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六·牵扯-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六·牵扯

    洪夫人面色苍白,望着丈夫坚定的应声:“老爷,您不必多说,我心里都知道,不看见阿和平安回来,我是不会出什么事的”

    洪新元到底是等她喝了安神药睡下去了,才出来,叮嘱了婆子们好好伺候,才往书房里去。

    他跟妻子当年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两人只是娃娃亲,原本在徐安英在外头当知府的时候两家结下的亲事,徐安英一步步高升,最后当了兵部尚书,可是他们家却已经没落了。

    原本家里都已经对这门亲事不再抱有希望,以为人家是不可能再认这门穷亲了,可是没料到,徐家却主动找上门来,要履行婚约。

    成亲之后,妻子也从来不会因为低嫁而埋怨使性子,对上恭敬对下亲和,他极为尊重喜爱妻子,哪怕是后来高中当了织造,也从来没有过什么妾室。

    对待唯一的女儿,他也是极为宠爱的。

    现在妻子女儿都出了事,他心里已经暴怒异常,进了书房等到管家来了,就问:“怎么样了?”

    管家立在旁边弓着腰,虽然面上还算是镇定,可是其实却也有些慌张的回他的话:“老爷,查到些事了”

    他顿了顿,低声告诉洪新元:“已经查清楚了,他们说他们只是底下的人,知道的东西有限,只知道,他们上头每次跟这种镖,都会故意丢镖”

    洪新元手里的笔一顿,就问:“故意丢镖?”

    “是。”管家语气也极为气愤:“他们说,据他们所知,他们上头的人早就已经跟关外的人有勾结,在大周境内搜罗漂亮的女孩子卖往鞑靼。只是一开始,他们胆子并不大,都是掳走一些孤女或是平民家的女孩子,后来,鞑靼人听说大家小姐又会持家,又多的是貌美的,他们渐渐就动了心思”

    洪新元手里的笔啪嗒一声就折断了,这些人当真是把他们大周的女孩子当成了什么?!

    他忽然想起了之前搜集的消息,想起了平安镖局其实是谢家的产业,便忍不住冷笑:“谢家虽然是望族,可是纵然他们家有身居高位如谢侍郎的,难道就敢如此大胆妄为?”

    何况谢侍郎也已经不是谢家嫡支了。

    谢家难道就靠一个谢侍郎,敢如此目中无人?

    “荆西毕竟是谢家的地盘。”管家便把听来的都告诉了洪新元:“这些镖师们都是后头招进去的,听他们说,谢家在荆西跟官府关系极好,而且互有姻亲。谢家的平安镖局之前又是出了名的可靠”

    徐安英接到信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可是因为是远在扬州的姑爷寄来的信,门房还是不敢耽误,及时的把信送进了内院。

    因为他次日便要去西苑值夜,这一晚上,通常都是自己独住的,收到了信,他就起身读了一遍,而后便有些不可置信。

    谢家的人他当然认识,多少年的家族了,虽然近年来接连出事,可是却也仍旧在山西是数得上名号的家族。

    怎么好端端的,竟然会做起这种勾当?

    他有些不信,可是却又知道女婿的品行,是绝不可能拿这种开玩笑的,一定是手里有了证据才会这么说。

    可是谢家

    他怎么也料不到外孙女被劫走的背后竟然还有这样的牵扯,一时有些拿不定主意。

    人是肯定得找的----他自来就疼爱女儿,女儿异常懂事,从不给他添麻烦,外孙女是女儿的心头肉,也是他们夫妻俩的掌上明珠,要是丢了,以后恐怕夫人和女儿也活不下去

    可是怎么找,这谢家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了想,最终还是合起书信,第二天便早起写信给了门生大同守将毛子勋,让他帮忙留意平安镖局往来的镖师和镖。

    不管怎么说,捉奸成双,捉贼拿脏,等把人都抓住之后,再说其他的。

    毕竟是兵部尚书,他的话,底下的人不敢不听,尤其是大同的守将,是他一手提拔上去的,得知了这件事之后,就全城搜捕从扬州来的镖师。

    十几天之后,终于在大同找到了掳走洪和的那群镖师。

    洪和身体本来就弱,千金小姐被这么一折腾,东跑西藏的,几乎被弄丢了半条命,找到她的时候,她已经发了高热,奄奄一息。

    因为到处都在搜捕,朝廷又下了海捕文书,这些镖师里头起了内讧,想要半途把她给扔了,可是却又怕暴露了行迹-----到处都是在找他们的,就算是把人给杀了扔了,也难免招来祸患,他们只好揣着这颗烫手山芋。

    大同的风声更紧,他们还没想好怎么处置,就任由洪和自己病着,请大夫是别想了,连药也并没有给喝一副。

    毛子勋的夫人接手了这个姑娘就吓了一跳,急忙请了大夫诊治,好不容易才算是把洪和给从鬼门关救了回来。

    毛子勋已经往京城寄回信去了。

    徐安英收到回信,先就松了口气,紧跟着却又异常暴怒-----早就已经禁止了跟鞑靼的互市,鞑靼人蠢蠢欲动,没有一刻安分的时候,可是平安镖局的人却不仅不知道收敛,反而还变本加厉,居然往边境外头走私人口,简直闻所未闻。

    这件事事关重大,他左思右想之下,仍旧上书给了隆庆帝,请隆庆帝严查此事。

    内阁重臣的外孙女,尚且能在多重保护之下被掳走,差点儿被卖到关外,这件事一上书就震惊朝野,连隆庆帝也不禁悚然而惊,在朝会上当朝大骂山西巡抚等人,骂他们尸位素餐,尽然在境内出现如此恶劣的行为,而且并没有发现。

    骂完了,又让都察院和大理寺以及刑部三司会审,查明这条通往关外的线路究竟是从何处开始,背后究竟又到底是谁在给他们撑腰,让他们能有恃无恐的往关外走私的。

    隆庆帝身体愈发的不好,原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因为又出了这样的事,就更加不好,当天晚上便又宣了太医。

    三司在这样的情形之下,更加不敢耽误,立即便着手查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