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龙虎四方,震慑阴阳-终有道-
终有道

第7章 龙虎四方,震慑阴阳

    陈琅看了看周围的众人开口问道:“在场的有属龙的和属虎的朋友吗?最好是男的,如果有的话请出来一下,我需要你们帮个忙!”

    他这边刚刚问完,人群里面就传出来一阵骚动,在场的属龙的属虎的男的虽然不多但还是有那么几个,不过大多是见这事情已经搭上了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脏东西,都选择了明哲保身,不太想沾那忌讳。见状陈琅也只能叹了一口气,自己倒是属龙,可是就算是自己亲自上的话,人数也不够啊,而且万一要是出了状况,后面的人估计也接不了这个后手啊。不过瞧眼下这情况,实在要是没人肯站出来的话,也只能自己硬着头皮想想别的法子了。

    “我属龙,我来!”

    正当陈琅准备自己上前的时候,人群之中传出了一个年轻的声音,一个和陈琅年纪一般大的年轻人穿过人群走了出来。他的长相虽然还未完全脱离年轻人的稚嫩,但却显得非常的刚毅,整个人身板站的笔直,给人一种利刃出鞘的感觉。陈琅见他的面相英气逼人,忍不住在心里面叹道:好家伙,这人面相倒是不错。双眉之间宽约两指,说明其为人豪放磊落;眼大且明亮似星,说明他视野宽广,且有制人之威;鼻长且鼻梁较高,说明其性格坚韧认真,有担当。

    再看他的丧服,陈琅记得这应该是孙辈穿的孝服,又想起来之前在灵堂的时候他也是一直站在张家大孝子身边,估摸着应该是张老大家的儿子。到了这个时候外人果然还是靠不住,真遇到了事还是得他们自家人出马。

    那年轻人说道:“既然是替我爷爷处理后事,为人子孙理当站出来出一分力。我就属龙,一会儿你怎么说,我就怎么做,只要能安慰我爷爷在天之灵,你尽管交代!”

    陈琅笑了笑,说道:“既然如此,那就多谢了!不知道我该怎么称呼你呢?”

    那年轻人双眼直视陈琅的脸,说道:“我叫张羽!刚才我爸还专门出去找你道了歉。”

    果然是长子长孙,就是撑得住场面啊!

    张羽的话不多,介绍完自己之后就再没废话,只是站在一边安静地等着陈琅交代事情。

    现在已经有了两个属龙的了,要是再有两个属虎的人就好了,陈琅心里面想着。

    正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又有两个人从人群之中走了出来,可不就是之前在灵堂之中负责摆弄张老爷子大照片的草头王和乔三水吗?看来还是有胆子大的热心肠的,他们两个似乎是好不容易鼓足了勇气似的,朝着陈琅说道:“再算上我们哥俩,我们都是属虎的,有咱们几个,应该就够了!”

    张羽似乎是认识这两个家伙,倒是没觉得有什么意外,这种时候肯站出来帮忙的,果然还是和自己家关系较近的人啊。他有些感动的说道:“王萧,乔淼,你们,唉,我也不太会说话,总之多谢了!”

    王萧很是熟稔地伸手在他胸口捶了一下,笑道:“小羽,咱们哥仨都是从小玩儿到大的,有什么好客气的!再说了,张爷爷以前对我们俩也是当亲孙子一样照顾的,这回帮他老人家办事,那是应该的。”

    乔淼没王萧那么会说,只是一双眼睛在那些退避不及的人身上来回瞄了瞄,气道:“这帮家伙真的是没了良心,你们家帮了咱们街坊那么多,张爷爷为人又那么和善,他们竟然现在连帮个忙都不肯。别人我还不清楚,但是刘三还有西瓜头他们几个不也是属龙的吗?靠,龟儿子!怂蛋!”

    陈琅开口打断了乔淼,,没让他接着往下鄙视这些人,说道:“够了够了,不要再多生气了,趋利避害是人之本性,有你们两个属虎的,再加两个属龙的就够了,我也属龙,正好两龙两虎!咱们四个就足够了,只是不知道你们三个的胆子够不够大了。”

    对于接下来的事情,三人都是毫不知情,听陈琅这么一说,张羽便开口问道:“那我们三个需要做些什么吗?我们都不懂这些,要是真的遇到了那些怪事,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说起来也不难。”

    陈琅在他们耳边交代了几句,然后四个人都散了开来,可是两两之间相距也就是一丈左右,一起走向了那个戏台子。四个人在戏台子下面各自找了位置坐下,四个人一人坐一个角,正好围成了一个四方形,两个属龙的在前,两个属虎的在后,分别在看台的四个角落找了位置坐下。不过也就是等了几分钟的功夫,陈琅突然就抬起双手在胸前啪啪啪的拍了三下,喊道:“三声镇鬼门,四方龙虎摄阴魂,云从龙,风从虎,二龙盘在前,双虎踞在后,邪魔伏降!”

    因为不知道陈琅到底打算做什么,所以有很多人都围在外面一圈看热闹,也就是在陈琅的话音刚落的时候,突然间就挂起了一阵阵的凉风,吹得人后脊梁一阵发寒。风越发的阴寒,吊在空地上方用来替戏台子照明的灯也是被吹得来回摇晃,映得下面的人影忽左忽右的。甚至一些有心的人还会发现,为什么明明台下除了陈琅和张羽四人之外已经再无一人了,却还是能够隐隐约约的看到他们的中间有十来个虚虚晃晃的人影呢?

    之前的事情或许他们都是听别人传出来的,还有些不相信,但是现在他们这拨人可是看得真真的。

    也不知道是谁先喊出来的一声“有鬼啊!”然后整个人堆就彻底炸开了锅,胆子小的已经逃得远远的了,根本不敢再朝张家靠近一步。一时间,张家的门前除了家里面的亲戚以外,也就剩下极少一部分的人,还都是壮着胆子想看看到底怎么一回事的。

    听到有人喊见鬼了,不仅仅是看热闹的人跑得差不多了,就连乔淼和王萧也是不由自主地感到全身发软,差点没被从位子上吓得坐到地上去。

    也就是这个时候,他们俩生平第一次在活着的时候,且是在一个十分近的距离,亲眼看到了那些被他们还有老一辈人称作是鬼的东西。

    只见他们四个人围成的四方形里面松松散散地坐了大约十来个看上去和人差不多的东西,但是真的要是说他们是人的话倒也不合适,因为他们似乎没有实质性的身体,而且还给人一种极其压抑的感觉。

    乔淼忍不住骂道:“我日他妈的龟儿子,这些到底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鬼?”

    好巧不巧的他说话的时候正好赶上了台上的戏班子下场,戏曲声一停,周围安静下来后就显得他这句话既大声又显眼。那些半透明的没有实体的鬼魂纷纷就将头转回来看向了乔淼,一张张毫无活人气息的脸,透露着骇人的诡异,差点没让乔淼吓得湿了裤裆。

    在一帮鬼魂的注视下乔淼头顶和肩头的三把火正在慢慢的变微弱,进而让他觉得手脚发寒,好像已经到了寒冬腊月一般。

    乔淼本能地想要离开自己的位置,但是又想到了之前陈琅小声对他们交代的话,咬着牙愣是没有挪动一下。虽然十分的害怕想要闭上眼睛,可是会想起陈琅的交代,说是看到了鬼的话你可以装作看不见,但是最好不要把眼睛闭上,因为一旦闭上了眼睛,你就会失去外界的信息,等于是在向鬼示弱。

    俗话说人怕鬼三分,鬼怕人七分,你要是怂了,那对方可是会蹬鼻子上脸的。

    见自己的发小情况不太妙,王萧也是焦急万分,但是自己也是非常害怕,不知道能做些什么帮助他,只能在心里面暗暗地替乔淼祈祷,希望他不要有危险。

    “我们两龙两虎镇住了四方,他们害不了你,所以只能想办法磨你身上的三把阳火,你可不想上当。你属虎,以现在的方位来看有虎煞之力,只要你不怕,那怂的就是他们。再多坚持一会儿,我这里就快好了!”

    估摸是猜到了一些情况,陈琅大声的说话提醒道。

    被他提醒了的乔淼也慢慢鼓足了勇气,忽然间怒目圆睁,怒气冲冲地瞪着那群一直盯着他的鬼,牙齿咬得咯咯响,就像是随时准备上去和他们打上一场似的。同时嘴上也是在不断地骂着:“妈的龟儿子,你当老子怕你们吗?老子这二十多年也不是被吓大的,莫挨老子,不然老子捶死你!”

    那架势,活脱脱的一个泼皮无赖!

    事实也正如陈琅说的那样,乔淼的气势才刚上来,身上的三把火便旺了许多,顿时就把那些鬼魂给压了下。

    在掐算事情的陈琅似乎是发现了什么,说道:“又是十三只鬼,果然是这样,看来确实是有人捣鬼,那就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