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九·来路-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二十九·来路

    京城的天进了秋天便没见蓝过,上空总是黑压压的一层云,瞧的人心里也跟着不舒服。这么阴沉的天气,连带着京城里的气氛都变得诡异阴森起来。

    临江王那边已经开始动身了,沿途不少官员设宴招待,消息传回京城,立即就有御史弹劾临江王摆谱,说他是逾越礼制,结党营私,收受贿赂,图谋不轨。

    这桩桩件件压下来都不是小罪名,临江王被吓得当即便上了折子陈情。

    隆庆帝对于此事的态度也着实令人觉得奇怪,他既没有申饬临江王,却也没有说那几个弹劾的御史不对。

    这模棱两可的态度着实让绝大部分的人都摸不着头脑,不知道隆庆帝到底是个什么心思,又是怎么想的。

    你说隆庆帝疑心临江王了罢,那有不大像,他对楚景吾都还算是关照的很,虽然自己病了,可是却还是记得时常召楚景吾进宫问问功课。

    对侄子都做到这个地步了,怎么可能是疑心了临江王?

    可是你要说她相信临江王,那也不见得-----那些御史们说的话有多难听,里头蕴含的是什么深意他也不是不知道,可是就算是这样,也没见他怎么惩治那些御史。

    她只要一句话下去,处置了那些御史,底下的人就自然知道风向往哪边吹了,可是他就是让事情这么拖着,这才让底下的人悬心摸不着头脑。

    而摸不着头脑的又何止这一件事。

    还有些事,很多人也照样摸不着头脑。

    那就是寿宁郡主在郑王府被工部运送的火药险些炸死的事,还有被府里内奸下毒谋害一事,明明已经找到了凶手,可是顺天府将案子转到刑部之后,隆庆帝也半点儿反应都没有。

    这就很叫人觉得奇怪了,要知道,隆庆帝平时可是极看重平西侯沈琛跟寿宁郡主的,可是寿宁郡主出事,他却并没什么表示

    大家心里都是一头雾水,不知道隆庆帝如今到底是个什么心意,连平安侯都有些坐不住。平安侯夫人借着带着徐四小姐上门拜访的时候,私下里跟卫老太太说:“圣上这也不知道是怎么了,人证物证俱在,反正邹青肯定是跟这件事有关系,那是没跑了,可是刑部送了供状上去,圣上却并没有反应”

    她们的利益如今跟定北侯府的利益是一致的,当然是希望定北侯府好,现在隆庆帝态度成谜,容不得人不担心。

    思忖了片刻,她见卫老太太屏退了伺候的人,才轻声问:“老太太,您说,会不会是圣上的心意改变了?”

    之前圣上想要效仿仁宗孝宗兄弟,自然那是对临江王府如何看都顺眼,可是如果他真的因为最近的事情而有了别的打算,那么挨着临江王府的定北侯府,乃至他们,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

    她自己都被自己的推测吓了一大跳,睁大了眼睛觉得有些心跳加速,喝了口茶才勉强能镇定了下来。

    卫老太太就比她要能沉得住气多了,她看了平安侯夫人一眼,情绪并没有什么大的起伏,只是冷静的道:“急什么?什么都还没定呢,有什么好急的?”

    之前听说卫安出事的时候,她真是吓得不轻,若不是蓝禾和玉清亲自回来,再三的发誓表明这不过是卫安的一个引蛇出洞的计谋,她恐怕真是扛不过去了。

    最艰难的时候已经扛过去了,只要知道背后究竟使坏的是谁,那就没什么可怕的。

    最可怕的事是未知的恐惧,你不知道对手在哪里,就连怎么反抗都不知道,这才是最恐怖的事。

    她冷淡的笑了一声,难得的带了一点儿戾气,沉声道:“那也是圣上的肱股之臣了,他说的话,在圣上心里自然是有几分分量的。”

    这也是很寻常的事。

    平安侯夫人听出了卫老太太话里的讥讽,跟着叹了口气。

    其实她心里也厌恶隆庆帝这样的作态,到底想怎么样他总是不能下定决心,每次都让人七上八下的心里吊着难受。

    是个薄情寡义的人偏偏又优柔寡断

    她有些头痛,想起这些事便觉得心里不舒服的厉害,顿了顿,有些迟疑的跟卫老太太说:“可是现在,我看这情况好似对平西侯他们不利,如果圣上对这件事没有一个处置的话,那外头的人瞧见了,岂不是就觉得圣上是支持蒋家的?”

    上行下效,底下的人最会揣摩的就是上头的心意了,见隆庆帝如此偏袒,底下的人心里也自然会有一杆秤,不会再有人多此一举,继续追着这件事不放了。

    卫老太太呵了一声,嘲讽的道:“是啊,如此一来,人人都知道该怎么站了,蒋家自然能轻轻松松的便从这里头脱困,连林三少都不能耐他们如何。”

    平安侯夫人安静下来,抿了抿唇,靠在椅背上没有说话。

    她不知道为什么走了一个刘必平,去了一个什么薛长史,现在竟然又来了一个蒋家,也不知道这仇怨到底怎么结下来的。

    卫家的路好似就是注定难走。

    其实说到底,她心里隐隐的觉得若是当初明家没有出皇后,若是没有扶持隆庆帝坐上帝位,反而倒是没这么些事。

    隆庆帝实在不是一个适合当皇帝的材料,光看他那疑心病和所谓的制衡之术就知道了,他根本没有容人之量,也没有什么才能,耳根子又软的很

    她都替卫家累的慌也愁得慌,踟躇半响,她才问卫老太太:“那现在怎么办?圣上摆明了是不肯多管这件事的,要是不追究到底,蒋家可跟别的人都不能比,他们是真真正正的手握权力的宰辅之家,门生党羽众多,若是这回不能动他们,那之后就更不知道要招来何种报复了,这回是幸运,早就已经知道了,有了防备,下回呢?总不能还是这么幸运罢?难道我们只能这样坐着等着吗?”

    谁知道之后还会不会有现在这么幸运了,说不定下次直接就真的被杀了,那可就连报仇的机会也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