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香烛店铺,离奇命案-终有道-
终有道

第40章 香烛店铺,离奇命案

    大白天的怎么会突然间感觉到一股阴寒之气呢?

    陈琅皱了皱眉,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脚下的步子稍微放缓了一些,将自己的身子落后在了刘云和张羽两人后面半步的位置。

    这倒不是想让他们两个当自己的挡箭牌,而是出于安全的考虑。因为刘云张羽他们两人的身手反应都还算不错,真要遇到了什么危险,应该也能及时躲过去。就算是实在来不及反应,站在他们身后,陈琅也好在关键的时候帮上一把。

    而事实上陈琅的决定好像有些多余了,因为好像根本用不着他出手,或许是觉得自己能够难得的放开了闹腾,不用考虑上学读书的事情了,张羽变得有些激动和亢奋。稍微有一丁点儿意外他都是极为迅速的做出了反应。那速度,已经远在陈琅的预料之外了。

    因为是忽然注意到了陈琅的异常,张羽也稍稍放缓了步子走在了刘云的后面,这样就变成了是刘云是走在最前面了。而当他的左脚刚刚跨进了门槛进入到香烛铺的里面的时候,突然间就从墙边窜出来一个人影,直逼刘云而去,并且速度非常的快。

    前后加起来也就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吧,张羽突地面色一凛,向前一个跨步将刘云朝后一拉,同时身子整个转了过来,借着转速和腰力摆出一腿踢向窜出来的那个人影。那一腿力道又大,速度又快,简直让人避无可避,俨然正是非常难练的高踢鞭腿。

    那个突然窜出来的人影似乎像是来不及躲闪,又像是完全不担心会被踢中的样子,去势不减,结果被张羽一脚结结实实的踢中,又因为惯性重新被撞回了墙上,然后等落了地众人才发现这竟然是被张羽直接从脖子处被踢成了两截。

    张羽本来是只想要来个后发先制人,让对方在短时间内丧失行动能力而已,可是却也想不到对手竟然这么不堪一击,只一脚就身首异处了。到底还是一个不到二十的大小伙子,一时间,他也是有些慌了神,面带惊慌地问道:“我日,老子不会是杀人了吧?他的头怎么掉了?”

    不论先前说的有多么的慷慨激昂,真要是搞出了人命,是个人都会有些惊慌失措,除非他是个中老手,不然,除了发愣和紧张之外,也没啥别的反应了。

    陈琅见张羽就这么愣愣的站在门口,有些不耐烦的站在他身后伸手将他朝门内一推,吓得他差点没一脚朝后踢上来。

    张羽嚷嚷着拉着陈琅的道袍,着急的说道:“陈道长,你要替我作证啊,你刚才在背后一定看的很清楚对不对?我只是失手才杀了他的,我不是故意的,是他先冷不丁的冲出来我才会踢他的,是正当防卫!你和刘哥得替我作证,不然的话,我可是得坐牢的!”

    没有理会他的嚷嚷,陈琅甩开了他抓着自己衣服的手,然后慢慢地走到了墙边,将那个被张羽踢得身首异处的人的尸体扶了起来,然后一只手拿着身体,一只手拿着人头,转过来说道:“你紧张什么?踢坏了一个纸人而已,没人会小题大做的抓你去坐牢的!”

    看清楚了他手上的人头和身体,张羽这才发现那竟然只是一个和真人等比例大小的纸扎,顿时也是松了一口气。不过转瞬间他又开始疑惑起来了,这不太对劲儿啊,如果刚才真的只是这个纸人的话,自己怎么会没有察觉出来呢?要知道那一脚踢过去,给他的感觉可不像是在踢纸人啊。

    刘云刚才也是被吓的一头的冷汗,伸手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不明白地问陈琅:“陈道长,刚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怎么我这才刚进门,那个纸人就嗖的一下飞过来了?难不成他还能自己动起来?”

    随意地将那纸人的人头和身体一丢,陈琅拍拍手说道:“纸人当然不会自己动了,不过要是有只鬼在背后操纵的话,那自然就是另当别论了。”

    “有鬼?大白天的怎么会有鬼?”

    刘云和张羽两人不由自主的神色紧张了起来,在他们看来,这要是有人在捣鬼,他们倒还一点不害怕,怕就怕是真的有鬼。

    张羽握紧了拳头,警惕的观察着四周,问道:“鬼在哪儿?”

    陈琅伸手一直后面的堂屋,道:“被你刚刚那威风凛凛的一脚吓坏了,现在应该是躲进里面去了!”

    “真的假的?鬼还能被我吓着?”张羽有些不敢相信的问道。

    陈琅这次倒是带头走向了里面,一边走一边说道:“这只鬼好像有些古怪,大白天的就能出现,应该是半虚半实的身体,所以才会被你刚刚那一脚吓到。不过你也不用太担心,对付鬼,我有的是办法,而对付人,我想你也是有本事的吧!”

    说完他便一下子推开了里面屋子的小门,本来还以为那只鬼或者是背后操纵那只鬼的人会在门口等着他,却不曾想到,这一开门竟然连他也被吓到了。

    屋里面没有人,准确的说,是没有活人。

    陈琅看见一个穿着藏青色唐装的中年男的趴在地上,一只眼睛上面戴着眼罩,另一只眼睛瞪得大大的,瞳孔已经涣散开来,很显然是已经死透了。如果他的记性没有出现差错的话,这个人应该就是几年前和他有过一面之缘的马王爷。

    里屋里面东西的摆设有些凌乱,床头的一个柜子被翻开,里面很多东西都被翻了出来,衣物,香烟,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东西散落了一地。柜子里面还有一些黄纸,而这个马王爷的手里面也紧紧的攥着半截黄纸。看样子,应该是事情发生的突然,他刚从床头柜里面将东西拿出来,还没来得及动手就遭遇了不测。

    里屋里面还摆着一个已经翻到了的神龛,里面供奉了一个小木匣子,只不过这时候香烛贡品已经散落了一地,木匣子也已经是打开了的状态。

    那木匣里空空如也,但是却不像是被人拿走了什么一样,反倒像是有什么东西从里面跑了出来一样。如果陈琅猜的没错,这个神龛上的木匣里面原本寄放的东西,应该就是这个马王爷那仅剩的一只本命小鬼吧。

    站在后面的两人见陈琅呆呆地站立在门口也不进去,顿时觉得非常奇怪,尤其是张羽,在经过了进店门的那一番动静后,他可不敢在有什么轻举妄动了。

    不过这并不代表他就会放松警惕,这几天他也从陈琅身上学到了一些东西,不论是对付人还是对付那种脏东西,小心谨慎那是绝对没错的。

    他拉了一下刘云,然后对他点头示意,让他注意外面会不会再有什么意外情况发生,然后自己才一步步地走到了陈琅身边。

    当他看到了马王爷的尸体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趴在地上的时候,脸上表情大变,惊道:“这什么情况?陈道长,这人不会是你刚才进门干掉的吧?不太可能啊,我怎么没见到你出手呢?难不成又是什么特殊的法术?”

    见他还准备自顾自地问下去,陈琅连忙捂住了他的嘴,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地说道:“有人在我们之前来过这里,而且可能还没离开!”同时伸手悄悄地对着张羽做了一个小心衣橱的动作。

    张羽会意的点了点头,然后一边慢慢的走到衣橱边上,一边故意假装继续刚才的惊慌的反应说道:“你说是不是咱们来晚了一步?要不咱们就早一点离开吧,虽说这不关咱们的事情,但是毕竟牵扯到了人命案子,容易说不清楚!”

    外面听到动静的刘云也想要冲进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却在进门的时候被陈琅一把给拦住了,然后就看到张羽正一手拉着衣橱的门,另一只手顺势拿起了旁边神龛上面的一个大烛台,就好像是要开门给里面的什么人来上一下似的。

    张羽深吸了一口气,给陈琅使了个眼色,然后猛地一把拉开了衣橱,抡着大烛台就准备砸下去。可是这才刚准备砸下去,他却发现这个大衣橱里面除了几件挂着的衣服竟然什么也没有。

    刚准备放下手上的烛台问问陈琅是不是猜错了,就听见陈琅大喊道:“小心!”

    张羽没有顾得上去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就立刻后退了一步,可是正赶上他的身后就是放神龛的柜子,根本就是退无可退。后背一下子撞到了柜子上,力道不小,疼得他心中不免的骂了一句脏话,暗道自己情况不妙。

    没等他再做出下一步反应,那衣橱里面的一件长袖唐装竟然像是有了自主意识一样伸着衣袖勒上了他的脖子。

    张羽拼命地用手去撕扯这件会勒人的衣服,但是每一拳每一脚就好像是打在了棉花上一样,竟然毫无作用。他的脸瞬间就被勒得涨红起来,连舌头都忍不住翻除了嘴巴。正当他以为自己要被一件衣服给活活勒死的时候,陈琅三两步冲到了他的面前,两手拉着那件唐装的两个袖子反过来这么一扯,就听见刺啦一声,竟然是将那两截袖子给扯了下来。

    张羽连忙甩掉了脖子上面缠着的衣袖,暗道自己实在是太大意了,问道:“什么情况?我还是头一回看到衣服还会勒人的!”

    看着没了双袖的唐装飘在半空之中诡异的飘动着,陈琅回道:“衣服当然不会主动害人,很显然,这是有只鬼钻进了这个衣服里面啊!”

    大家多多支持啊,眼看着就要到年底了,大家多帮帮忙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