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五·商定-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二十五·商定

    董成器向来算是蒋松文的智囊。

    他耷拉下眼皮,看着碧盈盈的茶水,眼睛里一时闪过一丝狠厉,几乎是瞬间的事,他的眼神便又重新变得波澜不惊,轻飘飘的牵了牵嘴角。

    他一直是个聪明的人,聪明人便很容易通过各种蛛丝马迹就能联想到其他的事情,略微一揣测,他就把前因后果连蒙带猜的猜出来了。

    排除那些所有的可能性,剩下的那个可能性哪怕是再离奇,也是真的。

    这个小姑娘,年纪小小的,却有这么深的心机,跟沈琛从一开始便布下了圈套,放低了姿态降低他们的防备心,引诱着他们往里钻,等着把后头的狼给引出来。

    事实上,他们成功了。

    到了这个份上,什么都给揭出来了。

    邹青一出,没有人会相信蒋松文是无辜的,没有人会觉得蒋松文跟这件事没有联系,同样,卫安跟沈琛也肯定会这样认为。

    屋子里的气氛冷的很僵硬的很,正在蒋松文暴怒不止的时候,小厮小心翼翼的进来禀报,说是锦衣卫那边传来消息,林三少单独审问邹青,已经快要两个时辰了。

    两个时辰,在锦衣卫那里,哪怕是铜皮铁骨呢,只怕也撑不住。

    蒋松文的面色便变得更差,看着面前的人,想要发作又不知道如何发作,好一会儿才冷笑了一声,暴怒的拍了一下桌子。

    这一拍,屋子里的人便都被吓了一跳,几乎都惊恐的垂下了头。

    唯有董成器是个例外,他表情阴冷的盯着茶水瞧,好像能把它盯出一个窟窿来,好一会儿,才道:“上了当了。”

    蒋松文素来有腰痛的毛病,坐不能坐的太久,否则的话便连腰都直不起来,他有些焦躁站起来,便觉得腰如同是断了,好一会儿才站直了身体,重重的咳嗽了一声:“不行,得想个法子,林三那是个怪胎,什么事都做得出来。邹青要是扛不住那我就有麻烦了。”

    要是换做别人抓了邹青,那还不怕什么,凭着他家老爷子的名号,底下的门生故旧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可是问题是,偏偏现在抓走邹青的就是林三少,是当今最炙手可热的国舅爷,谁见了他都得点头哈腰的问声好,生怕会得罪了他。

    更倒霉的是,这个锦衣卫指挥使还一改之前的指挥使要么掣肘于太监,要么掣肘于内阁的风气,腰杆子硬的很。

    毕竟如今也算是隆庆帝名正言顺的小舅子了,就是仗着有人撑腰。

    蒋松文还真的不敢上去硬碰硬。

    真的是麻烦的很,他叹了口气,很是烦躁的揉着自己的眉心去看董成器:“是不是去找找老爷子?若是真的供出我们来,林三少恐怕没那么容易善罢甘休。”

    之前林三少好一阵儿销声匿迹没了踪影,他们还以为林三少是怎么了呢,自己外甥出事都不在,后来才知道,原来人家是被派出去处理三大营的事了。

    隆庆帝摆明了拼命在捧这个小舅子,对上他,蒋松文多几分忌讳。

    董成器知道他的顾忌和意思,略微思忖片刻便摇头:“现在去找老爷子,怕是照样讨不了什么好。”

    蒋子宁向来是个不赞成蒋松文捞的太过的性子,加上如今家大业大,忌讳的就更多,要是知道蒋松文为了继续捞银子和掩盖罪证,竟然真的擅用工部的关系而做出了这种事,还被卫安沈琛设计做了如此不理智的事被人抓住了把柄,恐怕一怒之下真的有可能断尾求生。

    这种老狐狸,向来是极为分得清楚轻重的,该做什么从不手软,极看得清楚形势做出最正确理智的判断。

    蒋松文一听便眉头都皱起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咱们怎么办?就坐在这里等死?”

    轻敲了下桌子,董成器才道:“不必急,邹青不会乱说话的。”

    他见蒋松文看了过来,便冲他点了点头:“算了,你早该预料到的,从他被林三少抓走那一刻开始,咱们就不能捞人了。”

    要是捞人,那就得动用蒋子宁的人脉和关系,那就等于侧面承认了他们才是背后主谋,跟林三少和卫安他们就更是等于正式宣战了。

    这样是极为不合适的。

    至少现在不是合适的时候。

    顿了顿,他看着皱起眉头很是忍耐的蒋松文,摇了摇头:“技不如人,算了。”

    技不如人,便要认输吃亏吗?!

    蒋松文哈的一声笑了:“我就栽在一个小丫头片子手里?!邹青跟着我这么多年了,谁不知道他是我跟前最得力的?!他要是死了,从此以后别人怎么看我?岂不是也就证实了是我支使的他?!不行!”

    这口气他咽不下去。

    邹青要是死在诏狱里,谁还敢替他办事?最得力的管事都说扔就这么扔了,从此以后再也不会有人肯用心替他办事,也不敢用心替他办事了。

    这件事是不能就这样算了的。

    他猛地站了起来,一边喊了一句来安的名字,一面往外走。

    董成器在他身后,也跟着同时站了起来,问他:“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蒋松文冷笑了一声,表情凶狠:“去找老爷子!”

    虽然蒋子宁或许会因为这件事大骂他一场,痛骂他一顿,可是那又怎么样?亲生的儿子就是亲生的儿子,谁都不能改变这个事实。

    他这个儿子完了,蒋子宁的仕途也就从此一样没了。

    他们是利益共同体也是父子,蒋子宁不会不管他。

    他不能就这么罢手,到了这个时候,他肯罢手,只怕卫安跟沈琛也不肯罢手了,邹青但凡是吐露出点儿什么来,林三少他们还不得借题发挥,趁机把事情越闹越大,好恶心他?

    就算是邹青什么也不说,沈琛跟卫安布了局,让他入瓮,丢了一个邹青这样的心腹大将,也不可能就这么停手的。

    他们已经看见了他这个背后站着的人,从此以后他前头就没有遮挡了,既然已经撕破脸了,那就干脆彻底的结仇,就看最后鹿死谁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