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七·操心-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七十七·操心

    她完全摸不着临江王妃如今的行事,却知道只能更加的服从------一个你不了解的主子,贸然的给她做决定是很要命的。

    因为你摸不着她的喜好,就不能确定做的合不合她的心意。

    是以她迟疑了一瞬,就问临江王妃:“您之前说要送信给世子,不知道还送不送?”

    她摸不清楚王妃对楚景吾的态度了。

    虽然这是亲儿子,也是王妃以后的依靠,王妃不可能不管他,可是王妃对他的态度又的确是怪怪的。

    “送啊,当然要送。”临江王妃姿态优雅的坐了起来,提起这件事,嘴角竟然还挂着一丝浅笑:“怎么能不送呢?我儿子问我呢,问我是不是参与了陷害谢良成和卫家的那件事,我要是不解释清楚的话,怎么跟儿子亲近呢?到时候,岂不是便宜了沈琛他们吗?”

    楚景吾对她的芥蒂全都是来源于她对于沈琛的苛责。

    因为生这个儿子的时候伤了根本,她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缓过来,不管是身体上还是精神上,都元气大伤。

    那个时候还总是要为了沈琛的事情生闷气,她总觉得临江王对于长乐公主绝不是普通的兄妹之情,自然也觉得沈琛是个碍眼的存在。

    而沈琛的存在总是让她受冷落

    她那段时间一怠慢,结果便是让楚景吾彻底跟沈琛亲近上了。

    沈琛去哪里他便去哪里,两个人形影不离,加上临江王有意培养他们二人的感情,就连有什么差事都慢慢让他们两人一起去办,最后竟导致楚景吾跟自己的亲哥哥疏远了,而跟沈琛亲近。

    想起这些事,临江王妃又觉得头隐隐作痛,闭上眼睛缓和了一阵才吩咐她们准备纸笔。

    不过这些再怎么难过,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弃我去者,昨日之日不可留,无谓因为从前的事伤心。

    她只有这么一个儿子了,自然该把他紧紧攥在手里,省的便宜了沈琛。

    之所以之前不立即回信,是因为她得让楚景吾知道知道,她的信被克扣了的事-----既然连儿子寄来的家书都能被克扣,那她这个王妃是不是还名副其实,难道楚景吾心里不明白吗?

    而既然连家书都收不到,那还有什么能力去对远在京城的那些人做些什么?

    这一招叫做以退为进。

    她跟儿子的关系疏远的太久了,要想缓和关系,不能着急,都得慢慢来。

    就如同她离间瑜侧妃跟楚景谙的关系,也得慢慢来。

    秦嬷嬷她们手脚麻利的把纸笔都准备好了,伺候她写了信,才又忙着服侍她净手。

    临江王妃亲自封了火漆,把信交给了秦嬷嬷,又看了她一眼:“嬷嬷,让你儿子亲自去送罢,顺便也告诉告诉阿吾一声,我这个当王妃的,在庙里半年过的到底是什么日子。”

    秦嬷嬷的儿子是教楚景吾骑马的,从前为了楚景吾,从飞奔的马匹中堕马,从此再也不能做重活,也不能再动武了。

    别人的话他可能还未必相信,可是秦嬷嬷儿子的话,他是信的。

    秦嬷嬷答应了一声,心里重重的松了口气。

    王妃虽然变了,可是却变得极为理智和聪明,凡事都想的周到又妥当,跟着这样的主子,以后才有盼头。

    不然还跟从前那样,可真是愁死人了。

    远在千里之外的楚景吾打了个哈欠,他正陪着沈琛往定北侯府去,骑着马揉了揉鼻子,就碰上去跟沈琛道:“二哥,雪松送回来的信,你看了吧?”

    沈琛有些心不在焉,没有怎么认真听他的话,皱了皱眉头似乎想到什么,心绪不宁。

    楚景吾就伸手往他肩膀上拍了一下:“二哥,你怎么了?怎么总是心不在焉的?”

    汉帛跟在后头一路小跑,听见了这话就忍不住啧了一声,引得楚景吾看了过来,才道:“这您都不知道,当然是因为林三少啦。”

    沈琛因为替隆庆帝尝药中毒的事情被拘在宫里一个多月,这中间又不能见卫安,虽然帮了卫安,可是到底因为消息不通,而多有不便。

    可是林三少却不同,这次的事,他可是真正帮了大忙的。

    林三少又一直都对卫安情有独钟,最近因为这件事,三天两头的往定北侯府跑,沈琛不担心哪里可能呢?

    楚景吾闻言便忍不住也跟着担心起来了:“说起来这个问题我也想到了,听说林三少可得卫老太太的喜欢了,从前卫老太太不是还考虑过让林三少当孙女婿吗?”

    他一面说,一面促狭的去看沈琛。

    沈琛就瞪了蹦达的欢的汉帛一眼:“尽胡说!”

    他是知道林三少对卫安的心思,可是却绝不可能为了这件事情担心,他跟卫安之间的感情不是这点风雨就能撼动的。

    他是觉得就算陆元荣被拉了下马,这件事也不是终结。

    这也是为什么卫安一定要花费那么大的代价从荆西把薛长史给弄回来的原因,要知道,薛长史原本没什么利用价值了。

    该拉下马的都拉下马了,该替这件事付出代价的也都付出代价了,薛长史死不死都是一样的,反正谢良成是已经找到了。

    卫安也是跟他一样,疑心这背后还另有主谋。

    想起这点,他便有些复杂的看了楚景吾一眼。

    王妃如今又被放了出来,因为要进京,不能在这个时候还把王妃做的那些不入流的事情说出来,所以要王妃来装点门面。

    可一旦真的是临江王妃在背后给薛长史支持,那

    那他当然是跟卫安站在一起,到时候只怕让楚景吾难做。

    楚景吾浑然不觉,拍了拍沈琛的肩膀就故作深沉的点头:“二哥,汉帛说的也没多大错,你也该好好想想怎么跟人家赔罪了,虽然你是迫于无奈被押在宫里这么久,可是到底没帮上什么忙啊,女孩子肯定是要生气的。”

    沈琛瞪了他一眼:“瞎说!安安忙着呢,郑王妃产子,身体虚弱,王爷又失踪,她多的是事,哪里跟你似地,有功夫东想西想,想这些有的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