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散阴点灯,借火煮饭-终有道-
终有道

第6章 散阴点灯,借火煮饭

    陈琅前前后后听了一些大知宾的叙述,算是知道了一些基本的信息,他整理了一下道服,伸出手像大知宾之前做的一样,在棺材板上轻轻地扣了三下,虽然同是敲了三下棺材,但是陈琅敲的方式却和大知宾不太一样。

    大知宾之前在灵堂帮乔淼他们两个解围的时候用的手法是半握着拳,拳心向下,敲的节奏是两短一长,当当,当。而陈琅伸手作敲门状,手心向外,用指关节来敲,当,当当。虽然只是很小的细节上的差别,但是这细小的差别之中所代表的意思却截然不同。前者是大知宾为了和张老爷子商量而做的敲门询问手法,算是建议和规劝,让他不要生气,而后者则是陈琅在用先礼后宾的手法,先敲第一下表示提醒,后两下连击则是在告诫,凡事留一线,不要闹得太欢,不然对谁都没有好处。

    别人或许不知道这里面的门道,但是大知宾是明白的,除非是有真本事傍身的人才会这么不在乎你翻不翻脸,不然一般人可不敢这么强势,也算是为了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见陈琅这么干脆,大知宾心里也是微微一惊,因为隔行如隔山,所以他实在是看不出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深浅,只是担心要是他没什么本事却在这里摆架子的话,到时候鬼魂被惹急了,那这里的人谁也讨不着好。可是没等他开口询问,就看陈琅拿起火柴盒抽出了一根在盒上轻轻一划,嚓的一下,一团火苗冒了出来。

    随后陈琅一只手拿着火柴另一只手护着火苗似乎是生怕被风吹灭了一样,嘴里小声的念道:“太上台星,应变无停,驱邪缚魅,保命护身,智慧明净,心神安宁,三魂永久,魄无丧倾,解!”

    念完这段咒语后,他将那火柴上的火苗朝长明灯上一引,随后众人便看见那之前一直点不着的长明灯竟然被他一下子就点着了。这一下着实让那些之前试过无数次的人更加感到疑惑不解了,怎么我们这么多人试过那么多次都不行,他一下子就好了?难不成只是碰巧?

    见那几个年轻的汉子有些疑惑,陈琅甩了甩手上的火柴,将火焰熄灭,屈指一弹,将火柴棍弹到了烧纸钱的火盆之中,解释道:“大家都是读过书的,也都知道一些生活常识,点燃一个东西最基本的道理你们应该都知道吧?至少得达到它的可燃温度,不然它可不会无端的燃烧起来,这就叫做燃点,之前老爷子魂魄不安定,阴气郁结,聚而不散,那长明灯又是用来稳固着亡魂的,自然是首当其冲,所以灯芯就像是被一层寒气笼罩着,达不到燃点,灯才会一直点不着。刚才我敲了三下棺材,已经是明确的告诉老爷子事情的严重性,算是以势压人了。再加上一段净心神咒加以安抚,散了这郁结的阴气,自然就能点着了!”

    说完,也不管这些人是不是真的已经听明白了到底是怎么回事,陈琅再一次整理了一下自己长长的道服,对着大知宾说道:“长明灯的事情解决了,咱们再去厨房看看,看到底是什么原因,竟然煮出了三锅鬼饭。”

    大知宾先是一愣,再一下回过神来之后就再也不敢小觑眼前这个年轻的小道长了,连忙在前头带路和陈琅一起去了厨房。两人前脚才刚出了灵堂,后脚刘云就跟了上去,边走边喊道:“陈道长等等我啊,我帮你搭把手啊!”

    被他这么一喊,灵堂里面的众人这才从反应过来,张家老大郑重地转身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爹,您打小就教我,做人做事要规矩,之前儿子怠慢了人家,得过去给人赔个不是!您先稍等,儿子先去给陈道长道个歉,然后再回来给您上香!”

    说完他就跟着走了出去,那张家的二儿子也是不由得惊讶道:“乖乖,真的是高人啊!”然后就也快步跟了过去,想再看看陈琅的其他本事。

    张家老大小跑到陈琅的身边,不好意思地道:“陈道长,刚才真的不好意思,这——”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陈琅就止住了他的话头,笑道:“这个不打紧,您的心情我理解,既然师兄让我来了,我就一定帮你们把事情解决好,时间已经耽误了不少,您还是带着孝子孝女一起去灵堂守着吧,你是大孝子,老爷子等你这头香一定也等了好久了!这边的事我自己能处理好。”

    张家老大点点头说道:“是,那就多谢道长了,这回您帮了我们张家,这份恩情,我们没齿难忘!”他郑重地给陈琅鞠了一躬,然后才带着家里的兄弟姐妹还有孩子们去灵堂里继续守灵上香。

    只是他却不知道,在他鞠躬的时候,陈琅微微的侧了侧身,没有受他这一躬。毕竟按年纪这家伙做自己的父亲都可以了,在没有地位上的差别的情况下,受长者拜是折福折寿的,他可不想触这霉头。见孝子们回去了,他这才跟着大知宾继续朝着做出鬼饭的地方走去。

    张家的厨房在屋子里面,但是因为是办丧事,不仅仅是做一家几口人的饭食,还得照顾到宾客,所以就请了外面的厨师在院子的墙边上搭了一个棚子,在那里开火。陈琅在棚子周围转了一圈,四处打量了几眼,然后伸出右手几个手指来回掐算了几下,摇摇头说道:“奇怪了啊,时辰方位都没有问题,也不是聚阴的地方啊,怎么就做出了三锅鬼饭呢?”

    随后他又走进了棚子里面检查了一会儿锅和灶,看向了那个被请来做饭的胖乎乎的大厨。

    似乎是知道陈琅想要问什么,便直接说道:“小道长,锅和灶我们都检查过好几遍了,确实一点问题都没有,火候肯定是没有问题的,鼓风机吹了好久了,比我平日里烧菜用的大火都还要旺,可是那饭就是煮不透,总还是夹着生米粒,也太离奇了!”

    陈琅转过来对着大知宾说道:“劳烦你帮忙拿一打香还有一刀黄纸给我,顺便让人去四处街坊那里看看能不能找一根在家中灶台里面烧着了的柴来,拿柴的时候注意点小心烧着自己!还有记得给人家钱,几毛钱几块钱都行,不能白拿,免得让老爷子临走了还欠别人人情。”

    陈琅倒是还算贴心,竟然还不忘记提醒拿东西的人给钱,算是很懂规矩了,着实让大知宾不自觉得更加高看了几眼。

    随后大知宾先是拿了一把香和一刀黄纸,没几分钟的功夫刘云又从隔壁邻居家里拿了两根已经烧着了还燃着火的木柴,小心翼翼地护着,还来回不断的引着火,让那火苗一直保持着燃烧的旺旺的状态,生怕它灭了似的。

    “柴来了柴来了,大家伙儿帮忙让条路啊,有火啊,小心别被烧着。”

    陈琅先是接过了大知宾手里面的香,挑拣出了三炷香拿在手中,其余的都摆在了灶台边上,也没见到他拿什么明火去点,就看那三炷香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自己点燃起来了,袅袅的青烟飘起来,陈琅拿着香在棚子里面四处走了一圈,嘴里面不知道又在说些什么,估摸着又该是什么道家咒语吧。刘云的眼睛都看直了,这是怎么做到的?他现在是越来越觉得自己领回来的这个陈道长是个高人了,年纪轻轻有这等本事,这是真的了不起。

    陈琅拿着香四处拜了拜说道:“在下正心观陈琅,今日受张家所托提张家老爷子办丧守灵,诸位走过的路过的,南来的北往的,如果是为了讨口供奉的话,这里有香烛有黄纸,献给大家,受了香火拿了纸钱就各自散了吧。张老爷子新故,还有诸多事情要处理就不能多招待各位了,不过如果大家能够在后路多多照拂一下,我就替张家谢谢各位了!”

    将那三炷香插在一边,陈琅再次从一堆香之中拿出了十三根香依次点上,眉头微微皱起,自言自语道:“十三?不管在什么地方都不是什么好的数字啊,十三鬼上门?希望能够没事吧!”

    点好了香,陈琅一边烧纸一边交代人把那三锅夹生的米饭再一次放在火上添水重煮。接着又烧完了纸钱,陈琅看了看外面的戏台,对着大知宾笑道:“看来戏台子没问题,唱戏的人也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听戏的。今天的麻烦确实不少啊,除了有活人来听戏,竟然还有别的东西也跟着来凑热闹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