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零四·手段-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零四·手段

    三夫人不知道孔嬷嬷的事,孔嬷嬷说家里孙子病了,她给了孔嬷嬷半日的假,等到孔嬷嬷回来了,还特意关照她:“若是有什么难处,尽管来告诉我。”

    虽然三夫人从前的确是个有些自私的人,可是她对自己人向来是没话说的,孔嬷嬷作为她的心腹,得到过的她的好处更是数不胜数。

    她感激得流出眼泪来。

    三夫人却笑了:“您这是怎么了?这有什么?您是我的乳娘,母亲把你给了我,叮嘱过我要给您养老送终的。”

    一番话说的更加让孔嬷嬷无地自容,简直想要找个地缝钻下去。

    幸好外头的小丫头进来说是平安侯夫人来了,三夫人才住了话头,笑看着孔嬷嬷温和的道:“嬷嬷快去收拾收拾罢,也不必陪我过去了,平安侯夫人是来找老太太的,我领着过去便是了。”

    孔嬷嬷眼泪还含在眼眶里,却什么也不敢说,怕再说几句便要忍不住了,急忙应了一声。

    三夫人便领着银杏出了门,笑吟吟的在二门处迎了平安侯夫人:“侯夫人可算来了,我们老太太可是望眼欲穿”

    平安侯夫人是领着儿媳妇来的,见三夫人面上半点之前被锦衣卫围府的担忧也没有,便也跟着笑开了:“是我让老太太久等了,原本昨儿就说要过来的,可是没料到家里出了些事,便耽搁到了下午,下午过来太不合礼数,怕冒犯了老太太,便今天过来了。”

    卫家经历这么多风雨而不倒,正如同之前来之前平安侯说的那样,这样的事都没倒下去,什么风雨也都不怕了。

    卫家是常青树,现在的圣上随时可能撑不下去,只要能熬得过他,大臣们不去捧着临江王,难不成真的要捧一个也可能随时就能去世的六皇子登上皇位?

    国赖长君啊,如今西北那边鞑子闹得狠,谁敢把这样的重任叫一个小孩子担着?谁都负不起这个责任,不敢留后人唾骂的。

    而卫家跟王府的关系那不必说,有郑王和沈琛在里头当纽带,卫家以后便肯定是新帝身边一等一的红人。

    平安侯夫人早就从给卫阳清介绍徐四小姐的时候就已经想的很清楚了,这条船不上也已经上了,既然上了,那就得好好的划,不能让它中途沉了。

    毕竟都是一条船上的,要是沉了,那可就都完了。

    三夫人笑起来:“您也真是的,咱们两家的关系,凭着您跟老太太之间的情分,哪里还用在意这些?上午下午的,旁人有这个顾忌,您却实在不必有,老太太哪里会跟您计较这些呢?”

    这么说着,无形中就又把关系拉近了一层。

    平安侯夫人心里高兴,跟三夫人一路相谈甚欢的到了老太太的院子,才在三夫人的陪同下见了卫老太太。

    三夫人知道老太太找平安侯夫人有要紧事,只略坐了片刻便站了起来:“今天大约小叔也要到了,媳妇儿布置了宴席,平安侯夫人既然来了,可一定要吃了饭再走,千万赏我这个脸面。”

    平安侯夫人闻言便眉心一跳-----卫阳清回来了?

    郑王丢了,他竟先回来了,是不是带回来了什么消息?

    她有些诧异,可是面上却极欢快的笑了起来:“好啊,这自然是最好不过了,哎呀,真是不巧了,否则该把徐四一道带来的。”

    卫老太太便看了三夫人一眼,冲三夫人点了点头,才朝平安侯夫人摇头道:“不必急,以后日子还长着呢,他们若是有缘分的话,自然就见着了。”

    徐四小姐卫老太太后来见过了一次,的确是个谨言慎行的,有那样的经历的人是最想好好过日子的,卫老太太阅人无数,一眼看过去就知道这是个聪明的。

    是那种真正的聪明,而不是自作聪明。

    真正聪明的人,总是特别会衡量得失,知道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也知道做每件事要付出的代价和得到的东西。

    其实跟这样的人相处起来,反倒是最好的。

    而且徐四小姐相貌还长的实在是不错,完全有绑住卫阳清的资本。

    卫老太太这么些年唯一操心的就是这个儿子,虽然已经年过中旬孩子都可以成亲了,可是他的性子就不是能让人放心的,没有一个可靠的妻子看着,都不知道会做出什么事来。

    卫老太太不怕他出事,母子情份早就在明家那件事上磨的差不多了,可是却怕他带累卫家,连带着带累卫安和明敬。

    免不得替他多操些心。

    平安侯夫人顺从的也笑了:“您说的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也不差这会子。”

    三夫人便朝卫老太太和平安侯夫人行礼告辞:“今天的晚宴设在了摘星楼,正好入秋了,眼看着也不那么热了,那里又有微风,正是好地方。”

    卫老太太笑着应了一声:“你考虑的很是妥当,辛苦你了。”

    三夫人急忙摇头说不敢,笑着退了下去。

    卫老太太便看着平安侯夫人,脸上的笑意迅速收敛得干干净净,沉默了一瞬才问她:“宫里的事,到底是怎么回事?”

    平安侯夫人就知道卫老太太找她来的目的肯定是跟这件事有关,平安侯毕竟是金吾卫指挥使,掌管御前守卫,他如今是天子近臣,知道的事情也就比普通人多。

    顿了顿,她便看着卫老太太道:“前些日子,永和公主求了圣上,说是身体不好,怕这一嫁便一世不能回京了,因此想要多陪圣上一阵子,请圣上推迟婚礼。”

    隆庆帝原本就是看在方皇后的面子上对永和公主不错的,虽然后来永和公主跟关中侯闹出私相授受的丑事,隆庆帝对她很失望,可是隆庆帝到底是个心软的人,别人说什么,他便容易耳根子软。

    永和公主这么一软下身段来这样苦苦哀求,他便准了。

    谁知道这么一准,就闹出了后来这天大的事。

    永和公主从来都沉不住气的人,没想到这回倒是这么沉得住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