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八·产子-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三十八·产子

    “快去,快去请老大夫进来!”三夫人再也顾不得其他的,握住了郑王妃的手低声安慰:“王妃,您一定不要听其他的事了,保持好心情,小世子还等着出来见一见他的母妃和父王呢王爷他很快就要回来了,您想一想王爷”

    肚子痛的厉害,郑王妃隔着被子血色尽失,握着三夫人的手急促的摇头:“不是的王爷他是不是出事了?我我听说锦衣卫来家里了要不是王爷出事了,锦衣卫好端端的,怎么会上门来呢?”

    她忍不住觉得委屈,怀孕十月,她的丈夫都不在她的身边,她心惊胆战的在宫里活了这么十个月,好不容易以为快要熬到头了,可是现在换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果-----她的丈夫不仅没能及时赶回来等待孩子出生,甚至还招来了这样的祸患。

    她不过是小门小户出来的女孩子,虽然有些心机,可是见识却有限,所做的所有的一切都不过是希望自己能好好的活着。

    她实在是经不起这样的风浪了。

    她一急,肚子就更痛,整个人如同是被煮熟了的虾,蜷曲着身子痛的再也说不出话来。

    稳婆惨白着脸,看上去比在生孩子的郑王妃还要苍白和憔悴一些,拉着三夫人和二夫人,偷偷的背着郑王妃声音干涩的摇头:“二位夫人,再这么下去,王妃可就完了女人生孩子就如同过鬼门关,王妃原本就身体偏弱,受了刺激之后宫口迟迟不开,看她的样子,恐怕是恐怕是要难产的迹象啊”

    她是郑王早在离京之前就已经安排好了的,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好吃好喝的养了她这么久,围的不就是今天好派上用场吗?

    要是在她手里,王妃出了什么意外,到时候就算不是她的责任,可是王爷心里又怎么会没有疙瘩?到时候她自己可能倒霉不说,连孩子们都得受连累,这个险她可冒不起。

    三夫人心里更加担心,面上却仍旧还是努力稳定着情绪:“嬷嬷也是经过不少事的老人儿了,怎么还不知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王妃不过就是受了刺激,一时用不上力罢了,府里有这么多人坐镇,还有老大夫守着,嬷嬷别杞人忧天了!”

    稳婆苦着脸,支支吾吾的道:“也不是我们杞人忧天,实在是,外头来了那么多锦衣卫,不光是王妃慌,我们心里也慌啊”

    她的话音刚落,房门便被砰的一声打开了。

    众人都惊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往敞开的房门处看过去,正好看见卫安一脸镇定的站在门口。

    “慌什么?”卫安神情镇定,一进门便自动掩上了房门,面无表情的看了那个稳婆一眼:“就算是天塌下来,现在也有我们暂时顶着,你们怕什么?外头是来了锦衣卫,可是锦衣卫进里面来了?既然没有,便该做什么做什么便是了。”

    府里的人向来比怕王妃还怕几分这个郡主,稳婆见了她,气势上就先矮了一半,有些为难的看了看她又看看三夫人:“郡主还是个未及笄的小姑娘家,怎么能就这样闯进产房来呢?”

    二夫人皱了皱眉,立即反驳:“这有什么?既然都是女人,谁日后不得经历这么一遭?郡主担心王妃,进来陪陪王妃,也是人之常情,郡主说的是,你们该做什么就做什么,别说这些没用的耽误事。都记着,这可是王爷的第二个孩子,半点差错也不能有,否则要是出了事,你们谁也担待不起!”

    卫安没有管稳婆说什么,闻见屋子里呛鼻的香味,先让人把熏香灭了,而后便皱着眉头环顾了一圈,挑出了几个人:“这里头不必围着这么多人,人多了,反而让人连呼吸都觉得困难了,还怎么好好用力?!”

    她是生过孩子的,知道人越多未必就对产妇真的好。

    郑王妃现在不是因为真的疼痛而受不了,而是因为害怕和惊恐这些情绪堆积在一起,影响了心情。

    她几步上前到了窗前,坐在床沿上取代了三夫人的位子,轻轻握住王妃的手轻声说:“王妃,您放宽心,外头来了一批锦衣卫。”

    三夫人和二夫人都避重就轻,其他的嬷嬷们虽然担心忧虑,却也是背着她说些悄悄滑,让她更加紧张。

    卫安却一上来就跟她说了真话交了底,郑王妃没有丝毫血色的脸上终于有了一丝表情,疼的喊了一声,才问她:“锦衣卫?是不是王爷他出了什么事”

    卫安没有迟疑,甚至连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立即就回她:“是出了些事,不过不是父王出了事,是他底下的几个属臣不懂分寸,收了人家的东西,因为事关太常寺的马匹,所以惊动了锦衣卫,不是什么大事,已经让人去处理了。”

    她顿了顿,见郑王妃的神情似乎好看了一些,才又淡淡的道:“因为府里出了奸细,所以才会这样,为的就是让您出事,若是真的出了事,可就随了那些人的心愿了。”

    她说的话向来是可靠的,郑王妃知道这个继女向来很有主见而且很有能耐,她表现的这么镇定自若,又轻描淡写,郑王妃就忍不住相信了,低声问:“真的吗?”

    三夫人和二夫人松了口气,急忙道:“当然是真的,王妃,您可别相信那些糊涂的传言,要是真有什么大事,锦衣卫哪里还能在外头跟咱们耗时间,肯定早就已经六亲不认了,您说是不是?”

    郑王妃这才彻底放下心来,满头大汗的忍着疼缓缓的点了点头。

    她放松了下来,三夫人和二夫人更加高兴,急忙转头自如的吩咐起了底下的人做事。

    有二夫人和三夫人坐镇,又有卫安全程盯着,郑王妃又放松了心情,接下来的产程进行的很快。

    在含了几颗人参养荣丸之后,等到天黑了,再等到第二天的早上,一直没有什么声音的正院里终于传来了一声婴儿的哭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