,宋建超抬起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的城隍老爷,又看了看陈琅,问道:“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陈琅耸了耸肩,说道:“这些都是师兄告诉我的,不过看这位城隍老爷的反应,应该是假不了的!你尽管放心吧,今晚这事情我先通知了东岳大帝,虽说他老人家不一定会过问,但是既然已经有了这一个流程了,也算是有了记录了,这家伙不敢对我们下手灭口。他没有本事灭我的魂,所以只要我死后去下面告他一状,他这百年供奉换来的一切,就全白费了,少不得还要受一番惩罚!”

    张羽一看陈琅这么做,也是忍不住叫了声好,而张援朝哥俩也没有再去阻止,反倒是一脸憧憬的看着陈琅,说道:“我的乖乖,没想到这陈道长连城隍爷都敢威胁啊!

    已经上了pc推荐了,但是为什么我总觉得没什么变化呢?大家多多给力啊!我已经很努力在码字了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