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八·提醒-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八·提醒

    她是不想儿子走上那个位子的,不说她这个当母亲的有把柄落在临江王手里,就算是没有,一个才不足三岁的孩子想要对抗已经成了气候的刚评判成功的强藩,也是天方夜谭。

    不如就退一步,她不是那种掂量不清楚自己地位的人,临江王又不是个赶尽杀绝的人,让她儿子做个富贵闲人,也是好的。

    眼睛有些酸痛,她回了寝宫之后便一刻不停的吩咐林嬷嬷:“嬷嬷,眼睛疼的很,让人浸了金银花水来敷眼睛罢。”

    林嬷嬷急忙答应了吩咐下去,林淑妃便又道:“请王妃身边伺候的嬷嬷来一趟。”

    郑王妃即将临盆,最近非到紧要时候从不出门,她身边的嬷嬷也是一样,守着她片刻不敢离开,生怕她随时发动。

    只是一个王妃,总不好就在宫中临盆生子,宫中也并未曾有这个先例,昨天林淑妃就已经跟内侍省议定了,选了个好日子就送郑王妃回郑王府去分娩。

    也已经派人送了消息出去给镇南王府和卫家,让卫家帮忙打理好郑王府,等郑王妃回去安心待产。

    现在又要叫郑王妃身边的嬷嬷,林嬷嬷有些意识到之前林淑妃在太极殿的时候怕是听见了什么,愣了片刻就亲自去了郑王妃的偏殿一趟。

    郑王妃身边的嬷嬷来的很快,见了林淑妃急忙行礼问安。

    林淑妃伸手叫免了,看了左右一眼,等人都退下去了,才自己接了林嬷嬷递来的帕子覆在眼睛上,温和的跟那个嬷嬷说:“你明天就要出宫了,早起的时候,想必去一趟沈琛那里,不会引起什么怀疑。”

    那个嬷嬷就愣住了,不知道林淑妃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可是她也是个机灵的,知道林淑妃这么说必定有她的用意,愣了愣之后反应过来便急忙顺着林淑妃的话说:“是,我们王妃因为是寿宁郡主的母亲,如今婚旨已下,已经当成亲戚走动了。平西侯因为有东西要咱们交给寿宁郡主,因此明天一早,我便要趁着还没动身之前,尽快过去一趟。”

    林淑妃缓慢点了点头,将脸上的湿帕子取下来转过头看着那个嬷嬷嗯了一声:“就是这样,你去告诉沈琛一声,就跟他说,平安镖局如今已经被牵扯进了徐阁老外孙女失踪的案子,前景堪忧”

    嬷嬷听不明白,却知道林淑妃根本不是为了让她明白,她只需要把话带到就是了,急忙应是点头。

    林淑妃便又看着她,一字一顿的道:“还有,出了宫之后,寿宁郡主应当是会在王府等着王妃的,你也不必跟王妃说什么,私底下告诉寿宁郡主,就跟她说,让她注意谢家的事,她心里自然就明白了。”

    嬷嬷惊恐的想要抬头,却又强行止住了这个念头,以头触地恭敬的答应。

    林淑妃确定她记下了,才挥手叫她退下,靠在榻上缓缓的吐了口气。

    应付起隆庆帝来虽然已经比从前还要得心应手,可是伴君如伴虎,一天还没有尘埃落定,就一天没有能松口气的时候,她心里对此心知肚明。

    旁边的林嬷嬷急忙上前来接过帕子,重新在金银花水里浸了之后给她敷在眼睛上,轻声问她:“娘娘怎么忽然这么吩咐王妃身边的嬷嬷?是不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林淑妃便嗯了一声:“这回闹的这么大的徐阁老的外孙女儿失踪被掳的事,始作俑者是平安镖局,可本宫却记得,平安镖局后头可是谢家,谢家后头又是卫家。”

    这个时候隆庆帝心里已经有些想头了,若是因为这件事影响到了他的看法,恐怕到时候又会掀起一场腥风血雨。

    因此不管是于公于私,她都不希望这件事会牵扯到卫家。

    提醒沈琛一句,再提醒卫安一声,总是必要的。

    林嬷嬷就叹了口气:“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在背后这么算计平西侯和郡主?您说会不会是临江王妃或是瑜侧妃?”

    她们都是一路互相扶持过来的,林嬷嬷更是林淑妃的心腹亲信,没什么不能说的。林淑妃就看了她一眼,摇了摇头:“我想了又想,除了她们两个,如今恐怕也没人敢一出手就是这样要命的招数了。可若真是她们,这账可又是一笔糊涂账了。”

    林嬷嬷忍不住摇头,见她揭下帕子,知道她心里是有些烦躁,就上前扶着她坐起来,安慰她:“娘娘别为了这些事烦心,该做的您都已经做了,她们王府的内讧难不成咱们也能管得着不成?王妃和瑜侧妃不管是哪一位,这个时候敢做这种事的,都不是省油的灯,咱们以后的日子,还不知道是怎么样。”

    说起这个话题,气氛就不免沉重了许多。

    林淑妃不由得沉默,她当然知道,当年仁宗让位以后,仁宗的皇后过的可不是什么好日子,连死了以后,都不能跟仁宗合葬。

    遇上这种事,又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以后如何,只能看临江王的良心了。

    她正要说话,六皇子便跌跌撞撞的迈进了门槛,一路扑着朝她扑过来喊着母妃。

    林淑妃急忙答应,将他抱在怀里,见他睡眼惺忪,一看就是睡到一半又惊醒了的模样,忍不住便摸了摸他的额头:“怎么啦?”

    六皇子伸手搂住她不说话。

    林淑妃便觉得心里一片柔软,好一会儿,将六皇子拍哄睡着了,才回头吩咐跟着进来的乳娘:“今晚便让六皇子跟着本宫罢,你们退下。”

    六皇子的宫人急忙应是,匆匆退了下去。

    不一时林嬷嬷出去了一趟又进来,咳嗽了一阵才请示林淑妃:“娘娘,刚刚传来消息,说是说是五皇子身子不适”

    五皇子现在是个烫手山芋,虽然隆庆帝并没有公开的诏书要废太子,可是彭德妃用了大逆不道的罪名,他这个太子的位子也是岌岌可危,树倒猢狲散,他的师傅们都全部受了申饬,就更没人敢亲近他。

    可是他实际上还是个孩子,林淑妃叹了口气,吩咐林嬷嬷去请太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