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章·能人-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十九章·能人

    严公公这里答应了,洪新元便片刻都没有耽误,径直从严公公的府邸出来,领着随从回了自己府上。

    等回到家,太阳已经高悬天空,织造署的牌匾在日光下亮的摄人,他抬手遮挡了眼睛,下马将马匹扔给了门房,便一路进了书房。

    门客幕僚听见消息都早已经等在书房内了,见了他就纷纷都站起来行礼。

    他没有力气再跟他们来这些虚的,摆了摆手让他们免礼,自己坐在圈椅里缓了好一会儿的气,才睁开眼睛,戾气逼人的看着眼前坐着的七八个门客:“我已经去过严公公府上求助了,严公公看上去的确不知道这件事,而且很干脆的就答应了写信去给应天府知府毛彦龙。”

    也就是说,可以排除是严公公政敌陷害的因素了。

    他双手撑在桌面上,眼里满满的都是戾气,半响才道:“究竟是谁要在本官头上动土?!”

    他在扬州向来经营的很好,因为会做人又有强硬的后台,这么些年来,他跟地方官府互相合作,相处得很是不错。

    知府不说,巡抚等人可也都受了他不少好处。

    顺风顺水了这么久,他早已经忘记被人算计是什么样的感觉了,现在乍然被人算计,这让他内心愤怒之余,还有不可言喻的恐慌。

    底下的门客们看出他的暴躁焦急,纷纷出声请他镇定。

    其中有一个便试探着说道:“按理来说,姑娘身边人数充足,理当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形。就算是有劫道的,那也是有眼睛的,通常不会为难官员家眷,这看着倒像是故意为之,就是冲着姑娘身后的您来的。”

    众人都纷纷附和。

    洪新元的脸色更差:“可是本官在扬州这么多年,若是说有什么龃龉的,也就是严公公一个了,其他人”

    大家都是同一根绳子上蚂蚱,他不知道那些人算计了他又有什么好处,更想不到到底是谁这么算计他。

    底下的人都沉默了一瞬。

    然后才有人忽然道:“徐大人当时寄信来,不是说京城那边局势有变动?会不会是京城那边的人要对付徐公,却不得其门而入,因此才对姑娘动手呢?”

    立即就有人摇头:“京城风声正紧,听说锦衣卫四处抓人,动不动便抄家,连诏狱都快放不下那些人了,局势那么紧,应该不会有人顶风作案,在徐公头上犯事,应当不是。”

    洪新元自己也点头:“去京城的日子是最近才定的,之前一直都犹豫不决,并没有决定。就算是京城那边真的想从我们这边动手,两边信息不通,也没有机会。现在看来,倒更像是身边有谁知道内情的否则那么多镖师和护卫都是干什么吃的,怎么可能还让人在眼皮子底下出事?”

    门客们都互相看了看对方的脸色,才有人接话:“大人,现在镖师们那边是怎么说的?管事回来,不是说镖师们损伤惨重吗?他们既然跟对方交手,总会有些线索的罢?”

    洪新元眉间全是暴躁:“他带回来的信息也并不完全,除了说那些人说的是山西那边的话,其他的一概不知道。”

    “山西?!”一个门客就瞪大了眼睛若有所思,缓慢的道:“咱们这回请的镖师们,不就是山西有名的镖局出来的吗?”

    众人就都看向了他,又看向了洪新元,面露惊异。

    是啊,这些镖师们,可都是晋地的。

    平安镖局是出了名的山西帮的镖师们,也就是因为他们的名声够大,所以就算是他们初来扬州开分局,洪新元才毫不犹豫的点了他们护送女儿上京。

    洪新元也愣住了。

    难道真的是跟这些镖师们有关?

    那个刚才说完了话的幕僚就又皱起眉头:“论理来说咱们不该怀疑自己人,可是管事既然说贼匪他们说的都是山西话,那咱们就不得不想的多一些了。正如同大人所说,咱们的防卫严密,且出发的日期也没有多少人知道,而且路上行路有许多意外能导致路程或是延误或是顺利,为什么那帮贼匪能准确无误的找到姑娘的住处,并且竟然还挟持了姑娘?是不是真的有人在内部泄密,给了那些人可乘之机呢?”

    这下大家都一致的把目光定在他身上了。

    虽然才是春天,可是洪新元却忍不住出了一身的汗,幕僚说的有道理,这实在是太巧了,护送的是山西帮的镖局的镖师,而出事的时候,贼匪也是这个口音。

    这世上哪里有这么多巧合?

    会不会真的是镖师们做了贼喊捉贼的勾当呢?

    幕僚见洪新元不说话,便又欠了欠身子:“大人,现在咱们在这里说再多都没用,不如就等回程的镖师到了之后,再审问审问、”

    洪新元眯了眯眼睛,眼里全是遮掩不住的愤怒:“这帮狗娘养的!若是他们真的吃里爬外,吃着老子的用着老子的,还来坏我女儿的名声,我一定要了他们的命!”

    众人纷纷劝他。

    洪新元没理会他们,点了方才那个幕僚的名:“程琦,你说说,那帮镖师们真的做了这些的话,他们图的是什么?”

    程琦大约二十三四的样子,从前在府里一直不算多起眼,他年纪轻,原本是当地数得上名的才子,可是才名广播,仕途上却不顺,一直屡试不第,他一面应考,一面还投了织造的门路,在洪新元手底下当个幕僚。

    此刻他闻言就宠辱不惊的动了动眼皮:“依小人看,他们劫人,要么是为了钱,要么是为了名,若是真的是他们所为,不管是为了这两项中的哪一项,总归他们是有所求的,而有所求,就必定会露出端倪,咱们到时候静观其变便是了。”

    为钱为名?

    洪新元有些不明白的看了他一眼。

    程琦也不卖关子,缓缓的看着他说:“大人,平安镖局在山西固然有名,可是在咱们扬州,却只是初来乍到若是他们能找回咱们丢了的姑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