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七·云端-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八十七·云端

    临江王妃就得意的笑了。

    是啊,小年轻们现在爱的要死要活的,觉得自己跟那话本子上的人似地,互相喜欢,便能成一对璧人佳偶,从此便能过上神仙眷侣的日子。

    可是哪一个年轻的女孩子最初的时候不是怀抱着这样的美好幻想呢?

    她们现在涉世未深,不知道故人心易变,不知道女人的花期太短,男人却总是一个又一个的年轻貌美的女孩子往怀里揽。

    这世上,可曾听说过哪个男人一辈子一心一意的只对着一个女人?

    可是女人们却总是看不清,一个又一个的还是盲目的以为自己会是那例外的一个。

    真是笑话。

    男人哪里有不贪新鲜的。

    哪怕是沈琛呢,现在看来自然是好的,听说他为了卫安,在福建的时候几次都快丢了性命,为了她不计后果。

    这样就更有趣了,因为他表现的越是深情,越是用力,卫安对他的期望便会越深,等到再发现这个男人也不过如此的时候,才会更痛。

    临江王妃弹了弹身上不存在的灰尘,斜睨了秦嬷嬷一眼:“盯着她,不许她偷奸耍滑,养着她,可不是真为了给王府养个郡主的。”

    秦嬷嬷便笑起来了:“您还别说,这清霜真是有几分不知道自己是谁的飘飘然了,这些日子,对着我也敢甩脸子听说上课也不认真,让先生气的狠了。”

    临江王妃冷笑了一声:“我不好做这个恶人,若是她再不知改,那你就去提醒提醒她,她是个什么身份,别让她错了主意。”

    清霜的姐姐从前也是贴身伺候临江王妃的大丫头,甚是得宠,只是却心肠软了些,临江王跟临江王妃闹得最不愉快的时候,恰好有一次出去巡视地方,临江王妃便故意为难沈琛。

    那时候沈琛太小了,连自保的能力也没有,又对临江王妃全心全意的信任。

    临江王妃差一点儿就能要了沈琛的命。

    是清霜偷偷跑出去送信给了平西侯府跟来的旧人,最后把沈琛从井里捞了上来。

    秦嬷嬷想起旧事来就觉得全身发冷-----这个孩子一直以来就是个不同的,临江王妃让伺候他的人‘失手’推进井里,他扒着井壁等了足足小半个时辰,等到捞上来的时候,整个人都僵硬了,手指都舒展不开,发了好几天的高热。

    因为这件事情,平西侯府的那些忠仆跟临江王提出要把沈琛带走。

    事情闹大了,临江王回来便生了很大的气,跟临江王妃大闹了一场,几乎是撕破了脸,从此把沈琛带在身边教养。

    因为这件事,临江王妃对于清霜的姐姐深恶痛绝,觉得就是她坏了大事。连带着她们的娘-----临江王妃身边的管事妈妈都受到了连累,从此被弃之不用。

    清霜的姐姐就更不必提,没过多久就一命呜呼了,说是病了,其实到底是怎么样,大家心里都心知肚明,都有数。

    要不是因为临江王妃在庙里的时候偶然听见了别人议论清霜还有个未出嫁的妹妹跟她长的极像,清霜这一辈子也就是个烂命。

    现在临江王妃好吃好喝的供着她,可不是不图回报的。

    她现在不能光明正大的对付沈琛了,面上还得对沈琛好,而给沈琛和卫安添堵,又能让临江王觉得她贤惠大度的,当然是莫过于给沈琛添个屋里人了。

    别的人选还罢了,依照沈琛的性格,肯定是不可能接过去的,总会想法子把这件事给黄了。可是这个人却是清霜,这是不同的。

    沈琛重情义,清霜偏偏又是她恩人的妹妹,依照他的性格,肯定知道清霜若是被他推拒了,临江王妃会怎么样对待清霜。

    他怎么可能眼睁睁的看着清霜去死呢。

    而一旦留下了清霜

    那日子可就过的有趣了。

    他就算是真的没有收了清霜的打算,想把清霜往庄子上或是嫁出去,哪里有那么简单呢?也得清霜愿意才成。

    这才是临江王妃督促清霜学东西的本意------她总得要会些手段,会些东西,才能有足够的本事把男人给拢在身边,否则的话,哪里来的本钱跟卫安斗。

    有了那点情分和恩义在,再加上清霜又有些姿色,再能当朵合格的解语花,还怕沈琛不上钩吗?

    秦嬷嬷见临江王妃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不敢多说,急忙答应下来:“您放心,我一定紧紧地看着她,总要让她学到些东西的。”

    临江王妃揉了揉眉心,又补充道:“再去挑一个教引嬷嬷出来,让教她些规矩,别总是像只要偷腥儿的猫似地,把想要的都摆在脸上,这也太赶客了些。”

    眼皮子浅就是眼皮子浅,她这副模样,让临江王妃很是瞧不上,也根本不信她能留得住沈琛,从卫安手里分走沈琛的一部分心思。

    留着清霜本来就是为了让她给沈琛卫安添堵,插进他们两人中间的。要是她连这个作用都起不到了,那养着她做什么?

    秦嬷嬷眉心一跳,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弯着腰答应了,眼看着时辰也晚了,临江王没有过来,便试探着问临江王妃:“让吟霜她们进来伺候您安寝罢?这样晚了,王爷应当是留宿在侧妃那里了”

    临江王妃浅浅抿了一口**茶,微微的点了点头:“也好,安置罢。”

    明天还有一场好戏可以看呢,怎么能错过?

    这可是回京之前,她送给瑜侧妃母子的一份大礼,当然得在回京之前就处理完毕,让瑜侧妃和楚景谙吃一回亏。

    她得养足了精神,才能应付明天的大场面。

    秦嬷嬷见她答应,便转身掀了帘子出去,叫了吟霜和两个丫头进来,伺候临江王妃安歇,她自己则往清霜的房里去了。

    临江王妃既然把清霜的事情交给了她,她当然就得办好,现在可全家都上了王妃的船,王妃好他们才能好,王妃要是有个什么意外,他们的性命和差事也都保不住,这可不是能玩笑了结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