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十六·艰险-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九十六·艰险

    被她短暂的放过了的沈琛他们却也并没有能松一口气。

    京城离山东不算很远,可是要严格的说起来,通信却也没有那么容易,一旦到了战乱的时候,那就更不必说。

    京城里如今加急的战报一封一封的往内阁里送,百姓们的日子虽然还照常的过,却也有许多开始坐不住的了------总有些人的亲戚是在当地的,谁听见战乱,日子都不好过。

    尤其是自从山东送来附逆的名单之后,京城便有许多人都提心吊胆的,生怕自家人就在名单上。

    附逆啊,多大的罪名,动不动那就是要抄家灭族的。

    他们这些在京城的人就算是不能阻止那些在山东的亲戚,可是一旦被落实了,他们并没有参与,却也要跟那些附逆的人一样付出性命。

    到处都是去通门路打听消息的大小官员和底下稍稍有些权势的百姓,卫家却一如既往的门庭紧闭,到了后来,干脆连大门也不开了,只开了一个西侧的小门,留着等底下伺候的下人通过。

    可他们守的这么紧,却不是因为山东附逆名单的事。

    隆庆帝已经金口玉言的说过绝不会相信郑王附逆,那就不必说,哪怕是真的有人送了这个情报来,他也不可能自己打自己的嘴巴。

    让卫家上下草木皆兵的,是上个月月底发生的事------六皇子重病了一场。

    因为这场大病,家里当夜便来了锦衣卫,那一夜家里四处都被锦衣卫围住了,带来的火把堆积在一起,火光冲天,几乎照亮了小半个京城。

    要不是因为来的是应凯,家里几乎以为要遭遇灭顶之灾了。

    三夫人还是忍不住心有余悸,看着阴沉着脸的卫老太太,轻声安慰“您也别急,老太太,说不定说不定事情没有那么糟糕呢”

    翡翠掀了帘子进来,给她们都上了一碗牛奶燕窝粥,对三夫人使了个眼色,轻声去劝卫老太太“老太太,您好歹用一些罢,外头的锦衣卫这不是也散去了吗?想必并没有什么大事你若是倒下了,谁来撑住这个家啊。”

    翡翠是卫老太太身边的大丫头,自从花嬷嬷病了之后,这院子里的事她倒是能管得住,卫老太太已经越发的器重她。

    三夫人也给她脸面,听见她说,接着她的话忙不迭的点头“翡翠姑娘说的很是,您也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小七若是在这里,见您这样,还不得心疼坏了吗?您好歹用一些,养好了身体,才有精力面对下头的事呀。”

    卫老太太便深深的叹了口气,看着面前的牛奶燕窝粥,实在是半点胃口也没,恹恹的摇头,问三夫人“还是没有小七的消息吗?”

    三夫人的眼睛便垂了下来,收敛了神色,缓缓的摇了摇头、

    翡翠也跟着叹气。

    卫老太太的神色便更差。

    早在锦衣卫围府之前的傍晚,卫安便在郑王府被卫家出事的消息引得立即动身回定北侯府,谁知道刚出门却被工部运送的火药车给冲撞了。

    那火药也不知道为什么就炸了,当场便死了好几个人。

    声响炸的连老远的地方都能听见,只怕是半个京城都能听见那动静。

    卫安也受了伤,不得不就近在王府养伤。

    可是到底是伤成了什么模样,定北侯府这边的人却并不能知道------之前被锦衣卫围着,没人敢进来送信。

    知道卫安受伤还是应凯透露的,其他的他却也不能说更多了。

    卫老太太自来就知道争斗这种事情要拿人命来填的道理,更知道工部运送的火药车无缘无故的经过郑王府的大门是多蹊跷的事。

    不要命了,把这么要紧的东西往郑王府的大门去送?

    不要命了,就在大门处炸开了,就这么巧?早不炸晚不炸的,非得在那个时候给炸开了,弄得出了那么多人命?

    分明是故意冲着卫安来的,算准了时间,窥准了卫安出门,想要干脆把卫安给炸死。

    三夫人见卫老太太实在担心,便也忍不住道“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人如此狼子野心,死了那么多人,真是该遭天谴。”

    出了这么大的事,顺天府和五城兵马司肯定都要给个交代的,否则的话,他们便是渎职。可问题是,等到现在,他们竟然还没审出个子丑寅卯来。

    这实在是太考验人的耐心了。

    卫老太太重重的咳嗽了一声,呛得嗓子有些疼,嘶哑着声音冷笑“先是六皇子出事,我们卫家被栽赃,而后便是围府,再就是用围府的消息去引在郑王府照顾王妃小世子的安安出来,一步一步都是算准的,分明就是故意要置我们卫家于死地。除了成王楚王,除了之前的楚景行,我竟不知道我们究竟是得罪了谁,要他们费尽心思设下如此阴狠的局”

    三夫人跟着只是听都忍不住听的心惊肉跳,好一会儿静默着没有说话,过了一会儿,才道“总归是”

    她想说临江王妃。

    毕竟怎么算,都只有一个临江王妃死了儿子,而且又小动作频频,她动手的可能性是最大的了。

    可是到底她还是没说-----毕竟说临江王妃也有些没道理,她除非是疯了,否则的话怎么敢招惹上六皇子的事呢?

    这可不是小事啊,楚景吾还在京城呢,一个不慎,这件事操作的稍微不好,那死的就不止是他们,还得加上一个楚景吾了。

    卫老太太知道她的意思,看了她一眼,心里却也觉得或许如此。

    可是挣扎了半天,她终归是没有继续说下去。

    现在说事情是永和公主做下的,还是沈琛查出来的。

    反正已经跟他们卫家没有关系了,现在只希望卫安能够好好的,没有被这次的爆炸事情影响,否则的话,那些人也算是如愿了。

    思及此,她吩咐翡翠“再叫林海去,让他去郑王府问一问,郡主的伤势到底如何了,若是能亲眼见到郡主,那便更好了。”

    朝中形势波谲云诡,瞬息万变,她现在谁都不能尽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