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九·告辞-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二十九·告辞

    五皇子病的很重,虽然当了一阵子的太子,可是说到底他也不过是个五六岁的孩子,因为母妃的错而遭受冷待,又看不见父亲,那些太监宫娥的态度也足够让他不安了。

    太医来给他诊病都有些战战兢兢,十分怕会惹上事端的模样。

    他们最清楚隆庆帝对彭德妃的厌恶了-----彭德妃的本意是要隆庆帝死的,哪个皇帝能受得了这个?

    好在林淑妃说了,她自会去告诉隆庆帝,太医才算是放了心,开了药就急忙退下去了。

    天光已经微微露出鱼肚白了,熬了一晚上,却不能再回去睡了----如今后宫以她为尊,宫务都在她手里,她要忙的东西还多的很。

    林嬷嬷看着心疼,服侍她用了燕窝粥和早点,便轻声劝她回去再休息一会儿:“不如就罢了请安?反正如今宫里的情形大家也都知道”

    林淑妃摇了摇头,让芳菲她们去准备衣裳,才道:“这个时候,就更不能做这种事了,没的别人以为本宫恃宠而骄,目中无人。谣言猛于虎,当初德妃怎么倒下的,你忘了吗?”

    说到底,她们在其中也推波助澜了,让这宫里的人都极尽以为德妃嚣张跋扈,让所有人都对她好感尽失,唯有畏惧。

    林嬷嬷唉了一声,转头去给她取了银丝髻来,就听见外头说是郑王妃来告辞了。

    在宫里住了这么久,郑王妃对林淑妃很有了些感情,等到要告辞的时候,很有些舍不得。

    林淑妃也是一样,可是她却知道不是依依惜别的时候,柔声笑了笑:“最近小六儿跟王妃处的好,你走了,他恐怕是要闹上一场了,本宫已经特意叮嘱乳母不必带他过来,今天便不跟你道别了,你别介意。”

    郑王妃急忙摇头。

    让她来林淑妃这里虽然是卫安出的主意,可是林淑妃对她却实在没话说,哪怕卫安去了福建半年,林淑妃对她也是尽心尽力的维护,还让隆庆帝脸对着她也另眼相看,她很是感激,听林淑妃这么说,却也知道没必要再过分的多说,笑着点头:“虽然得隔上一阵子不见六皇子,可是现在六皇子已经大好了,等我见他的时候,肯定又高又壮了”

    六皇子的身体也因为彭德妃的丧心病狂而受到了影响,提起这个,林淑妃面上的笑容淡了淡,嗯了一声,才拉过郑王妃来:“好好保养身体,到时候时常进宫来瞧瞧本宫。”

    郑王妃答应了,出了宫上了马车,才有些紧张的伸开了手-----刚才林淑妃塞给了她一张纸。

    有什么话不能光明正大的说,还得这样子?

    她有些不明白,却知道这信不是给她的,是给卫安的,急忙又将那封信给攥紧了。

    郑王府早已经打理的井井有条,连门口的石狮子都焕然一新,卫安和卫家的二夫人三夫人一起在二门处候着,见了她来都上来请安。

    郑王妃扶着肚子下来,急忙都叫了免,又拉了卫安在身边端详了好一阵,才微笑着松了口气:“虽然一直送信来说是没事,一切都好,可是没看见终究还是不放心,现在看见你是真的没事,我就放心了。”

    三夫人去搀扶她的手,一面也笑:“安安是个让人省心的孩子,早就说要进宫去请安的,可是一回来就出了这样的事,内外命妇的请安都免了,她也不好进宫去”

    这是在说之前彭德妃闹出的那场事端,郑王妃并没有放在心里,在她眼里,宫里不是什么好去处,卫安身份又特殊,能不进去自然是不进去的好。

    至于卫安跟她的关系,还不需要这些表面上的东西礼节来维持。

    郑王妃点了点头,很感动三夫人的这番心思,微笑道:“我都知道,还要多谢二夫人三夫人了,我怀着身孕如今身子不是很好,多亏了你们替我打点好了府里事物。”

    三夫人和二夫人都笑着摇头,说是一家人,不必这样客气等话。

    郑王妃的嬷嬷觑着空,等郑王妃跟二夫人三夫人都进了花厅,落后了一步急忙叫住了卫安:“郡主,我还有些事要劳烦您”

    卫安便挑了挑眉停下来。

    嬷嬷往旁边走了一步,见卫安也跟着过来了,松了口气不敢耽误,压低了声音把林淑妃叮嘱的话一字不落的告诉了卫安。

    末了又道:“这些话,娘娘也让我告诉了平西侯”

    卫安立即便竖起了全身的汗毛。

    最近徐阁老外孙女的事闹的满城风雨,侯府当然也听说了这件事,卫老太太还曾感叹过,说是如今世风日下了,而且这些盗贼们胆子也太大。

    可是她并没有料到,这件事跟平安镖局有关-----这些事都是官府保密的,她们只知道人是被掳走了,而且因为镖局出了内奸,却不知道平安镖局参与其中。

    平安镖局只要还是谢家掌控,就不可能会出这样的事才对。

    谢三老爷到底在做什么?他们并没有再寄信过来了

    她对那嬷嬷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在王府就再也坐不住-----她得去把事情弄明白,否则的话,谢家就会迎来灭顶之灾!

    蓝禾跟玉清都知道她着急,也不敢过多的劝,只好跟着她一道进去跟郑王妃辞行。

    郑王妃却似乎有些愣住了,见她要走,皱了皱眉,才道:“安安等一等你父王快回来了,他身子有些不好,我有个药方,是从宫里太医那里得来的,你到时候往老大夫那里走一趟,把东西给他罢?”

    卫安答应了一声,接过了信想了想又跟三夫人和二夫人道:“就劳烦二伯母和三伯母了,等会儿我便早些回来。”

    郑王妃一个人住在王府里怎么都不让人放心,卫老太太已经跟她们说了,让她们尽量都过来陪陪。

    卫安等到郑王回来之前,是一直都要住在这里了的。

    二夫人和三夫人看出来她有急事,不敢耽误,都去陪郑王妃说话,好让卫安能放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