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三言两语,牛刀小试-终有道-
终有道

第5章 三言两语,牛刀小试

    直到陈琅坐上那辆桑塔纳轿车跟着他开了足有好几里地,姓刘的那个助手心里面仍然是没底,要是这个年轻的小道长不能把事情完美解决的话,自己上哪去找这么好的工作啊,集团老板的助手,那可是心腹之人啊,完了,这下子算是彻底完了。

    他正想着自己一会儿到了之后该怎么解释,就听见坐在后座上的陈琅突然开口说道:“之前在观里有些失礼了,希望您见谅,先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陈琅,还没有请教这位大哥您叫什么呢?”

    那开车的男人这才想起来原来自己之前连姓什么叫什么都没说就在人家那里啰嗦了半天,真是太失礼了。看来是真的有些心急了,不然的话凭自己平时跟着老板去各个地方谈生意处理事情得来的经验,怎么也不应该这么没礼貌才是。他连忙笑着赔礼道:“陈道长说笑了,应该我给您道歉才对啊,我姓刘,叫刘云,是张家建材集团的董事长助理!您叫我小刘就行了!”

    小刘!这也太那什么了吧?自己今年还不到二十,对方怎么也得三十好几了,真要这么叫也太不合规矩了。陈琅笑道:“这怎么可以呢?您比我年长,那我就叫您刘哥好了!”

    “成!那我就托个大,占一回陈道长的便宜了!”刘云见陈琅没一点儿架子,心里面也是宽慰了不少,不过一想到之前张家灵堂那里发生的一切,他的眉头就又皱了起来。

    因为天色已黑,虽说这乡镇的公路上没什么人,但是因为刘云心急,车速开的也不慢,陈琅就看着周围的景物在刷刷的后退着。他有些担心,要是因为刘云分心而出了什么岔子,那可就是得不偿失了。

    陈琅坐在后座从后视镜里面看到刘云的表情,轻咳了一声出声提醒道:“刘哥,凡事急不来的,就算真的晚了一时半会儿的也不至于会让事情更糟糕了!我估摸着张家那里短时间内也不会有什么大事,既然有人能介绍你到我们观里来求助,想必他也有法子应对片刻,出不了事!但是如果你再继续一心二用,这天色已黑,路上要是出了什么情况的话,没等张家出事,咱们俩就先有麻烦了!”

    然后,陈琅轻轻的敲了敲驾驶座的背面,说道:“比如这前面的岔路,据我所知,光今年一年就已经出了三条人命了,我可不想咱们两个成为第四第五个!”

    这句话算是一言点醒梦中人吧,一下子就把刘云的心思给拉了回来,他定了定心神,慢慢松了松油门,集中精神开着车。就在车子经过岔路口的时候,他无意间看到了车外岔路的那里似乎还站着一个人,脸上模模糊糊的看不清楚,但是身上却是布满了血迹,一条腿还以极其不规则的角度扭曲着,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活人。

    这可把他给吓了一跳,正想回头再看个究竟,就听见陈琅再次说道:“别回头看!好不容易避开,免去了咱俩成为替死鬼的可能性,刘哥你可千万别上赶子朝上撞啊!”

    一听这话,刘云顿时就是一身的冷汗,双手死死地稳着方向盘,眼睛仔细地盯着前面的路,甚至都不敢再从后视镜去观察刚才的那个人,车速也是又稍稍的降了一些,稳稳当当的行驶着,不敢再有丝毫的分心。

    他一边开车一边问道:“陈道长,刚才那是——”

    “应该是三个月前在那里出车祸死掉的人吧!事故易发地段,横死在那里魂魄无法正常投胎,长期逗留就成了地缚灵,如果找不到替身顶替他的位置的话,估计就得一直在那里等了。可惜啊可惜,咱们两个也算是运气好,没给他这个机会,他只能等下一个倒霉鬼来替换他了,才能解脱这个困境去转世轮回!”陈琅说话的语气很是平静,似乎是对这种现象已经见怪不怪了的样子。

    似乎是见刘云还有些疑惑,为了能让他安心开车,陈琅这才继续解释道:“万物皆有道!虽然此道不仁,但是皆为定数!有人得到,就必定会有人失去。生前他虽然也是受害者,但如果不是因为他大意疏忽,也不至于让前一个家伙影响做了替身。刘哥你也不用替他感到可怜,如果刚才你也翻了车,做了他的替身,那么那个时候你肯定就不会再继续同情他了。虽然你心里着急,但是想必也不至于着急到此等地步。最开始的时候你的车速已经远远超过正常行驶的速度了,心神也是极其不宁静,显然是受到了他的影响。你对比一下你现在的情况,或许你依然会很着急,但是也绝对不会像刚才那样,是也不是?”

    经陈琅这么一点拨,刘云觉得好像确实是这么一回事。自己现在虽然着急,但是一切的情绪仍然是可控的,想想刚才那人的惨烈模样,他真的是忍不住由心里打了个冷颤。如果说之前刘云还有些怀疑陈琅到底有没有真本事的话,现在倒是可以打消了这个疑虑了,这个年轻的小道长,必定也是个有本事的人。

    之后的十来分钟里面,陈琅只是闭着眼睛假寐,入秋之后天气已经渐渐转凉,再加上到张家的时候时间也已经七点多了,更是显得多了几分寒意。陈琅紧了紧身上的道袍,然后才打开车门走下车,看着那挂着白布的宽阔大院子,还有外面围着的不知道是为了守灵还是凑热闹的人们,陈琅的脸上几乎看不出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真的如一个仙风道骨的小神仙一样。

    刘云急急忙忙地带着陈琅穿过看热闹的人群走进了灵堂,对这一脸愁容的张家老大说道:“老板,我把正心观的道长带来了!”

    张家老大一听这话急忙回头,可是这一入眼除了年纪轻轻的陈琅之外,再也没有一个在他印象中能被称作是“高人”的了,不免有些奇怪。他皱着眉头看了看陈琅,又回头看了一眼和他一样是一脸吃惊的大知宾,立马强忍着怒意问道:“这就是正心观的张五湖道长?”

    刘云连忙拉着陈琅介绍道:“这位不是张道长,而是正心观张道长的师弟,陈琅陈道长!老板,陈道长可是一个真正的高人啊,我刚才在路上——”

    话还没有说完,张家老二就已经忍不住了,叉着膀子嘲笑道:“他一个毛头娃子有什么高人不高人的?我看你就是你小子随便找了个人来应付老子是吧?看来我大哥平时对你们这些个手底下的人是太好了啊,这要是换了我,早就——”

    “闭嘴!”

    张家老大一句话就再一次让自己的弟弟闭上了嘴,他回头看着大知宾,发现他仍然是一脸的疑惑,便轻声地咳了几下,这才让大知宾回归神来。大知宾上前走了几步到了陈琅面前,拱了拱手问道:“小道长是张道长的师弟?”

    陈琅平静地宣了一声道号:“福生无量天尊,我确实是正心观的道士,张五湖正是我的师兄!这次张家的事情我师兄交代过了,让我代为处理,劳烦先生再讲一次事情的前因后果!虽然之前听刘哥讲过一次了,但是我希望能有的懂行的人更加准确的描述一下,这样的话处理起事情来也更加的方便!”

    本来是想多询问两句看看这个年轻的小道士到底有什么本事的,可是谁曾想到陈琅竟然直接爽朗得略过了其余的步骤,直奔主题。大知宾的眼神微微变化,然后对张家老大点了点头示意道:“行事果断,确实有高人风范!可以试试。”

    没有理会站在周围的其他人,大知宾伸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先是带着陈琅到了张家老爷子的棺材前,指着那依旧无法点燃的长明灯说道:“陈道长,咱们先看看这个长明灯吧,灯点不着,张老爷子现在魂魄很不稳定,我也试过很多法子了,但似乎都不是我以前遇到的那种情况,所以也一直没能解决。这已经不是我们这些做知宾能够解决的了,只有靠你们道士了!”

    冬至的时候还赶上月末周六加班,只能定时凌晨上传,大家记得要多穿些衣服多保暖哦!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