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焚香祭表,同门夜话-终有道-
终有道

第38章 焚香祭表,同门夜话

    陈琅用朱砂笔在文书上面勾完了最后几笔,然后将文书折叠起来,双手合十闭目祈祷了两句,然后才将文书放在火盆里面焚烧干净,道:“正心观弟子陈琅,与青山县清水镇本地城隍卫兴阳在此递上天地文书!请天地过目!”

    张羽看着已经化为灰烬的三封文书,又看看一脸恭敬的陈琅,甚至包括那个之前还让他感到不太喜欢的城隍卫兴阳,有些不理解这其中的门道。他小声的喊了两声陈琅,问道:“喂,陈道长,是不是只要这文书烧干净了就行了?”

    似乎是仪式还没有结束,陈琅并没有理睬张羽,并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而是慢慢的深吸一口气,随后分成三段吐了出来,俯身拜了三下,这才转过身来。

    他看了一眼一脸疑惑的张羽,说道:“当然不是这么简单,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我在文书上面用朱砂笔书写了焚烧的日子和时辰,而且还盖上了城隍印信,这就相当于单位的文件盖上了公章,这才有了法律效应。有了法律效应的文件借由天地渠道发布出去,这才能真正的实行。”

    他将那个装着附带姚老头魂魄的炼鬼的墨盒放在了火圈面前,然后双手结印喝道:“太上敕令,解,散,离!急急如律令!”

    最后一个字刚刚出口,那地面上原本熊熊燃烧的火圈此时就已经渐渐的变得微弱了下来,最终直到火焰熄灭。陈琅面带微笑,笑眯眯地看着卫兴阳,说道:“刚刚事急从权,所以对城隍老爷多有得罪,还希望卫大人能够大人不记小人过,原谅在下刚才行事的鲁莽啊!

    这个炼鬼呢我就放在这里了,还烦请城隍老爷能够秉公执法,将此人绳之以法。此人生前作恶多端,以操魂控鬼之术害人颇多,先前我也曾收复了数十只恶鬼。除此之外,他还为了一己之私,尽数将自己后来派遣而来的近四十只恶鬼全部弄得魂飞魄散。

    那些冤魂原本只是要等候阴寿耗尽去阴司轮回的枉死鬼,收了他的操纵不提,还因此落了个永不超生的下场,真乃可恶至极。此等违背天地秩序之事,万万不能姑息。”

    那城隍卫兴阳听陈琅这么一说,面上虽然仍然没什么好脸色,知道这是对方在故意迫使自己按照他说的来办。他当城隍也有小两百年的时间了,也是头一回做事做得这么被动。被威胁了不说,还要帮他做事,偏偏自己还没地方说理去,真的是太憋屈了。

    他咬咬牙,对着身后的一众鬼差说道:“众鬼卒听令,此等厉鬼扰乱阴阳秩序,伤天害理,断然不可姑息。今本城隍命令尔等将其拘拿,勾出其剩余的一魂一魄,然后收押。本城隍以一县阴阳官的身份做出判决,待三日后于天地正法!”

    虽然其他人听的是不明不白的,不过陈琅脸上却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他知道,城隍爷这句待三日后于天地正法那是要彻底灭了这家伙仅有的一魂一魄了。呵呵,这个姚老头终归也是没能逃脱这个魂飞魄散的命运啊,也算是善恶到头终有报吧。

    之后陈琅还是亲眼看着城隍给张家老爷子安排好了轮回转世的日子之后才“恭送着”城隍老爷离开。

    看着城隍和一群鬼差的身影慢慢消失,张家人这才七嘴八舌的问起了这其中的门道。

    不过陈琅也没有那么多时间一条一条的给他们解答,只能摆摆手没有去理会,他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宋建超,道:“你手上沾的人命太多了,不过我也没法子去追出更多来了!既然天地文书都烧了,再给你三天的时间,你明天一早就去警察局自首吧,把事情交代清楚了,该怎么判就怎么判!

    不过估计你也不会等太久,只要记得在死前做出些贡献就行了。别忘了我让你做的那件事,七天后,会有阴差去勾你的魂!你的儿子,张家会帮你抚养长大的!”

    宋建超此时再也不像之前,他的脸上虽然被烧伤了,但是表情却非常的平静,他点点头,说道:“知道了!答应过的事情我一定会做到,事关我儿子的命,我绝对不会食言的!”

    张援朝倒也是爽快得很,说道:“这事情你就放心吧,你儿子交给我,中午的时候已经让手下的人去安排了,下午的时候就已经换了医院,他的医药费还有以后读书生活的钱,我给你出了。你的日子也不多了,虽然没做什么好事,但是都快死了,今晚就好好睡一觉吧!”

    宋建超露出了一丝欣慰的笑,长舒了一口气,道:“自打我学了赶尸术以后,还真的从来没有好好睡过一觉呢。不过以后死了也有的是时间睡觉呢,我想在临死前再看看我儿子,虽然他很小就跟他妈走了,也不一定还记得我这个做爹的,不过不见他一面,我心里总还是放不下!等见过了,我就去自首!”

    “行,我明天就给你安排!”

    当天晚上,或许应该说是凌晨,直到三点左右陈琅才坐车回到了正心观。本来按照张援朝他们的意思,是要留陈琅在家里面好好休息的,但却被陈琅严词拒绝了。见他执意要回去,众人便也不再挽留。陈琅也只是说让他们明天一早安排刘云开车去接他,送他去渝州。

    推开门进了屋,陈琅看见张五湖房间的灯还亮着,便整理了一下衣服,轻轻的敲响了房门,道:“师兄,我回来了!您是有话要和我说,对吗?”

    陈琅没有进门,只是站在门外等着,等了有几分钟的时间里面依旧是一片寂静。不过他也没有着急离开,反倒是继续说道:“师兄没有要责怪我的意思?”

    说完这一句,里面才传来了张五湖的说话声:“怪你?我怎么有资格怪你啊?命是你自己的,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还能说什么?而且,就算是我说了,你就当真能够听得进去吗?”

    陈琅在门外深深一欠身,拱手给里面的张五湖施了一礼,说道:“既然师兄理解,那我就在此拜谢了!”

    他的这一番话说得不平不淡,搞得屋里面的张五湖似乎也是有些生气了,他的音调稍微有些抬高,说道:“你要怎么做我确实是管不了了,但是我希望你知道,你的命不仅仅是你自己的!是你父母给的,是师父当年救下的。五年的阳寿,你说送就送了,真是大方!亏你还是修道的,不懂自爱,何来爱人!你的道,还差得远呢!”

    对于自己师兄的责骂,陈琅是虚心的接受了,他也是难得的认认真真的听了张五湖一番教训而没有回嘴。他听到最后才非常恭敬地说道:“师弟受教了,多谢师兄点拨!这一次帮张家办事,我发现我自小在观里修的道还不是最最适合我的道。所以我想知道,什么才是真正属于我的道,我也想知道,当时师兄经历了那些事情之后,是出于什么考虑暂时放下了自己的道。

    道可道,非常道。师父教过,我们要修的道,不是什么天地大道,那是人力不可望而又不可及的。我们人能够做到的,就是完善自己心里的道。我想多经历一些事情,去雕琢打磨我自己的道!”

    屋里传来了一声叹息,然后陈琅就听见张五湖无奈的说道:“罢了罢了,我是真的管不了你了。除了师父,也没人能够管得着你了!去吧,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过要是哪一天你觉得自己扛不住了,就和师兄说,别看师兄我四十了,但是也还能帮你撑住一片天的!”

    说到了这里,他又补充道:“还有,做事前虽然不要有牵挂,但是也不要忘记,你还有父母。这其中的度,你自己去把握吧。”

    陈琅听了以后连忙称是,刚想回自己的房间,却又不自觉地停下了脚步。

    他转身再次叩响了张五湖的房门,说道:“对了师兄,我今晚做的事情,拜托你千万不要告诉我父母,我不想让他们操心!他们的日子过得已经很辛苦了,没必要再替我操心了。况且父亲受了太多操劳,腰不太好,母亲的身体也不如以前了。”

    “你小子还能想到这些,也算是还有些良心!放心吧,这事情我会烂在肚子里头。”

    陈琅接着又说道:“还有一件事情,师弟我明天想去一趟渝州,去见见那位几年前被您收拾了一顿的马王爷,师兄你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吗?如果你有话要我带给他,我可以帮你们传话的!”

    张五湖只是说了一句“你见到之后再说吧!”便再也没有多说一句,呼的一下吹灭了房里的油灯,再也不理睬陈琅一句。

    对于这句话,陈琅还有些不太明白,但是他也没有再去多想,只道是事情缘分未到,自顾自的回去房间睡下了。

    殊不知另一间房里面的张五湖仍然一个人坐在蒲团上,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的道,不是那么容易走的!”

    等到年后我会努力积存一些稿子出来,争取做到一天两更,然后保持下去,大家多多支持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