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警告无效,软硬不吃-终有道-
终有道

第8章 警告无效,软硬不吃

    院子里面十三只鬼害得厨房做出了鬼饭,院子外面的十三只鬼又把自己当成了客人,在外面光明正大地听起了鬼戏,这绝对不是什么巧合。

    纵鬼做事的法子有很多,但是如果没有深仇大恨的话一般就只是小惩大戒,而且是用在活人身上磨一磨那人的阳气,让他身体虚弱或是倒霉上一阵子。

    但是数逢十三为煞,鬼又属阴,再逢十三,即为阴煞,如果是用在活人身上必定使人诸事不顺,多病多灾,轻则病患缠身,重则飞来横祸命不久矣。而现在这个情况,不仅仅是十三鬼阴煞,而且还是两重,还是用在了逝者身上,这得是有多大的仇怨才会选择这么做啊。

    陈琅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看来这施展术法的人也是真的心黑啊,死者为大,他这套路不仅仅让死人不得安生难以轮回,还借着家里新丧老人福泽受损来影响子孙后代的气运。看来这事情不仅仅是守完灵送老人下葬就能解决的了,还要帮他们张家找到幕后下绊子的人才行啊,不然只治标不治本,后面还会出现一堆烂摊子。”

    这个时候陈琅也算是明白为什么一开始在观里面的时候师兄不愿意亲自出手而是选择让自己代劳了。这里面事情颇为复杂,确实适合自己来历练一下看看这些年学的本事到底能不能运用得当。还有最主要的一点,因为这里面的因果沾得太深,自己的师兄又在十多年前道心出了问题,虽然本事没丢,但是也实在不适合再沾染别的因果了,不然要是一招不慎,这么多年的修行就算是白费了。估摸着也就是自己从小在观里面长大,道心完好,才是最适合处理这件事的人了。

    想到这里,陈琅从道服里面拿出了之前用剩下来的几张黄纸,在手里对折了几次,然后用手简单的撕了几下,去除了多余的部分后轻轻的一抖,将纸屑抖落,展开成了十几个连起来的小纸人。如果稍微数一下,便能看出这些纸人的数量刚好也是十三个,恰恰就对应了此时他们四人围成的龙虎四方阵里面的十三只鬼。

    因为此时的乔淼咬牙怒目加强了法阵的力量,震慑住了那些鬼魂,使得四方法阵稳如金汤,十三只鬼被龙虎强烈的阳气所震慑无法离开,正是躁乱且不安定的时候。陈琅突然间转身站起,瞬间就打破了这个平衡,将四方阵从自己站的位置破开了一个缺口,其他三处依旧是铜墙铁壁,只是单单出现了这一个缺口。

    这就好比一个蓄满了水的池子,原本是好好的一滴水也洒不了,此时突然就在底部破了一个小洞,然后所有的水就会在一瞬间朝着那个小洞喷涌而出。

    陈琅才刚起身,那些鬼魂就像是闻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一样纷纷掉头转向陈琅,然后带着所谓的“鬼哭狼嚎”朝着陈琅冲了过去。

    那些胆子稍大些的人原本还在围观,此时见到这个情况也都是不由得替陈琅捏了一把冷汗,他们觉得陈琅已经快完了。自己这边光是看见了那些鬼魂的虚影就已经感到不寒而栗了,更何况是一个**凡躯的大活人被一群鬼魂一拥而上呢。

    可是不仅仅是他们这些人不清楚,甚至就连那十三只鬼魂还有引来这些鬼魂的幕后黑手都没有想到,眼前的这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小道士会是一块他们完全踢不动的铁板。

    那些鬼魂才刚冲到陈琅的面前,之前被撕好的十三个简易的小纸人就突然间朝着这些鬼魂飞了过去,手拉着手绕着这些鬼魂盘旋。这一切都好像是计算好了一样,完全不需要陈琅去多做控制,他们就一个个的立刻分开,然后四散开来,纷纷找上了各自的目标。

    虽然这些纸人轻飘飘的好像一点都不厉害的样子,但是才刚一沾上鬼魂,就唰的一下将那些鬼魂吸收进了自己的身体里面,然后那些已经吸收了鬼魂的纸人就好似突然有了千斤重一般,嗖的一下坠落到了地上,那些被吸进去的鬼魂想要挣扎着出来,似乎也是根本无能为力。

    这一切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就算是万有引力的作用,但是算上空气阻力的话纸人也不应该是这种下落的速度。如果不是亲眼所见的话,在场的人估计一辈子也不会相信会有这样的事情。

    等到时间差不多了,陈琅走过去将那十三个纸人一个个地捡起来,整理好之后对着张羽等三人喊道:“那些鬼魂已经被我收进了纸人里面,你们可以随意活动了,等你们离开各自的位置,龙虎四方阵就会解除掉了。”

    听到了陈琅的话,王萧和乔淼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四方阵里面的那些鬼魂可把他们给吓得不轻啊。尤其是乔淼,他的腿肚子现在都还有些发软,甚至就连后背的衣服都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如果不是王萧过来扶走了他,他估计现在还得再缓和好一阵子才能自己站起来。

    张羽因为事先陈琅的交代一点儿没敢乱动,刚刚一直是坐在前面背对着,所以什么也都看不见,只是靠耳朵听也没弄明白具体发生了什么,便问道:“刚才到底怎么回事?难道我们就坐在那里不乱动就能把那些鬼魂镇住了?那这什么龙虎四方阵也太简单了吧,下次莫不是我也找两个属龙的两个属虎的朝那里摆一个四方位置坐下,也能把鬼魂困住了?”

    陈琅赶忙摇摇头解释了起来,也不仅仅是对张羽一个人,而是对着所有人解释,他是真的担心有人依葫芦画瓢真的仅仅找四个人围成一个四方阵就去胡乱尝试,毕竟事情太过危险了,要是稍有不慎那可就糟了。

    他连忙说道:“龙虎四方阵哪有这么简单?虽说是需要对应的属相的人坐阵四方,但是如果刚才没有人念咒掐决启动阵法的话,就算再来再多的人也不过就是排队坐在那里而已,根本不会有任何作用,布阵讲究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所以如果没有那方面的本事的话,还是千万不要随意尝试的好!切记!”

    他解释得非常大声,张羽自然也知道他这话不仅仅是说给自己一个人听的,随意地笑了笑便问道:“那今晚的事情算是解决了吗?这些鬼你都收进了纸人里面去了?”

    陈琅掂了两下手里面的纸人,说道:“戏台子这里的解决干净了,都在这里了,不过里面的就不清楚了,还是得去看看有没有吃饱喝足拿了冥币了还不肯走的!”说完,他便朝着院子里面做饭的棚子走了过去。

    经过刚才那一出,现在那些人的态度可算是毕恭毕敬啊,见到陈琅过来,人群自然地就让开了一条路,带着敬畏的眼光目送着陈琅走过去,那情形,威风极了。

    到了大棚那里,找到了原来插着香的地方,这一瞧,又把别人给吓了一跳。

    这里用的香只是普通的细的贡香,不到二十厘米的长度,整支香也就是能烧十五分钟左右,刚才出去应付了一会儿戏台子那里的事情,虽然时间不短,但是怎么也才过了七八分钟的时间了,按理说,这应该是只烧了一半吧。

    可是,眼前这情况也实在是太过诡异了,十三支香里面竟然有十二支已经全部烧完了。

    这棚子里面又见不着风,没人去做手脚的话正常燃烧最多也就是烧一半,这会儿如何能不让人感到诡异呢。那大厨师额头布满了细汗,吓得说话都说不利索了,问自己媳妇儿道:“你这婆娘是不是吹这些香了?不然哪能烧得这么快?”

    他媳妇连忙摆手解释道:“当家的你可别开玩笑了,给小陈道长之前那么一说我哪里敢留在这棚子里面啊,我就站在外面守着呢,而且这棚子里面可没人啊。直到你们都来了,我才敢进来,真不是我!”

    这话说出口,在场的人又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两步,陈琅倒是笑了笑安慰了一下众人,说道:“大家别害怕,这香已经烧完了,说明那些鬼魂比外面戏台子的那些好说话,知道见好就收。受了香火,拿了纸钱,也算是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哪里还会再留在这里这么折腾老爷子啊。如果大家真的要是担心的话,还是担心一下那边那支才烧了一点点就灭掉的那根吧。”

    说着,陈琅那个伸手一指最边上的一支才烧了不足一厘米就已经熄灭的贡香,脸上的微笑慢慢消失,说道:“好话说了,东西给了,非要敬酒不吃吃罚酒,我也只能来硬的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