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六·生产-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三十六·生产

    卫老太太说不必着急,可是三老爷心里却还是忍不住上火-----这哪里是不需要急的事?只是他知道卫老太太做事向来是有自己的打算的,要是没有把握的事不会去做,想了想便安心的等着卫老太太说完了话,便道:“您说的是”

    正说着,卫安便来了。

    她刚刚是去郑王府了,郑王府里头有郑王妃在,虽然里头都已经被打点好了,底下的下人也都是靠得住的,可是卫安仍旧会经常往那边去。

    这一次她也是先去了那边,然后才再回来的。

    她进来便先给卫老太太和三老爷二老爷他们请了安,而后才坐在三夫人下手轻声告诉卫老太太:“老大夫说,王妃临盆便在这几天了,让我们都做好准备我回来是跟您说一声,恐怕接下来几天,我都得在王府呆着”

    卫老太太点了点头:“你父王还没回来,照顾你母亲,这是你这个当女儿的应该做的,那边若是缺什么,只管打发人回来告诉你二伯母三伯母,往家里来取。”

    二夫人和三夫人都急忙附和:“老太太说的是,原本我们也该时常过去的,毕竟王爷嘱托了我们。可是现在家里这番情形,我们过去反倒容易给王妃添麻烦,便干脆不过去了,你照顾好王妃,若是王妃有什么要的,只管回来告诉。”

    卫安都答应了,又跟卫老太太说:“我已经听说了,谢家即将被槛送京师,送回来受审。这一次是件好事,我已经安排好了。”

    她说了一句安排好了,除了卫老太太以外的众人都吃了一惊,纷纷看向她。

    三老爷反应过来,轻声问她:“安安,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给我个实话,不然我们这心里也不放心。”

    毕竟是大事,而且大家现在都知道,事情到了最关键的时候,若是这一关过去了,往后就是康庄大道,若是过不去,那可就是地狱了。

    这种事,实在容不得人不多个心眼防范着。

    屋子里安静的厉害,二夫人三夫人也都满怀期望的朝卫安看过去。

    卫安也没有卖关子,放下杯子看着三老爷和二老爷,并没什么隐瞒,直接就说:“这些弹劾我们家跟沈琛的折子,都是我让陈御史让底下的人上的。”

    二老爷和三老爷不明白,茫然的看着她。

    “先把事情说的最坏,让人做好最坏的打算,反而到时候未必就会真的变得那么坏。”卫安语气平静,眼睛里清澈又干净:“圣上疑心病重,若是这件事之后再让别人爆出来,便说不定真的会疑心我们,可是我们提前给他说出来了,之后再所有的证据都指向谢良成的时候,我们再揭露真相,圣上反而会疑心是不是有人故意要冤枉我们。”

    二老爷和三老爷就有些明白了,对视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里的瞬间放心,不由得都松了口气,温和的看着她道:“既然你心里已经有了打算,我们就放心了,不然这心里七上八下的,总是觉得不安心。”

    这都是难免的。

    卫安虽然做事有计划有保障,可是到底每次都是出其不意的险招,三老爷和二老爷能相信她,便已经是非同一般的信任了。

    她笑了笑,再说了几句镇南王那边的事,外头翡翠就隔着帘子急忙回禀说是蓝禾和玉清在外头有急事要禀报。

    这个节骨眼上说什么急事,大家就都理所当然的误以为是谢家那边又有什么新消息了,不由得都看向卫安。

    还没再等上一刻,翡翠的声音就又透过帘子传了进来:“姑娘,蓝禾说,说是王妃发动了!”

    这个时候?!

    上午的时候还没事呢,卫安有些讶然,可是随即就又反应过来,女人生孩子都是这样的,她急忙站了起来。

    卫老太太也顾不得其他的了,顺势看向三夫人和二夫人,叮嘱她们:“既然现在就发动了,安安始终是个孩子,怕是有不知道的地方,不如你们都过去一趟”

    生孩子这样的大事,她们这些通家之好要过去照顾也是应当的,哪怕是御史也说不得别的话。

    二夫人和三夫人都急忙站了起来答应,双双急着回去换衣服。

    卫老太太就叮嘱卫安:“你别慌,现在发动了,也不一定就马上生的下来,多的是女人生孩子痛上个几天的。”

    这些卫安都知道,上一世她自己也经历过,闻言便点头:“我都知道,您也别太担心,那边有我和二伯母三伯母守着,您照顾好自己,别替我们担心。”

    卫老太太答应下来,听外头说二夫人三夫人都准备好了,也不想耽误卫安的事,就朝她摆手让她快些出去。

    卫安也的确顾不得其他的了,匆匆行礼告辞,就急忙跟二夫人三夫人一起登上了马车,往郑王府去。

    郑王府里头乱哄哄的,因为女主人要生产了,又没有男主人在,难免会有些意外发生,卫安还没进大门,就看见门房上乱成一团,不由便皱眉:“好端端的,又不是什么大日子,为什么中门大开?”

    没有贵人的时候,一般都是不会开中门的,连卫安也都是从侧门进去。

    现在府里的女主人在生孩子,中门竟然开了?!

    卫安才发了话,蓝禾就明白过来了,急忙探出身子去招了林跃过来,让林跃去问问究竟是怎么回事。

    转过拐角进了侧门,到了垂花门,卫安才下了马车,就看见不少婆子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而在卫安临走之前,这府里还一切井井有条。

    她皱了皱眉头,玉清便呵斥了一声,惊得那些婆子们都朝她们这边看过来,又急忙过来行礼。

    玉清便数落她们:“都不必做事了吗?!这么聚在一起慌慌张张的成何体统?!”

    二夫人和三夫人也觉得情形不对,很有默契的朝卫安这里过来。

    那些婆子急忙都跪在地上,被蓝禾又数落了两句,才支支吾吾的回她们的话:“回郡主家里出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