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十章·穷途-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六十章·穷途

    薛长史坐在马车里,神情冷淡的看着老三,见他紧张得不知如何是好,就轻笑了一声:“怕啊?怕也没什么用处,都到这个地步了,不成功便成仁,大不了就是一条性命,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不是?”

    他是一个文臣,向来不说这些粗俗话的,老三挠了挠头,看着薛长史坐直了身体,一脸的视死如归:“先生放心,我都知道,我们跟着王爷的时候就立过誓的,这条命都是王爷的,王爷去了,我们原本便该跟着去的,这次就算是丢了性命,那也不冤。”

    说是这么说,可是报仇正进展得如火如荼的时候被浇熄了一团心里的火,这种时候要是死了,感觉肯定是不那么好的。

    老三垂下头看了一眼自己因为紧张攥的有些发白的手,停了停就问薛长史:“先生,您说,我们能不能逃出去?”

    外头已经传来那些女孩子娇娇弱弱却又风情万种的迎客声,薛长史撩开帐子露出一角,看着外头的景色,忽而笑了笑。

    已经进神仙地了。

    “进了这地界,就得靠自己本事了,办的好,能掩人耳目,逃出去也不难。可是若是真的那么倒霉,那也没什么话好说,大不了便闹个两败俱伤,总不能无声无息的就被人端了。”薛长史脸上的表情并不轻松,等到老三也好奇的伸长了脖子看着外头,才看了他一眼,吩咐道:“你出去吧,让人留下话,老五他们,让他们找家妓院安顿下来。让他们这回不必顾忌,尽管闹”

    老五平时就爱声色犬马,见了女人就走不动道,从前总得耳提面命让他不要因为女人坏事,可是这回却得让他任由心意肆意去闹了------不能收买老鸨和那些姑娘,因为她们能收他们的钱,自然也能收别人的钱,卫安的人一给银子一打听就问的出来有哪些人不是真正去寻乐子的。

    因此这戏得做的真一些,越真越好。

    而他们的人数又实在是太多了,四十多个人,总不能全部蜂拥去赌场,要是真的那样的话,肯定什么都不必说,第二天就得被一锅端了。

    只能分开来。

    老五他们喜欢女人,那就去妓院寻欢。

    老三答应了,又问他:“那咱们呢?”

    “咱们便去赌坊。”薛长史咳嗽了一声,觉得喉咙里的腥甜有些抑制不住:“你是个知道怎么赌的,弟兄们也知道,就都敞开了劲儿去玩。等到过了今夜,看明天的动静吧。”

    他松了口气,等到马车经过了妓院那条街,拐进了暗处,才轻声道:“既然今夜没事,能进这神仙地来,就说明他们暂时还没发现咱们,进了神仙地,要找我们就更难了。过了今夜,等明天看看有没有人来,再决定下一步怎么走。”

    他是被逼得失去分寸了。

    情急之下,他做事根本没有经过深思熟虑,而他本来就没有急智,从前的那些计谋,都是他一点一点熬出来的。

    仓促之中做的决定没有多少可信度,他自己都不知道这几步路到底走的对还是不对。

    老三却向来是对他唯命是从的,他一吩咐,便探头出去吩咐了车夫,让他留下了几个人混在人堆里,就径直往前头的赌坊去了。

    敲开了门,先给了些银子,要了几间休息的房间,他留了几个人在楼下先赌着,扶着薛长史上了楼便道:“那先生您先休息,我下楼去。”

    薛长史的身体状况也不适合在楼下久待,他答应了,正要说话,就听见外头小二敲了门,恭恭敬敬的说:“客观,送茶来了。”

    神仙地的小二们都是极为殷勤的,他们并不以为意,老三隔着门看果然是穿了一身跑堂的衣服,就冲薛长史点了点头,开了门把人放了进来。

    “您也该吃药了。”老三想起来之前大夫的吩咐,忙从身上掏出丸药来,让他用水送服下去,便道:“您吃了药先休息着,我先下楼看着。”

    薛长史点了点头。

    那药吃了便容易昏昏沉沉,他不一会儿便觉得头晕,今晚上奔波了一晚上,他也的确熬不住了,很快便昏昏沉沉的闭上了眼睛。

    迷迷糊糊里,他好似听见了门开了,老三他们都回来了。

    他忍不住皱眉-----这么大的动静,该是多少人上来了?难不成是老三的话没交代清楚?闹出这么大的动静,被人发现了可怎么好?

    只是药效实在是太强了,他想要睁开眼睛呵斥几句,可是却根本没有力气,连眼皮都睁不开。

    而等到他彻底醒过来的时候,第一眼看见的,已经不是他之前进的那个赌场的客房,而是黑暗潮湿的密室。

    他环顾了一圈,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可是一触及到冰凉的地面,就猛然发现了不对。

    不是之前的地方了,他猛然意识到了什么,喊了一声老三。

    可是并没有人来回答他,他咽了口口水,苦笑了一声就知道是出事了。

    神仙地乱的很,什么人都有,也多的是黑店劫人的,莫非是被人劫了?他在心里不断的想着如今的处境。

    就算是被黑店打劫,那也比被卫安抓住要强的多,他在心里暗暗希冀是第一种可能,可是等到门响,看见了进来的人,希望便霎时破灭了。

    完了。

    他心里一时只有这两个字,看着面前站着的雪松和何斌,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

    吃过临江王的苦头,他知道临江王府出来的人折磨人的手段,到了现在,只要看见临江王府出来的人,他还觉得后背发毛。

    而雪松正是临江王给了沈琛的心腹,他睁大了眼睛,一时没有说话。

    雪松好整以暇的欣赏着他的表情,不动声色的笑了笑,拉过了一把椅子便坐下了,看着他悠闲自在的道:“薛长史,好久不见,您可真是给我们添了不少事啊,为了找您,我们也算得上是费尽了心思了,真是叫我们一通好找。”

    薛长史目视着他,心里闪过穷途末路的逼迫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