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十三·逼供-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四十三·逼供

    他卷起手咳嗽了一声,正要说什么,外头就响起一阵喧哗声,刚才寸步不离的守着门口的护卫闯了进来,焦急慌张的喊了一声郡主,立即就冲卫安道:“郡主,出事了!王妃那里不好了”

    这个节骨眼,想起之前的熏香,卫安的眼神就暗了暗,脸上没什么特别的神情,让人摸不透她到底是个什么心思。

    管家比她还要紧张多了,一听见说出事了,立即就追问:“出什么事了?!王妃不是好好的吗,怎么又出事了?!”

    王爷这里的麻烦还没解决呢,王妃那里要是又出什么幺蛾子,这日子可还过不过啊?

    护卫吞咽了一口口水,看看卫安又看看应凯和蓝禾玉清身后的李家媳妇儿,似乎被他们看的压力很大,声音渐渐低了下去:“小世子不见了。”

    初生的婴儿。

    孩子不见了?

    这个孩子才出生不到一天,才刚被奶娘带下去喂奶没多久,要是真的不见了,那极大的概率就绝活不成了。

    应凯乍然听见,震惊的看向卫安。

    卫安已经皱眉问他:“你们锦衣卫不是已经围府了吗?”

    应凯此时已经想不到其他的,被这件事完全给弄的懵了,听见卫安这么问,下意识的就顺着她的话点了点头承认,语气困惑的道:“都已经围住了,人怎么会失踪呢?”

    他想到什么,面色变得铁青,因为这书房里呆着的都是卫安跟她的亲信,他也就没什么好藏的,骂了一声娘,口气十分不好的道:“他娘的,不是主意都打到我们锦衣卫来了吧?”

    难道锦衣卫真的也有了内奸吗?

    毕竟那帮人神通广大的,连郑王府都能安插进奸细。

    蓝禾跟玉清也急的不行:“小世子虽然被老大夫看过了,说是健健康康的没什么问题,可是也说了,得好好的养着,刚出生的孩子,就算是吹个风可能也要出大事的”

    管家更是急的头发都要竖起来,一跌脚气的整个人都在抖:“翻了天了,翻了天了!这帮人,当真是,把我们郑王府当作什么了?!小世子的身份何等尊贵,他们竟然也敢在小世子的头上打主意!”

    他急促的喘着粗气,简直觉得头顶都快有火要冒出来,立即便开口建议:“郡主,您得快些想个法子啊,一个襁褓里的奶娃娃,要是那些人真的存了坏心的话,眨眼之间就能”

    就能弄死了,不过后面那句他没敢说出来。

    这孩子对于郑王来说也算是老来得子了,郑王不知道得多宝贝,要是这个孩子真的出了什么差错,到时候简直难以想象郑王会做出多少事来。

    蓝禾跟玉清也急忙上前:“郡主,我们让人在府里搜吧?”

    “太迟了。”卫安面无表情,没有等任何反应过来就转过身直接冲着李家媳妇儿过去了。

    应凯挠了挠头,不知道她说什么太迟了,他手里现在拿的这东西他觉得如同烫手山芋似地,抓着都觉得烫的厉害,很想立即就先抛出去。

    可是现在郑王府又出了这样的事,他只好跟在卫安身后,一起站在了李家媳妇儿跟前。

    还没来得及再说什么,他就看见卫安忽然弯下了腰,脸几乎要贴上李家媳妇儿的脸。

    卫安的眼睛向来是很吓人的,虽然长得漂亮,可是她的一双眼睛就好像是会说话,永远蕴含着无数的深意,这时候,她的眼睛就冰凉得毫无一丝人气,简直跟死人没什么区别,冰冰冷冷的盯着李家媳妇儿。

    要是普通人被她这么一动不动的如同死尸似地盯着,又刚好是在半夜的话,恐怕是真的得要尿裤子。

    李家媳妇儿也同样承受不住,尽力的后仰拉开跟卫安的距离,头偏向一边瑟瑟发抖。

    卫安没有耽误一刻,伸手拧住她的下巴重重的往自己这个方向一扭,就又强迫她的眼睛看向了自己,而后她又刻意的压低了一些身子,眉毛微微挑了挑,终于开口:“你的同党是谁?除了你来栽赃嫁祸,你的其他同党,谁是负责绑走小世子的?”

    李家媳妇儿嘴里塞着破布,整个人抖得如同筛糠,一个劲儿的只是摇头。

    应凯啧了一声,摸了摸下巴觉得该是自己表现的时候了-----他的一套刑罚下来,就不信这婆娘扛得住。

    可是卫安没等到他动作,立即抄起了旁边的一只笔架,猛地就朝着李家媳妇儿头上砸了过去。

    这一下估计是用尽了权力,碰在李家媳妇儿头上,立即就发出沉闷的一声重击皮肉的声响,将屋子里的人都震了一跳。

    李家媳妇儿的头上立即就冒出了一缕血线,顺着额角缓缓的淌了下来,她双手被反剪着,嘴又被堵住了,连惊呼也只是一声呜咽,手也没法儿去擦拭额头上的血,整个人显得狼狈异常。

    卫安就顺势伸手去拿走她嘴里的破布,冷静的扔在一边,一双黑漆漆的眼睛动也不动的盯着她,半天之后才轻轻笑了笑,问她:“说不说?”

    李家媳妇儿吞了一口唾沫,她从前也不止一次的听说过郡主难伺候,比起王爷王妃来,郡主还是最难对付的,可是她到底没有能接触过卫安到底有多难对付,从前也的确没那个机会-----她看见的呃卫安,大多数时候,还是和气的。

    现在真正知道了卫安发怒是什么样子,她才知道那些人提起卫安的时候那种害怕是来自何处了,蜷缩着身子极力试图后退。

    卫安却不给她机会,蹲下来扣住她的下巴,冷笑了一声之后,手又移到了她的脖子上,极为用力的慢慢合拢。

    这一下几乎真的要了李家媳妇儿的命,卫安逐渐加大了力度,她呼吸不过来,脸和脖子都涨的通红,青筋突出来,整个人异常惊恐的盯着卫安,几乎要痛哭流涕。

    好在就在她真的完全要窒息的时候,卫安又忽然松开了她。

    她瞪大了眼睛,惊恐至极,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