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引蛇-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第二百章·引蛇

    “侯爷,咱们彼此之间就不说那些虚话了。之前是我的不是,我的确是为了家里人,也为着惜命,想要置身事外的”平安侯有些赧然:“您也应当了解,这毕竟是一大家子几十口人的性命”

    自古以来争权夺利的这些事就是修罗场,死在其中的人不知凡几,他实在是没有参与进去并且能全身而退的勇气,之前的那一次方皇后的事的冒险就已经够了。

    他们一家人这么多性命,不可能次次都能拿出来赌的,一旦赌输了,那可没有回头路可走,是实实在在的要出事。

    他相信沈琛是会懂的。

    既然沈琛都能主动找上门来了,他也不是那么爱说废话,做无用功的人,总该是想要跟他合作才会来的。

    至于说什么只是提醒,那不过是想吓吓他跟夫人的鬼话罢了。

    沈琛这种人,做每一件事都有他的目的的,怎么可能凭空来一趟。

    只是,沈琛说的话恰好说到了点子上,恰好踩到了他跟夫人的心上罢了,他说的对,彭德妃这么多疑的人,现在或许是还没想起来,可是但凡只要她想起来了,或是他手底下那些人说了什么,彭德妃一定会要他们陪葬的。

    自古以来为了那个位子,上位者杀的人还少吗?

    多他们彭家一家,对那些人来说,根本就算不得什么。

    他停顿了一会儿,很是诚恳的皱眉看着沈琛:“侯爷,希望您不要计较我刚才的撇清,您若是有什么话,请尽管直说罢!”

    平安侯也是个识时务的聪明人,所以当初才会想到去找卫家求救,转而跟临江王府搭上关系,沈琛微笑,见他这么说,便道:“您言重了,没什么原谅不原谅的。我只是想问问,那天您当值的时候,到底都有哪些人守在了太极殿门口?”

    这些人的名册都是他掌管着的,平素的活计分派他都心里有数,宫中禁军一个个出身都是非富即贵,而能在太极殿站着的,更是没有什么无名之辈,这些人他都熟悉的很,立即就道:“我写下来给您。”

    沈琛嗯了一声。

    平安侯夫人急忙去取纸笔过来,一面还忍不住去问沈琛:“侯爷,看在我跟卫老太太一点交情的份上,您能不能跟我说句实话?这些人您找这些人做什么?”

    沈琛还没说话,平安侯却急忙出声呵斥了她:“我们男人说话,你妇道人家插什么嘴?横竖侯爷总有他的用处!”

    他能理解夫人的心慌和急于知道内情的迫切,可是同时他也更明白知道的越多死的越快的道理。

    沈琛要这些人的名单当然是要去查事情的真相,虽然他给沈琛提供了方便,给出了这些人的名单,也相当于给了沈琛一条线索,可是要参与更多,他却实在是不愿意的。

    凡事无论如何都该留一点余地,依照沈琛的聪明,他透露这么多,就足够平安侯府自保了。

    若是沈琛成功,把隆庆帝救回来了立了大功,那平安侯府因为给沈琛递信的缘故不会被隆庆帝清算。

    而如果沈琛失败沈琛也不会把这件事拿出来说,平安侯府仍然或许能够得以保全。

    不能再牵涉进去更多了。

    沈琛对于平安侯这么做的目的心知肚明,只是一笑并不说破,接过了名单才朝平安侯夫妇点了点头:“多谢侯爷施以援手,侯爷也不必太过紧张了”

    他说着便道:“我今天是从秦大人府中过来的。”

    秦东和秦升!

    是内阁的意思吗?!

    内阁也怀疑这次的事是彭德妃闹出来的?!

    平安侯心里升起了希望,觉得好像重新又活过来了,看着沈琛有些激动:“您是说”

    如果沈琛代表的是内阁的意思,那么这件事就又有极大的转机了。

    沈琛没有说话,微笑着跟平安侯夫妇告辞。

    出了平安侯府的门,汉帛便跟在沈琛后头说:“侯爷,已经打听到了,林三少现在被关押,是应凯他们负责审问。”

    应凯是林三少的人,彭德妃大约是久在深宫并不知道。

    连沈琛也忍不住笑了一声,哦了一声就吩咐汉帛:“去问清楚,让应凯他们小心些,别把那些真人们给用重刑拷打的受不住死了。”

    否则的话,彭德妃只要什么事都推脱不知道,也没人能怎么样她。

    汉帛答应了一声让他放心,又道:“咱们现在是按照这名册去找人吗?”

    想要给隆庆帝下毒是一件不容易的事,毕竟那是当今皇帝,不知多少人看着守着,而彭德妃虽然作为他的身边亲近之人,想要给皇帝下毒,也不可能一点痕迹不留的。

    她总得要机会,隆庆帝昏迷当天,很碰巧的太极殿的守卫被调开了十几人,说是太子在御花园遇险-----西苑跑出了一只豹子,太子险些被豹子扑中了,所以禁军去了不少的人。

    可沈琛从不信这世上有这么巧合的事,在他看来,这是调虎离山,做的太过明显了。

    排除那些去救太子的禁军,还留在太极殿的那几个人,总有人知道些什么的。

    沈琛嗯了一声,问汉帛:“我让你查安公公,可有什么进展?”

    安公公是隆庆帝跟前贴身伺候了几十年的老人,是从隆庆帝潜邸之时就跟在身边的,隆庆帝很信任他,彭德妃要是想对隆庆帝做什么,肯定绕不过他。

    他身上有嫌疑。

    汉帛压低了声音跟在沈琛身边点头:“有的,安公公从前净身进宫之前,有个哥哥原本以为几十年没见,又失去了消息,这辈子都没来往了。可是谁知道,前些日子,安公公的侄子却投奔了来-----听说是因为家乡当初遭了水灾,一路流浪去了河南定居,所以跟安公公失去了联系,后来安公公的哥哥死了,他这个侄子走投无路,就想着来试一试能不能找着。安公公对这个侄子极好,替他买了屋子,置办了不少产业”

    汉帛如数家珍:“宅子就在正阳大街”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