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九·受挫-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八十九·受挫

    临江王觉得头痛不已。

    在他心里,儿子们除了楚景行,几乎没有让他过于操心的,而楚景谙更是除了楚景吾之外的儿子里头最听话,也最老实的。

    是值得信任的人。

    当初洪水决堤的时候,还是他拼了性命不要,把自己给背了出来,逃出生天的。

    那个时候底下的官员们联系不上,四处都是死去的牲畜,到处一片狼藉,他们不知跑到了哪里,在山里头呆了八天。

    这八天里,是楚景谙四处去找干净的水源,找到了便拿了树叶捧着来给他喝,好不容易摘到了野果子或是抓到一只兔子,他也不吃,恭恭敬敬的拿来给他。

    这些事情还历历在目。

    就是因为这样,他心里对这个儿子总多一点偏爱,觉得他被瑜侧妃教养得很好,眼里有父母,是个仁义的好孩子。

    也正是因为期望特别告,如今他也就特别的气怒。

    好好的孩子,怎么会做出这样的丑事来,勾引了人家官员的女儿,还把人家的女儿害的客死异乡。

    这样的事情传出去,就算是王府的公子,也没有什么脸面可言。

    外头的人看起来,只会觉得他们临江王府欺男霸女,不走正道,对他们临江王府一定会多有指责。

    而现在他们王府正是最要紧的时候,是不能出这样的事的。

    他冷冷的看了瑜侧妃一眼,哼了一声难得的出声呵斥她:“你懂什么?!自来慈母多败儿”

    他想起抚州知府的信,眉眼里慢慢堆满阴沉,片刻之后便紧盯着瑜侧妃不放,似是有话要说。

    临江王妃在旁边看着,心里冷笑。

    瑜侧妃不该犯这样低级的错误的,从一开始得知翠羽的存在开始,她就走错了路了,她既然知道翠羽是抚州知府的女儿,身份不一般,就不应该妄图给楚景谙一个教训,私底下压下这件事。

    要知道,这件事本来就可大可小。

    而惊动了临江王之后,她也不该把一个人的死当着楚景谙师傅的面说的这么轻描淡写不当回事,这样让外头人看来,临江王府的后院是多不把人命当回事?别人会怎么想临江王府?

    这些都犯了临江王的大忌。

    瑜侧妃被临江王呵斥的脸上发红,等触及到临江王阴沉的眼神又忍不住一惊,之前涌上心头的急切连同之前的冲动都好像被浇了一盆冷水,让她迅速从头到脚冻的打了个激灵,迅速的清醒了过来-----不是是哪里出了问题

    她还没想清楚,临江王便冲着詹师傅挥了挥手:“你先出去,等这件事了了,再学那些东西!”

    詹师傅早就想溜之大吉了,得了临江王的这一句话,巴不得的应了是飞快的出去了。

    屋子里就只剩下了临江王妃跟瑜侧妃和临江王父子。

    既然没了外人,瑜侧妃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扑在楚景谙的身上转头看着临江王,声泪俱下:“王爷!谙儿毕竟还是个孩子”

    真是越发的没用了,临江王妃眼里带着一点轻蔑。

    这个时候说这些不痛不痒的有什么用?她根本就没有察觉到临江王生气的点在哪里。

    她笑了笑,换上一副忧愁的面孔叹气:“王爷,侧妃说的是,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出了这样的事,毕竟是当爹的,也难怪抚州知府震怒,可是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教训孩子,而是想想怎么把这件事情给遮掩过去。毕竟不是小事,若是任由它闹大,咱们王府的声誉和谙儿日后的前程可就都一并要受影响。”

    临江王眼里的怒意便更盛。

    “何况现在还是这么要紧的时候,外头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家不放呢,没有错处还恨不得找到些错处来,要是被外人知道了,参上一本,引起朝中御史们的攻讦,那就真不是小事了”临江王妃没有看瑜侧妃和楚景谙,皱眉看着临江王:“您现在打死谙儿也无济于事,还是想想如何可以亡羊补牢罢!”

    瑜侧妃一惊,之前心里那点若隐若现的念头终于清晰了起来。

    她就说这件事来的太怪了,原来根本不是这么多巧合赶到了一起,而是人为。

    那个人一定对他们母子都很了解,而且选的这个美人计的人选也如此的细心周到,官不是太小,却也是个官身,那个女人是个能抓得紧楚景谙的心的。

    又算准了他们母子之间的关系,算准了她是个极为独断专横的人,引诱着她一步步走到了现在的境地。

    从头到尾,都是临江王妃在牵引着他们,算计他们。

    目的不过是让他们失去临江王的欢心罢了。

    她是对临江王妃早有防备的,可是却也没有料到她才刚回来,就敢出手,以至于中了她的软陶。

    她心里懊恼,觉得头隐隐作痛,腹部也火烧火燎,可是心里却奇异的冷静了下来,她攥住了临江王的手,放软了声音道:“是啊,王爷,您就算打死他,这件事也已经发生了何况,何况谙儿恐怕也是被人算计了啊!”

    她看了临江王妃一眼,见临江王妃同样也看过来,眼里便有了恨意,可她到底是很快就又遮掩下去了,垂下眼帘搂住了楚景谙:“王爷,您想想,这些事是不是发生的太巧了?就如同王妃所言,这时候,多少双眼睛盯着咱们,说不定是有人刻意用这件事来算计谙儿,从而算计咱们王府”

    临江王气怒的厉害:“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他若是能立身持正,哪里会惹上这样的事?!”

    说是这么说,可是他却并不再动手打了,看了楚景谙一眼,再看看瑜侧妃,将鞭子扔在地上,半响才道:“抚州知府闹的厉害,说是他女儿失踪这么多天,从未想过竟是以这样的方式去世了,他们找了这么久,竟不知道是他们招待过的贵客把他们的女儿给带走了,你们听听这是什么话?传扬出去别人会怎么议论?他日后还怎么做人?!这个逆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