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四·冲突-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七十四·冲突

    瑜侧妃将手里的筷子重重的放在了桌上,发出噗通一声闷响,将彭嬷嬷惊得几乎跳了起来。

    她知道瑜侧妃的脾气,在家里的时候就是个极有主见的,跟彭德妃完全不同,而出嫁了之后,就更是变得精明锐利,到处都是棱角。

    现在看见瑜侧妃这样,她便知道瑜侧妃是气到了极点了,急忙摇头:“侧妃您别生气县令夫人说了,因为日子还不长,因此并没有多少人知道这件事”

    要是真的传扬开了,那才是真的麻烦了。

    瑜侧妃没有耐心了:“你直接便说,我吩咐你的事,你交代下去了没有。”

    她知道处置这个女人绝不能惊动临江王,也得趁着楚景谙不注意的时候下手,省的到时候楚景谙出来阻止,反而把事情闹大了。

    而要是想要无声无息的把这件事给处置了,也不是那么简单,至少当地的父母官是瞒不过去的。

    她也没有打算瞒着,毕竟她知道她现在人手有限,加上临江王妃已经从庙里回来了,若是动用自己的人手,难免让临江王妃那边窥知这些隐秘私事。

    还不如就利用他们帮忙。

    彭嬷嬷面色有些发白,急忙应是:“交代了,交代了,您放心,我已经跟县令夫人说清楚了,让她挑咱们少爷不在的时候”

    她顿了顿,就吞咽了一口口水,飞快的说了下去:“原本一个姑娘家独居就引人注目,到时候我们再不动声色趁着她们出门采购的时候,让地痞流氓上门,到时候他们的名声自然就坏了,事情闹开了,县令夫人自然会写信给抚州知府,到时候咱们的人手都已经抽干净了,少爷的事,只有县令和县令夫人知道,他们是不敢往外说的,这件事便不知不觉的过去了。”

    清白有损,那个女人哪里还能翻得起浪花来。

    而到时候就算是楚景谙再放不下,也该明白再插手不是明智的选择。

    这是在逼他放手。

    只是手段毒辣了些,一出手就是毁了女子最重视的清白。

    彭嬷嬷看了她一眼,见她满意了,才又替她布菜,一面便有些担忧:“侧妃,就怕到时候少爷”

    瑜侧妃充耳不闻。

    她辛辛苦苦从鬼门关走了一趟,生下了他,不是为了让他这样糟践他自己的。

    彭嬷嬷看她形容,就知道不能再劝了,等到她用完了饭,就让人将饭菜都撤了,陪着她照例去园子里逛了一圈。

    等逛完了园子,瑜侧妃又去议事厅听了底下的媳妇儿们回话,最近忙着收拾行装回京城,王妃虽然管了一部分的事,可是她其实仍旧是很忙的。

    等到好不容易这些事都处理完了,已经是中午时分,估摸了一会儿时间,瑜侧妃才问彭嬷嬷:“少爷那边有消息吗?”

    楚景谙往城外去的勤快,他最近帮着处理田庄的事,出城也有由头,不惹人怀疑,今天早上才从城外回来,按理来说,下午才能出城了。

    县令应当也是趁着这段时间去做事。

    彭嬷嬷知道她是担心楚景谙忽然出现坏事,便压低了声音告诉她:“您放心,我们问过了,少爷今天有差事,王爷宣他去书房呢”

    瑜侧妃点了点头。

    等到傍晚,长丰偷偷的让人带消息进来说是楚景谙出了城,她也沉住了气只是冷冷的笑了笑。

    彭嬷嬷却不能做到她这样云淡风轻,提心吊胆到了晚上,再好不容易过了一夜,只觉得整个人都虚脱了,好不容易挨到了用早膳的时候,听说外头楚景谙来了,便怔住了,看了瑜侧妃一眼。

    瑜侧妃却面无表情,等到楚景谙如同一阵风似地冲了进来,也仍旧如同没事人似地,淡淡的蹙眉看向他问:“怎么了?大清早的,有什么事这样着急?”

    这是讽刺他最近都没有这么早来请过安。

    楚景谙听懂了,掩在宽大衣袖里的手攥成了拳头,忍了又忍,终于还是嘶哑着声音喊了一声:“母妃”

    瑜侧妃目不转睛毫不示弱的盯着他瞧,等着他把话说完。

    楚景谙便有些痛苦的闭了闭眼睛,低声道:“她不过是一介弱智女流!您怎么怎么能下这么重的手”

    他昨晚出城去修水县,迎接他的却不再是佳人的笑靥和缠绵,而是一场闹剧。

    想起这些,想起今天早上那一幕,他忍无可忍:“母妃!您轻飘飘的几句话,就要了一条命”

    瑜侧妃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等到他已经说完了,才讥诮的问了一声:“说完了?”

    楚景谙被她这样冷淡不屑的态度惊得怔住,看着她不知该说些什么。

    瑜侧妃便冷淡的问:“那你觉得我该怎么样?手下留情?让她成为旁人攻讦你的把柄?!让你们这样瞒着我暗通款曲,最后让你干脆被她拖累得被你父王厌弃,被天下人耻笑?!”

    瑜侧妃还从来没在儿子跟前发过这样大的脾气。

    楚景谙被母亲的疾言厉色镇住了,他没有见过瑜侧妃这样不顾体面过,不由就自觉低了一头,讷讷的喊了一声:“母亲”

    “不要叫我!”瑜侧妃冷笑着望着他,严厉呵斥:“我从前教过你的东西你都忘去了哪里?!我再三的叮嘱你,你如今不能犯错,只有更加谨言慎行,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我三番四次的给你机会!就在昨天,我还让人出去,问你是不是进来用晚膳,可是你说什么?!你说差事忙,在外头将就着用你为了那个女人,冒天下之大不韪,安置外室,名不正言不顺,她还是个官宦人家的女孩儿,身份不尴不尬,不上不下,你打算到时候怎么安置她?让她来膈应谁?!”

    楚景谙抿着唇立在原地,看着母亲不发一语。

    他知道瑜侧妃的脾气,她是一个极为理智谨慎的人,这一辈子都是在谨慎的算计每一步中杜甫哦的,不能容许任何事情脱离她的掌控。

    这一次的事,被她知道了,会是这样的结果,是必然的,根本不必奇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