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父代子过,契约成立-终有道-
终有道

第37章 父代子过,契约成立

    “这样做真的合适吗?麻烦城隍老爷您把这句话最后的那个吗字去掉,还有语气都给我改一下,你看清楚我写的条款了吗?”陈琅指着那个文书对城隍卫兴阳说道。

    城隍老爷看着那文书,又抬头看了看陈琅,全然再也没有之前刚来的时候那番威风八面的样子了,就像是一个前清的小官员面对大领导一样。他微微弓着腰,指着文书,似乎在等陈琅的指示。

    越看这孙子模样就越让人觉得不顺眼,陈琅没好气的骂道:“你好歹也是个城隍爷,虽然现在确实是人身自由受了些限制,但是能不能麻烦你把腰杆子直起来?你瞧瞧你那点头哈腰的样子,一点骨气都没有,你不是读书人吗?就不能拿出些气节来?

    要我说嘛,我就是看不惯你们这些前朝的官,尤其是文官,除了极个别的还有些骨气,其余的都好像装孙子一样,成天到晚的奴才奴才的。我说你倒是照着文书念啊,光这样抬头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字吗?”

    这气势,着实把卫兴阳给压得抬不起头来了。连城隍爷都被压住了,他那些手下的鬼差自然就更不用说了。

    对于刚刚陈琅的这一番话,张羽越听越觉得有些似曾相识的感觉,那架势,那说话的态度,怎么就好像是学校里面的老师在教训学生一样?之前他读高中的时候不是经常听见班主任这么说吗?别一天到晚盯着我看,我脸上又没有字,看书啊!

    想到这里,张羽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然后自觉这个场合似乎不太应该这么失礼,便连忙用手捂住了自己的嘴。

    陈琅见他这样不自觉的皱了皱眉,说道:“好端端的你笑什么?还有,要笑你就光明正大的笑,偷笑也就算了,既然后笑出声了,你捂着嘴干嘛?”

    张羽忍不住笑,捂着自己的肚子说道:“我是看你刚才说话的那架势,想起了我们高中班主任了!他当初生气起来训我们的时候跟你刚刚简直一摸一样!哈哈哈!”

    陈琅没有上过高中,自然是不明白他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也不明白笑点到底在什么地方,只是疑惑的嘟囔了一句莫名其妙。然后他又转向了卫兴阳,不耐烦地说道:“喂!你到底想没想好啊?照着念啊!顺便告诉这个瘸子,让他知道到底他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才能换他儿子的命!”

    一听说陈琅真的有办法就自己的儿子,宋建超的眼睛顿时就又亮了起来,已经全然不顾自己身上的烧伤,对着陈琅不住的磕头,道:“多谢陈道长,多谢陈道长!是我刚才被猪油蒙了心,是我好心当驴肝肺!一切都是我的不好!多谢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多谢!多谢!”

    陈琅都没拿好脸色去看他,说道:“你也别着急谢我,先听听我写的那封文书上面到底要让你付出什么代价吧!或许不仅仅是我白天对你说的那些呢,要是你不能够接受,最后不签字画押,就算城隍印信盖了章了,也起不了作用!”

    此时的宋建超哪里还在乎这些,在他看来,自己是已经死定了的,如果临死前能够保住自己的儿子的命,什么代价不能付出,难道还比死更难做到?

    “怕什么?大不了不就是一个死吗?反正我这辈子早就活够了!就当是把命送给我儿子了,让他去活我剩下的阳寿!”宋建超脸上满满的露出笑容说道。

    可是当城隍卫兴阳读出了陈琅写的第三封文书上面的内容的时候,他的脸上,就再也露不出笑容了。

    “因感念天地阴阳有序,不可随意转嫁因果,有因必有果,如果无法化解因果则天地将不能够依序而行,需得有人接受这份因果,承担这份罪恶。可此乃赶尸人宋建超父子之间的家事,如是将因果转嫁他人,则对他人大为不公,故此因果将由宋建超自行承担。”

    如果只是这些,宋建超当然也不会觉得惊讶,本来就是自己造的孽,自己承担也是理所当然的,可是这后面还有一段话,说的他心里面可就有些犯嘀咕了。

    “此乃天地大道也,因果加身不得善终,且不以身死魂消为止,需得以偌大功德将其抵消。然宋建超早前多行不义,罪孽深重,已经脱离不了天地大道的惩罚,故万死不抵其罪!如需偿还因果当从其身死之刻而起,受阴司责罚之苦,不入轮回,以此偿还因果,以慰天地。待其业障全消,方可重入天地阴阳序列,再入轮回!

    罪人宋建超,现已享阳寿三十有五,寿元当归八十有二,去其阳寿四十七,转嫁与其子,续其性命。乙亥年八月二十四子时!”

    听说这宋建超能活到八十二岁,张羽都吃了一惊,还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他竟然能活这么久?

    城隍卫兴阳不由得呵呵笑道:“想不到你这个小道士还真是有魄力啊,这样的方法你都能想得到。我只听说过父债子偿,今天还是第一次见到父代子过的。这样有违纲常的要求,我也不知道天地文书能够能答应啊!”

    “少废话,你只要盖你的印章就行了,其他的不用你管!而且这本来就是他应该承受的罪过,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你难道还打算拿封建时代讲究的三纲五常来说事?”陈琅没好气的说道。

    看着宋建超神情恍惚,有些犹豫不决的样子,张羽气不过又踹了他一脚,说道:“怎么了?你今天白天的时候不是还一副慈父相吗?不是说只要能够救你的儿子,你什么都愿意做吗?现在不会是后悔了吧?”

    看着跪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宋建超,张援朝心里面突然有些不是滋味,天下父母的心都是差不多的,想想也觉得可怜,所以他走上前来拉了一把自己的儿子,制止了张羽想要继续数落他的举动。

    眉头慢慢地皱了皱,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也别难为他了,为人父母谁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好好的,可是刚刚说的这个代价也着实不小啊。你想想啊,不入轮回啊,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还是让他好好地考虑考虑吧。”

    陈琅也不打算强求,他慢慢的收敛了自己身上的脾气,重新变回了那个温文尔雅的年轻道士,说道:“我也不想强求你,你还记不记得今天上午我给你算的第三卦,我说过,你儿子的将来,取决于你的选择。直接去是很容易,人们都说死了就一了百了了!可那是对于普通人而言,我们这些人心里面也都知道,死,并不只是事情的结束,对于某些人来说,这或许也才不过是个开始!”

    说到这里的时候,他抬眼看了火焰圈子里面的城隍卫兴阳,然后又接着说道:“但是我要告诉你一声,我答应你的事,是从决定就你儿子那时候开始算的。只有你决定用你自己的命,用你轮回的机会去救你儿子,我和你之间才有新的因果。如果你放弃了,那咱们之间就再无一丝因果牵扯,也可以说是毫不相干!

    至于应该怎么去处理这个因果,我上午的时候也告诉过你了,决策权在你,你要是答应了,我才能接着去做下面的事情。但你要是不愿意,我现在就解开这个圈子,也省得城隍老爷难办了,大家都轻松了不少。反正张家老爷子的事情今晚已经解决了,你我都替彼此省些功夫。”

    对于这番半是讥讽半是激将的话,宋建超是真的听进去了,他的眉毛不自然的动了动,陈琅便知道他的内心已经有了松动。

    似乎是终于下定了决心,宋建超突然间露出了一丝笑容,说道:“话都说到这份上了,我还能不答应吗?我这一辈子啊,基本上没做什么好事,也没有想过要做好事。不过当我第一次看到那个小兔崽子的时候,看着他那肉嘟嘟的小脚丫,胖乎乎的小肉球一样的身子,我竟然有一种愿意把我的一切都奉献给他的念头。

    唉,只可惜我这个做爹的没出息啊,能够给他的东西不多,想做生意赚钱给他一个好未来,生意也赔了。后来知道他从小身体就不好,所以我就做了很多昧良心的事情,没想到这非但没有帮到他,反而是害了他。

    既然能用我的命,用我转世轮回的机会去救他,我为什么不做呢!我答应了!”

    说着,他用牙咬开了自己的食指,看着自己鲜血淋漓的手指,他竟然又笑了,自嘲一样的说:“想不到我做了这么多坏事,竟然还能有八十多的寿元,可惜我的孩子,什么都没做,就要受这些苦难!儿子,你要替你爹好好的活下去啊!”

    滴上了他的血,盖上了城隍的印信,陈琅收回了最后两封文书,将它们与第一份文书做了一个简单的比对,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然后苦笑了一声,道:“四十七加八,五十五岁?好像也不是太长啊,算了,再给你五年,帮你凑个整吧!希望你这个毛头小子长大以后能多做些善事吧!”

    然后那朱砂笔在文书的最下方又加了一句话,签上了自己的名字后才开始焚烧。或许除了他自己,不会再有人知道他到底加了什么吧。

    写前面一半的时候,我也想起了当初我们班主任骂人时候的情形,哈哈哈!o(n_n)o哈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