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五十章·膨胀-春闺密事-
春闺密事

一百五十章·膨胀

    楚景盟跟楚景迁向来是看彼此不顺眼的,可是这回在王府里囚禁三年,彼此竟然也能心平静气的商量起事情来。

    楚景盟聪明些,向来机灵,见识也广,从宫里一出来便道“前阵子就说王叔是逾越了,竟然跟沿途官员打的火热,如今更是背上了狂暴虐下的罪名,圣上是厌弃他了。”

    楚景迁跟在后头,卷着手咳嗽了一声,苍白的面色在阳光下更显得有些发黄,他嗯了一声,紧跟着走了几步,见楚景盟看过来,便也发表意见“王叔现在也只有王叔倒霉些,咱们的处境才能更好。”

    就算要有争端,那也得是处境彻底好了以后了,他们兄弟俩都清楚的明白这个道理。

    楚景盟见他咳嗽的厉害,不由便道“还是请太医来好好瞧瞧罢,你这咳嗽已经三年了,丝毫不见好,反而还愈演愈烈,还是要注意些。”

    要真是痨病,那可就完了。

    楚景迁摇了摇头,笑了一声“能出来再走动,已经是意外之喜了,不要过多的招惹上那些事,现在多少双眼睛看着咱们?我要是露出一点儿病弱的迹象来,恐怕无数的人涌上来要给我偏方和大夫,到时候又容易生事惹祸。”

    这倒是,自从临江王倒下了,他们兄弟俩便成了当红的炸子鸡,炙手可热,谁都想来沾上一点儿边。

    还是不要惹上这些风波为妙。

    楚景盟犹豫片刻便点了头“那你还是自己注意些,回去悄悄找个大夫来看看。身子最要紧,活着比什么都要紧。”

    彼此已经不是彼此的负累而是臂膀,就把从前的那些隔阂都消散了。

    楚景迁的语气也立即便温和了下来,竟然真的有了点哥哥的样子“我都知道,现在着急的不是这个,反而是另一件事”

    他望着楚景盟,见他会意似地,便道“咱们能从笼子里出来,无非是神仙打架的缘故,说到底还是王叔得罪蒋首辅太狠了”

    临江王没有斗过蒋首辅,自然而然蒋首辅得给临江王找个对手来,他们这才被扶了下来。

    可虽然成为了人家手里的棋子,却也是得了好处的。

    他们心里知道,现在可不比从前,别想摆什么天潢贵胄的架子,既然性命前程都捏在别人手里,那当然是得知道去拜哪一尊普阿萨。

    想起这些,他们这些日子便很是想法子想要跟蒋首辅搭上关系。

    楚景盟先想了个招儿,他向来从前是喜欢留恋青楼楚馆的,太知道哪些地方是哪个人有份的了,很快便跟蒋松文搭上了关系。

    蒋家那边也不是傻子,打压下了一个临江王,当然六皇子和这边楚景盟楚景迁这里都得牢牢的抓住,总归也就是在这几个里头选边站了。

    蒋松文对着楚景盟客气的很,一来二去的,就极为相熟了。

    因为陈御史倒了,蒋松文之前还病着的,又起复了,仍旧着意修皇陵的事儿,很是得隆庆帝的欢心。

    他们现在是烈火烹油,楚景盟和楚景迁倒是有些不知所措-----他们说到底如今虽然比从前的境遇好了不知凡几,可是能帮蒋家的地方却几乎没有,更不必提怎么才能叫蒋家父子开心了。

    他们是苦怕了,知道一定得牢牢地攀着蒋家父子才有出路,根本不肯放弃,一来二去的,就想到了牢里的陈御史。

    是了,蒋家父子现在什么都是顺风顺水的,唯有一个陈御史,是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可是却总是不能彻底除去。

    林三少在里头转圜作保,加上沈琛向来是个会做人的,陈御史竟然在蒋家父子的威逼之下也还活的好好的,这叫蒋家父子很是不开心。

    他们想来想去,知道一定得做出一件事来叫蒋家父子知道他们的用心,也叫两方关系更加稳当,便动起了陈御史的主意。

    其实他们也没那个能耐伸手进大理寺直接了结了陈御史,便开始想着从旁的地方动手。

    譬如说陈御史外头不是还有家眷在吗?

    离小年只有十天左右的时候,京城又出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陈御史的家眷在离京回老家的路上出了事。

    京城的宅子被封了,虽然陈绵绵跟卫玠有婚约在身,可是就算是要出嫁,也没一家子都住进卫家的道理。

    陈夫人如今也不肯接受卫家的接济,便干脆起了带儿女回乡的念头。

    谁知道竟然就出了这样大的事。

    消息传回来的时候,大家都忍不住叹气,感叹陈御史倒霉。

    先是门生死了,现在连家眷都完了,这霉运怕是还没完,因为他自己肯定也是要死的。

    蒋松文提起此事的时候,快意的很,笑的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父亲,啧了一声才道“真没料到这两位竟然还能有这份心意”

    他真是极佩服自己父亲的高瞻远瞩了。

    可不是,看别人脸色活着有什么意思?抢先占得先机才是最要紧的,就像现在,以后哪怕是楚景盟楚景迁两个人得意,他们难道还能忘记之前蒋家给他们的一切?

    他们又是光杆子,什么都没有的,往后还得靠着蒋家的。

    这可比对付沈琛和卫安可有用的多了。

    蒋子宁最近春风得意事事顺心,听见儿子恭维,摸了摸自己一大把的胡子没有说话,过得一会儿才笑了“两位殿下既然做到了这个份上,咱们也不可亏待了他们,他们毕竟能力有限,恐怕手脚做的不是那么干净,你到时候跟成器两个人多多上心,务必把事情给我处置好了,别叫别人察觉出什么来。”

    卫安跟沈琛毕竟还是好好的。

    沈琛这个滑头,连楚景吾都出了事,偏偏他还是什么事都没有,并没有小辫子给人抓。

    蒋松文轻松的应了一声,志得意满,丝毫不把他们再放在眼里了,目光里露出一丝阴狠“儿子心里都有数,您放心吧,不会叫他们坏了咱们的事,挡路也挡的够久了,下一个就是他们!”

    。