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章·污点-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九十章·污点

    瑜侧妃看着楚景谙身上密布的伤口小声的啜泣,听见他说的那些话心里又有些心虚,更多的却是对临江王妃这场算计的愤怒。

    果真是进益了,从庙里回来一趟,从会叫的狗变成了咬人也不叫的狗了,这一口咬下去,竟几乎咬掉了他们经营这么久的成果。

    她闭了闭眼睛,再三的忍耐之后,才睁开眼睛替楚景谙将衣服裹起来,哭着分辨“我知道这件事的确是谙儿自己没有经受住诱惑,可是王爷您也仔细想想,谙儿哪里是这等重女色的人?这其中一定有什么阴谋”

    她不动声色的在楚景谙的腰上点了一把,让他出声替自己辩驳。

    楚景谙却眼神幽深,魂游天外,似乎根本都察觉不到痛。

    过了许久,他才在临江王的怒斥声中回过神来。

    在他看来,翠羽当然不是母亲嘴里那种处心积虑的算计他勾引他的人,可是他也知道母亲说的有道理。

    这件事现在很难收场,若是一个不慎,他现在所得来的一切就都可能没了。

    他努力了这么久,不过想摆脱庶出的命运,不想要自己的孩子以后也要跟他一样,忍辱负重,活的战战兢兢。

    如果这一切都因为这件事而毁了,那他从前做的那些事岂不是成了笑话?

    只是他比他母亲要了解自己父亲多了。

    当年在山里相依为命的那几天,他跟他父亲结下了深刻的情谊,也同样对对方有了极深刻的了解。

    他父亲因为皇位的事情一直耿耿于怀,在他心里,没有什么事能阻止他的野心,没有什么事能阻止他往前走。

    因此成王、晋王一个个都走到了如今的下场。

    他从来就不是一个心慈手软的人,至于如果说什么辜负,那么他辜负的人可就太多,数不清了。

    所以他生气也不是气他人品不好,未婚之前便另外安置女子于外,他气的不过是他做的不妥帖周到,闹出了事影响了王府而已。

    想通了这一点,他忍着痛爬起来,恭恭敬敬的给自己的父亲磕了三个头,先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而后便话锋一转接过了之前瑜侧妃的话“父王,这件事儿子想来的确蹊跷”他说“寻常人家的女儿尚且金贵的很,等闲不准让她们与男子私下接触,何况是官家的千金呢?当时我并不能说我没过错,可是事实上,也的确是她主动送了帕子香囊”

    临江王怒气不减,就听见楚景谙又道“送了这些也就罢了,我养好伤离开那一天,那个姑娘跟她的贴身嬷嬷和丫头一起私逃到了驿站”

    临江王便瞪大了眼睛若有所思。

    内宅规矩严,一个官家千金跑了,当地父母官的女儿不见了,他们如果真的紧张着急上心的话,真的至于跑的这么无声无息的吗?

    而且她跑的也太容易了些。

    楚景谙不紧不慢,见临江王妃似乎要插话,便迅速又道“她说她是瞒着父母跑出来的,说是她母亲是后母,要将她嫁给一个糟老头子,换取金银让她父亲更进一步。还说我若是不收留她,她这一辈子便毁了,回去也是死路一条,宁愿当场就撞柱而死”

    这么说来,这件事就更可疑了,听起来的确是有人刻意算计。

    否则的话,事情哪里会那么凑巧。

    “我心里不忍心。”楚景谙叹了口气,忍着疼痛皱眉“一开始我并没有如何上心,只是当是帮她的忙,想着让她出来了,便想法子替她说户人家,再去信给抚州知府只是后来”他有些愧疚的垂下头“后来的确是我没有能坐怀不乱。可是父王,她死的的确是太蹊跷了说是被什么地痞流氓”他似乎强力的压下了某些词,才抬头看着临江王“这明明是要闹大的意思,儿子不敢说没错,只是恐怕儿子真的被人算计了。”

    临江王看了他一眼,怒气已经减弱许多,皱了皱眉略想了一瞬便冲外头喊了一声,等到向来信任的周舒进来,便吩咐他“去查一查抚州知府,再去把修水县县令找来”

    周舒眼观鼻鼻观心,并不看这屋子里的主子一眼,恭敬的低头应是便转身出去办事了。

    临江王一甩袖子看着儿子皱眉“就算是被人算计,你自己也有责任,这件事未平息之前,你不要再出去了,老实呆在家里养病,直到回京。”

    瑜侧妃还要再说,楚景谙却已经先她一步抢先重重的磕了个头“是,儿子辜负了父王的信任,给父王添麻烦了”

    临江王妃便忍不住皱眉。

    她原本以为瑜侧妃母子中更难对付的是瑜侧妃,可是现在看来,真正难对付的,恐怕却是眼前这个不动声色就能扭转临江王的态度的楚景谙。

    他到底是在前院长大的,脱离她的视线太久了,久到她根本无法了解这个比楚景吾还要小上一岁的少年人的想法。

    不过不要紧,这一次他终究还是被算计了。

    瑜侧妃抱着楚景谙就要哭,等到临江王和临江王妃都出去了,便忍不住双手扶上儿子的脸,低低的哭起来“对不住,谙儿是母亲对不住你”

    楚景谙面色便有些复杂,最终还是摇了摇头“母亲别这么说了,都是被人算计了,说这些已经无济于事。”

    “肯定是秦氏!”瑜侧妃声音压得更低,语气却深恶痛绝“她刚回来,便借着我们不在意的时候狠狠地捅了我们一刀!”

    楚景谙不置可否,望着刚才临江王妃出去的方向挑了挑眉,听见瑜侧妃的低声诅咒,才道“是不是已经不要紧了,不管最后查明了我是被算计的也好,不是被算计的也好,我在父王心里也是一个犯了错的儿子,他们的目的就达成了。”

    瑜侧妃面色阴沉目光冰冷“真是好算计啊,不动声色的就把我们给逼到了这一步,我们这位王妃,这回可真是下了一局大棋啊!”

    楚景谙没有说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