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四十章·谗言-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四十章·谗言

    蒋子宁回头整理了自己的衣袍,正襟危坐的闭上眼睛不再搭理自己儿子,任由蒋松文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蒋松文真是憋得一肚子的火气和担忧没处发,看着蒋子宁只觉得委屈,明明老爹说过有法子的,可是现在看来,能有什么法子?

    他恨不得立即就看见卫安和沈琛死在他面前,可是老爷子倒好,受了人家不软不硬的钉子,竟然还能跟没事人似地。

    也真是够沉得住气的。

    等到回了府,他搀扶了蒋子宁下轿,便有些闷闷的道:“儿子回房去了。”

    既然都想不出什么法子,他在这里呆着也是烦得厉害,还不如去找董成器聊天喝酒。

    蒋子宁却忽然出声喊住他,笑了笑说:“你陪我去书房一趟。”

    等到了书房,蒋子宁便坐下来,朝他摆了摆手示意他也坐:“你也不必猜疑我是不是无能,竟然任由他们糊弄。”

    心思被自己老爹看穿了,蒋松文便也没什么好隐藏的:“那您今天瞧着怎么什么精气神都没有的样子,我都替您觉得难堪”

    当朝首辅,被他们堵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蒋子宁伸手拿了笔不知写些什么,奋笔疾书好一阵才放下了手里的纸笔,回头看着他挑眉:“你都替我觉得难堪,那你觉得旁人如何?”

    蒋松文便有些诧异,愣住了一会儿,好一阵子才反应了过来,诧异的问:“您是故意的?”

    他说为什么蒋子宁一直收敛着显得那样懦弱,合着竟然是故意如此?

    他似乎能抓住些什么了,可是却还是有些不大明白:“您这样做是为什么?他们又没说什么能叫咱们抓住把柄的话”

    “怎么没有?”蒋子宁懒得理会儿子了,一脸老成持重的站起来道:“我今晚要进宫值夜,你要出门便去罢,别胡乱惹事,之前你们朝徐家伸手的事,自己处置妥当,别惹出乱子来被人发现。”

    蒋松文还是一头雾水,可是见老爹站起来了,看看时辰也知道他是差不多要进宫了,只好站起来应是。

    等到回了别院,他就将自己的疑问和盘托出,对董成器道:“我是真摸不清楚老爷子是怎么想的了,你说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董成器的笑容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摸了摸光滑的下巴看着他:“你呀,你想想看,来帮卫安招待你们的都有谁?”

    蒋松文顺口就答了:“镇南王和卫家那三个”

    他忽然明白了,之前一直在脑海里若隐若现的那个念头这个时候就踏踏实实的浮现出来,他忍不住拍了一下手掌:“我明白了!”

    还有人比他明白的更早。

    蒋子宁这回没有任何阻碍便见到了隆庆帝。

    隆庆帝彼时刚喝完了药,隐藏在层层的帐幔后头,安公公手里揣着一把拂尘出来,见了蒋子宁便道:“您小心些,圣上刚喝完药呢。”

    蒋子宁便更加放轻了动作,进了殿颤颤巍巍的给隆庆帝跪下磕头。

    隆庆帝隔了一会儿才叫了一声免,说完便又是一阵咳嗽。

    他最近的身体肉眼可见的差了,之前还算富态的身体极速的衰败瘦弱了下去,到现在龙袍穿在身上,都显得空荡荡的。

    蒋子宁不敢看他,低垂着头说了一些内阁报上来的大事。

    隆庆帝一一的都批了,说到山东叛乱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更加剧烈的咳嗽了一阵:“之前山东不是已经频传捷报?怎么现在又说形势危难?!底下人怎么办的事?!”

    蒋子宁看着扔在自己面前的奏折,更加低垂了头:“听说是因为郑王没有叛乱附逆的消息传了出去”

    隆庆帝面色沉沉的看了一眼他,忽而转了话头:“你今天去了郑王府?”

    蒋子宁便似乎有些诧异的抬头看了一眼,又急忙垂了头应是:“原本这件事就是我们有不是在先,不管怎么说,该去赔礼道歉的。”

    隆庆帝嗯了一声,状似无意的问他:“那小丫头怎么说?是不是嘴巴不饶人?”

    蒋子宁便急忙摇了摇头:“可没有,郡主并没有现身,家里只有她跟王妃两个人,不好待客,因此她特意去请了镇南王和卫家二老爷三老爷并世子前来,我们父子俩只将礼物送到了王爷他们手里,略微说了几句话,便出来了。”

    “哦?”隆庆帝轻飘飘的哦了一声,语气平静听不出喜怒:“不好见客?她从前可不是这么守规矩的人,什么人没见过?锦衣卫办案,她都敢隔着帘子答话的人,反倒是不见你们这些赔礼道歉的了?”

    蒋子宁沉默了一瞬,才诚恳的道:“大约是郡主心里对我们还有芥蒂罢,这也是人之常情。倒是王爷和二老爷他们几个,语气诚恳谦逊,并没有为难,很是通情达理。”

    隆庆帝没再说话,隔了一会儿才道:“沈琛也刚刚出宫。”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蒋子宁却急忙接了话头:“是,臣也看见了,想必是急着回去替郡主招待我们,只是可惜,我们是在路上看见的世子,并没能等到他回来。”

    没有人比他更了解隆庆帝的为人了。

    这个皇帝的多疑已经渗入了骨子里。

    之前临江王逾矩的事他虽然隐忍不发,可是却不代表不介意。

    这个时候,他看什么都觉得刻意而可疑。

    卫安自以为让镇南王等人来招待他们,礼数周到便行了。却不知道在一个已经疑心你的人看来,你做什么都显得别有用心。

    隆庆帝看见的只是她卫安的能耐厉害,连首辅上门了也能不出面,招招手就能唤来镇南王和卫家几个老爷招待客人,而在宫里竟然还收到了消息的沈琛就更加可怖了。

    他会想,临江王是不是都已经开始在宫里安插人手了?

    有些东西,他自愿给人,那是他的事,可是别人却不能主动的来问他拿。

    一旦他确认了临江王是有心窥伺,那他想给的东西,那可就不可能再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