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事情未完,夜还很长-终有道-
终有道

第9章 事情未完,夜还很长

    跟大知宾重新要了一支香和一张黄纸,陈琅接过后又是用同样的方法,像是之前点燃香的时候一样,众人就这么看着那支香再一次莫名其妙的自燃起来。但是这一次陈琅却没有像之前那样插在一边,而是顺势用香插破了手中拿的那张黄纸。

    香插在黄纸正中央,陈琅没等这根香继续燃烧下去就伸出了两根手指从黄纸下方夹住了香的底部,然后微微一用力,带着黄纸朝上面夹了过去,将一支香从下往上直接撸成了香屑,而香屑正好全都被上面的黄纸兜住了,动作连贯一气呵成。陈琅一直撸到了点着的香头那部分的时候才停了下来,微微一用力,将香夹断,轻轻一抖,将香头埋进了香屑里面,然后手上动作非常快速的将香头用黄纸包好。

    陈琅口中念念有词,道:“人有人道,鬼有鬼道,既然你冥顽不灵,那可就怪不得我了。五星镇彩,光照玄明,千神万圣,护我真灵,巨天猛兽,制服五兵,所到之处,万神奉迎,急急如律令!”

    说完他就猛地一抖手,手中香屑随着香头全都呗抖在了半空之中,然后香屑就跟着香头一起燃烧起来,远远看上去就像是突然间燃起了一团火一样。不过这情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等空中的香屑烧完,陈琅手中剩余的黄纸也仿佛有所感应一样跟着燃烧了起来,然后就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大家眼睁睁地看着那张黄纸慢慢地烧成了一个人形。

    陈琅将那纸人和那其他的纸人放在了一起,转身对着众人说道:“这两处事情已经解决了,不肯走的那位我也已经收了,咱们去灵堂吧。接下来的两夜才是重头戏,撑过了这几天,等出殡后张家才算是真的过了这一茬!”

    大知宾点点头,然后对着负责帮忙的殡仪人员交代了几句,让他们准备好今晚灵堂守灵过夜的一切事宜,又交代了厨子赶紧准备大家伙儿的晚饭,因为之前耽搁了不少功夫,这一下子估计就得等到八点多才能开饭了。一切都交代停当了,大知宾才再一次转头看向了陈琅,似乎是在等着听听陈琅还有什么话要交代。

    陈琅整理了一下身上的道服,这已经是下车后的第四次了,看样子他似乎是不愿意弄脏这一身道服一样。拾掇了一下自己的衣服,他这才叹了一口气说道:“今天出来的太急了,衣服没来得及换,原本这一身道袍是平日里用来打坐修行用的,要是出来做法事什么的,还得换短一点的才行!要不是当时那个刘哥一直催的话,我都想换完再来的。那什么,能不能麻烦你们派人去一趟正心观,找我师兄把我的另一套道袍拿来,我需要换一件衣服,不然要是出了状况可不方便。”

    张羽似乎很是好奇,靠过来便开口问道:“你是要换衣服吗?如果只是想换一件方便活动的而不是有什么特定要求的衣服的话,我可以借你我的衣服!我有不少合适的衣服呢,你可以试一试啊!”

    之所以提出要换衣服,这穿着这一身长的道服不好做事确实是原因之一,不过真要说有什么帮助的话,道服穿在身上还是对这些鬼物有一定的震慑作用的。但是陈琅觉得这一次的事情虽然不是简简单单三两下就能够解决的,可也着实用不着靠衣服来壮胆子,凭自己的本事应该还是能够解决的,便点点头说道:“这样也行,倒是省的让人多跑一趟了。”

    “那你就跟我来吧,咱俩身材体型差不多,你应该穿的正好!”

    说完就带着陈琅跟他一起去了自己的房间找衣服。

    到底是有钱人家啊,陈琅看着一柜子的衣服也不知道自己该穿什么了,平日里他也就是那几身道服来回换着穿,再有就是自己父母给他买的几件衣服,也谈不上值几个钱。可是这张羽的衣服就不一样了,看上去就漂亮的很,摸上去料子也明显和自己的衣服不一样,肯定值不少钱呢,穿在身上都小心翼翼的,生怕弄脏弄坏了,这哪里还舍得穿着它们去捉鬼什么呀。

    不过陈琅转念一想,自己从小在道观长大,也算是修行不短时间了,实在不应该受这些身外之物的影响啊,这样容易道心不稳啊。自己又不是白穿白拿,只是借用而已,又不是不还,自己帮他们解决守灵期间发生的怪事,这是自己应得的,修道之人又不贪人钱财,再说了,衣服脏了洗洗就是了,真要是坏了的话赔他就是。想到这里,陈琅也就也就没了什么顾虑,挑衣服都挑得心安理得了。

    晚饭是和张家老少一起吃的,期间众人对于陈琅得态度是越发的恭敬了,为了方便彼此熟悉,陈琅也被大知宾安排到了和张家主家一起用餐。也是在这个时候陈琅才得知张家兄弟姐妹几个到底叫什么,毕竟和正心观不是同一个镇子,陈琅也不常出去走动,未必就知道邻镇的这位大财主大善人。

    张家老大叫做张援朝,据说是在抗美援朝大胜的那一年出生的,张老爷子也是为了纪念那个重大的事件,便给他起了这个名字,意在希望这个大儿子能够争气。二儿子,也就是那个之前一直小瞧陈琅的家伙,名字叫做张进社。听这名字陈琅就猜到了,忍不住偷偷一笑,这名字多半也是为了大踏步迈进人民公社化吧。

    事实也证明了这一点,大儿子确实像是我国抗美援朝在国际上争气出头一样,在生意场上是越发的得意,在市里省里是出名的大企业家,在镇子上也是出了名的大善人,在家里也是个大孝子。而小儿子也确实像是那所谓的公社化一样,有利也有弊,又好也有坏,平日里没什么大的本事,也没有做出了大的成就,但是跟着自己大哥打下手好歹也能够吃喝不愁,缺点就是不思进取,好大喜功,脾气还很丑,架子也不小。

    陈琅不禁都觉得,这或许就是所谓的人如其名吧。

    吃晚饭的时候,张援朝似乎还是挺担心自己父亲的丧事上再出什么乱子的,便在饭席上问了一句:“陈道长,今晚的事情处理完了应该就没事了吧?”

    对此陈琅没有回答,只是稍微皱了一下眉头但是也只是一瞬间,他放下了手中的碗筷,细细咀嚼后咽下了口中的饭,这才不紧不慢地回道:“也不尽然!世事难料,今晚夜还很长,且边走边看吧。”

    张家老二张进社似乎还是有些着急,听了陈琅着回答有些不满意,便又追问道:“还会有什么乱子吗?这还有完没完啊,就不能一次性解决了吗?”

    陈琅这边才刚刚拿起的碗筷又再一次放了下来,看向了那个急性子张进社,语气很平安的说道:“张先生,食不言寝不语,吃饭的时候说话对消化不好,容易被呛到。而且,只有早些吃完晚饭,才有足够的时间去应付接下来的事情啊!”

    话才说完他便不再回答任何人的问题,再次拿起碗筷自顾自地吃了起来,别看陈琅吃得快,但是他吃饭的时候却很安静,动作也很轻,很快的就结束了自己的这顿晚饭。

    张进社被他刚才这话一噎,脸色不是很好看,但是又忌惮陈琅这一手神鬼莫测的本事,一时也不敢随意发泄,只能自己闷着头吃饭。对此张援朝倒是没放在心上,见陈琅吃的少,便关心地问道:“陈道长,你刚刚也说了,夜还很长,你就吃这么一点儿容易饿着,要不你再多吃些?”

    陈琅坐在一边摇了摇头,然后抬眼看着张老爷子的遗像,若有所思地说道:“不用了,晚饭不宜吃得太过,七八分饱即可,而且按照守灵规矩,今夜孝子孝女不可全睡,得轮着休息,必须有人帮着守灵,等到子时过半,十二点的时候,大知宾还得交代大家一些事宜,给老爷子送一次饭食!这都是容易出事的地方,我得好好准备。”

    这些都是定好了的规矩,很多地方白事的规矩都不太一样,各有各的不同,但是一小部分地区的却又是极为相似,所以陈琅这么一说大家也就是随便的这么一听。

    可是,一直没有说话的张羽却注意到了陈琅说这些话的时候有几个明显不同的地方,那就是陈琅在说交代一些事宜,还有送一次饭食的时候,似乎是话里有话,眼睛还有意无意的看了一下大知宾,好像在提醒他什么。

    “难道今晚还会有别的事情?”张羽心里面细细地琢磨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