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三十八·较劲-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三十八·较劲

    镇南王虽然比不上上任镇南王了,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总是如今大周仅存的唯一的一个异姓王了,地位自然崇高。

    加上他为人虽然机灵不够,却守成有余,从来不曾做出过让隆庆帝猜忌的事,因此在隆庆帝跟前还是说得上几句话的。不然也不会兜兜转转,却总还能握着京郊大营了。

    蒋子宁使了个眼色,让蒋松文收敛些,自己起来回了礼:“您说起这些,更叫我们汗颜了,今天我们来,正好也是为了解开这个误会的。”

    他看了蒋松文一眼,一脸的惭愧,老态龙钟的又冲着镇南王行了个礼:“说起来,实在是我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的不是,竟然养出个这样目中无人的下人来,他们仗着首辅府里的势力,竟然私下里收受人家的贿赂,还敢收买王府下人谋害郡主,实在是胆大包天!”

    蒋松文也很上道,一见老爹都已经开始这么说了,急忙也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来:“是,都是我的不是”

    他顿了顿,便急忙紧跟着又说:“现在外头都传言说是我指使的邹青”他看着镇南王,面上的为难一点点堆起来,一个大男人似乎都像是要哭出来了:“您想想,我怎么会这么蠢?!指使自己的心腹去动手?!我实在是不知道有这回事,这阵子工部那边忙的很,快到年关了,各地的条子都递了上来,我们跟户部销帐忙的简直脚不沾地再说,再说我跟郡主无冤无仇,我怎么会好端端的去陷害郡主呢?!这也说不通啊!”

    镇南王就静静的立在那里看着蒋松文将各种表情都演了一遍,若不是之前就已经问过卫安,确定了蒋松文是真的跟这件事有关系,他几乎都要相信蒋松文的话了。

    如他所说,一个首辅的儿子,一个是王府的郡主,两者之间一个外一个内,实在没有任何的利益牵扯,他的确是犯不到卫安的头上。

    镇南王等他说完了,才似乎有些苦恼的叹了声气:“说起来,小王也是茫然的很,才进了京便听说了王府出事的消息,原本郑王便不在,如今还不知道前景如何,王府只靠着王妃和郡主两个人撑着,我听说郡主出事的时候,真是焦急得不知如何是好。”

    他看着蒋子宁和蒋松文,见蒋松文面上不以为然,便似乎不大经意的又道:“只是我听说竟然还有老首辅底下的人被牵连的时候,着实是吃了一惊了。”他垂下头,对着茶水吹了一口气:“毕竟那是尚书大人的心腹总管,听说平日里在京城也是极有脸面的,他既然都牵扯了进去,也就难怪外头都传言是是跟尚书大人有关了。”

    他抢在立即就要出声反驳的蒋松文之前,不紧不慢的又道:“毕竟就跟您说的,无仇无怨的,好端端的出了这样的事,安安不过是个小孩子而已,难免觉得惶恐。再说了,听说邹青就连进了诏狱,一开始牙关都紧得很难免让人猜疑”

    蒋松文心里已经开始骂人了。

    镇南王应当也是知道他们的来意的,才会故意把话说成这样,他口口声声就是在暗示邹青的举动不合理,背后肯定是还有主使,可是他偏偏又不直说,让人连反驳的话都不知道怎么说,稍微说多了,都还有巧言令色的嫌疑。

    怪不得有那样狡猾的外甥女,原来他自己也不是个省油的灯。

    蒋松文之前准备好了的一肚子的说辞顿时闷在了肚子里,没法儿再继续下去了,看了一眼自己父亲,有些恼怒的垂下了头咳嗽了一阵。

    蒋子宁叹声气,对着镇南王情真意切的摇头:“王爷这话说的,让我无地自容了。犬子不成器,向来对底下人宽厚的很,邹青是他的心腹,进出他的书房都是能的,拿了他的名帖出去胡天胡地,这是从前没碰过的事,所以才闹出了这么大的误会。这回我带了他过来,也就是为了认真跟郡主请罪虽然不是跟外头传言的那样,是他做的这件事,可是到底邹青是假借了他的名声,才把这事儿做成的,算起来,他无论如何都有责任。”

    到底是老江湖,蒋子宁一出声就把基调给定了,紧跟着便又道:“我知道,这件事不是简单的赔礼道歉便能完的,我已经跟他商量过了,他一个下人尚且看不住,如何能坐在六部尚书的位子上为人臣子,为官呢?我们已经决定了,他会上折子请辞的。”

    这倒是真的有些意思在里头了。

    从这里出去就要致仕了,那凭借蒋子宁在隆庆帝跟前的体面和分量,能做的花样可就多了。

    镇南王立即便道:“这可不成,这说的倒好似是我们被害了却还不能体谅您二位一样,传扬出去,别人还以为是我们不信圣上的裁决,不信顺天府和锦衣卫的调查,一意孤行的要冤枉您二位了,这可不好。”

    蒋子宁饶有深意的看了镇南王一眼,心里有些意外镇南王竟然也是个这么通透而且有趣的人,他知道他们的用意,并且毫不客气的指了出来,倒是让他们骑虎难下,左右为难了。

    外头通报说是卫阳清和卫三老爷卫二老爷来了,蒋子宁看了蒋松文一眼,慢吞吞的道:“您这么说,让我真的不知如何是好了。这事儿的确是犬子有不是,我想叫他辞官,您又说这样会给郡主招来非议,这倒叫我不知如何是好了”

    卫二老爷卫三老爷对视一眼,不约而同的放慢了步子。

    蒋子宁是个老狐狸,他今天来,就是做给隆庆帝看的,他今天说的每一句话,也都是说给隆庆帝听的。

    因此他这么一说,卫三老爷便反应最快,急忙道:“这是哪里的话?您言重了,言重了,我们哪里是怕给安安招来非议?实在是不敢叫尚书大人受这样的牵连,竟还要辞官来赔罪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